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二十四章 学霸进行时

  “你不会?那就让你旁边的那个女生回答一下。”
  国字脸老师走到罗昕的桌旁,伸手关上了她的课本,“你不是很厉害吗?刚才还帮你同桌报答案,那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试一试。”
  罗昕站起身,缓缓说道:“人体一共有二百零六块骨头,可以分为颅骨、躯干骨,还有……还有四肢骨。”
  “呵呵,还不错嘛。”国字脸皮笑肉不笑,冷哼一声,“然后呢?就这样没了吗?”
  “老师,还有吗?”罗昕眉头深锁,“那我就不知道了。”
  “就这水平?”国字脸老师一把转过脸,不再理会罗昕,“你还敢告诉别人答案?你以为自己很正确吗?”
  回到讲台,国字脸老师继续翻看着手中的花名册,看来他今天是不会轻易罢休了。
  “洪胜!”
  国字脸老师又喊出了一个名字。
  教室里,半晌都没人回应。
  “这个同学今天没来吗?”国字脸老师环顾教室,眉头一皱,“那我就要算你今天旷课了!”
  “到……到!”
  忽然,洪胜从教师的一个角落里站起身,“老师,我到了!”
  洪胜刚刚还在玩手机游戏,要不是周旁同学的提醒,他恐怕还没听到国字脸老师的点名声。
  国字脸老师看着洪胜,脸色愈发的阴沉,这个学生他注意好几次了。
  整整两节课,这个叫洪胜的学生都躲在桌子下玩手机游戏。不过倒是没打扰课堂秩序,他就懒得管。
  “洪胜,你来回答一下我刚才的提问。”
  “老师……您……您刚才的提问我没听清楚,能再说一遍吗?”洪胜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道。
  国字脸老师耐住性子,道:“人体一共有多少块骨头?这些骨头都是由什么组成的?”
  洪胜没有立刻回答问题,头微微一侧,想要从周围同学的嘴型中得到反馈。
  “二百?”洪胜看见同桌的口型,好像是在说二百,不过好像有些不对,应该还有个六吧,便立刻改口道,“二百六!”
  “到底是二百,还是二百六?”国字脸老师突然一笑,“还是二百五?”
  “二百五?”洪胜一愣,自己好像没说到二百五这个数字吧。
  “洪胜同学,你骨头的数量会变?”国字脸老师反问道,“今天二百,明天你就变成了二百五?”
  洪胜这才反应过来,国字脸老师这是在调侃他,便低着头不再说话。
  景萧然感觉这国字脸老师有些过了,不认真听课的确是大家的不对,但是这番话如此奚落一个同学,还是一个刚入学的新生,甚至还有些人身攻击的意味儿了。
  国字脸老师没有让洪胜坐下,翻开花名册继续点名。
  又连续点了几个同学回答,几乎没有人能回答出完整的答案,最好的答案也只不过和罗昕的差不多。
  “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你们上课还不好好听?”国字脸老师道,“不是在睡觉,就是在玩手机,要不就是在发呆!”
  “班长呢?班长是谁?!”
  景萧然闻言,立刻站起身。
  国字脸老师的脸色略有缓和,眼前这个学生是这两节唯一一个认真听讲,从未开小差的同学。
  “你来回答一下这两个问题。”
  景萧然抬起头,直视着讲台上的国字脸老师,随即一板一眼地说道。
  “人体骨骼数目在发育过程会有所变化,儿童骨骼数目较多,初生的婴儿多大305块,随着年龄增长,部分骨骼相互融合。至成人时全身骨骼数目为206块。”
  整个教室除了景萧然的声音,安静得落针可闻。
  教室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景萧然给引起了,不论是在睡觉的,还是在玩手机的。
  “嗯,很好!”国字脸老师点点头,“下一个问题,成人的206块骨头都是由什么组成的呢?”
  景萧然没有停顿,继续说道:“临床上将其分为颅骨、躯干骨、四肢骨。”
  “其中头颅骨29块,头颅骨又分为脑颅骨和面颅骨,颅骨围成颅腔保护着脑组织。”
  “躯干骨51块,由脊椎、肋骨、胸骨组成,形成胸腔,保护着心脏、肺脏等重要器官。”
  “四肢骨126块,分上肢骨和下肢骨,负责运动、劳动等人体功能。”
  “然后呢?”国字脸老师露出一丝期待的神色。
  景萧然一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片刻后,他才继续说道:“还有另外一种分类的方法,按照形态分类,骨还可以分为4类,长骨、短骨、扁骨,以及不规则骨。”
  “长骨呈长管状,分布于四肢,分为一体两端。”
  “短骨,形似立方体,多成群分布于连结牢固且较为灵活的部位,比如腕骨和附骨。”
  “扁骨,呈板状,起保护作用,如颅盖骨和肋骨。”
  “不规则骨,形状不规则,内有腔洞,称含气骨,比如说上颌骨。”
  话音刚落,整个教室所有人紧紧盯着景萧然,脸上全都写满了震惊。
  他们原先看着课本,听着景萧然的声音,以为他是照着书本上念的。
  可一抬头,发现景萧然完全是面对着国字脸老师,并且十分流畅地背出了所有书上关于这一节的内容。
  不少人面面相觑,联想起开学时救人的那个事件,自己班的这个班长着实有些厉害啊!
  国字脸老师的脸色也很是精彩,从一开始的点头微笑,到后来的满意非常,直至最后的不可思议。
  的确,这些问题对他来说都是一些比较简单的知识。他从事临床工作将近二十年,而且本身就是骨科出身,知道这些不足为奇。
  可眼前的这个班长,只是大一的新生啊!今天这堂课还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堂课。
  而且就算把这些题让一些临床其他科室的医生来回答,他们也不一定能答对。
  这个叫景萧然的班长,第一天上课就能把刚刚学过的一节课的内容复述出来。
  这是天才?
  还是以前就对解剖学就有了解吗?
  “那我继续问你下一个问题。”国字脸老师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