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五章 黄牛的暴利

  景父低头看了眼表:“你去趟厕所,大概用了二十分钟。”
  景萧然一脸正色,拧了一把潇潇的小脸,道:“人太多了,稍微等了一会儿。”
  “是吗?人很多?”景父笑着询问道。
  景萧然点头。
  “哥哥,”这时候潇潇趴到景萧然的耳旁轻声道,“忘了和你说,刚才老爸也去了趟厕所。”
  景萧然一愣,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抬起头,发现景父正怪异地看着自己。
  “啊……这个……”景萧然打着哈哈,没有再强行解释了,不然这事儿会越描越黑。
  景父也没有继续追问。
  因为火车这次停靠的是临时站点,中途除了大波浪卷发妇女一家可以下车,其他人都不允许下车,火车很快便又开动了。
  经过四个小时的旅程,景萧然一家终于到了省城——樊城。
  刚下火车,迎面就有不少黑车的司机上前搭话。
  “大哥,你们去哪儿啊?”
  “我有车,人满了就走!”
  “帅哥,打个车呗,这里离市中心远,不容易坐到车的。”
  景萧然一一摇头拒绝,他可是十分熟悉樊城,大学五年都在樊城读书,虽说研究生是在京都念书,但毕业后还是回到了樊城,在樊城中心医院急诊科工作。
  此时的地铁线路只有四条,十几年后,樊城的地铁线将高达十几条之多。
  除了一些基建,整个樊城和十几年后到没有什么巨大变化,也就是现在的汽车、高楼大厦少一些,没有随处可见的外卖小哥,也没有散落大街小巷的二维码。
  景萧然轻车熟路的坐上地铁,带着景父和潇潇来到了省儿童医院。
  “萧然,你以前来过樊城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因为工作原因,景父来过很多次樊城,但是景萧然看起来比他还熟悉这里。
  哪里有地铁站,在哪一站下车,景萧然都一清二楚。
  “来之前就查好了资料,对省儿童医院比较熟悉。”景萧然摸了摸后脑勺,脸上不自然地抽动一下,老爸最近的关注点有些奇怪啊。
  景父半信半疑地点头,也不再询问。
  一家三人入住了省儿童医院对面的一个旅馆,整理好行李后,一家人吃了午饭,便来到省儿童医院。
  现在已经临近正午,省儿童医院的门诊处于午休时间,景萧然来门诊挂号中心看了一趟,发现几乎所有医生的号都已经挂完了。
  这也是华夏大医院的常态,很多大医院的专家号、主任号是一号难求。
  通常挂号窗口开放后,不到十几分钟所有专家或者主任的号都会被抢光。
  省儿童医院心脏外科是全国名列前茅的科室,特别是每周三还有特级专家出诊,所以省儿童医院心脏外科的号很难挂上。
  “爸,现在没号了,明天我凌晨来排队挂号吧。”景萧然看着门诊大厅中的一块显示屏,上面显示所有小儿心脏科的号都没了,甚至连主治级别的号都完了。
  “唉,也只能这样了。”景父叹气道,寻医之路很是艰难,光是挂号这一关就耗费心神。
  景萧然已经做了在旅馆长期住下来的准备,从挂号到医院排上床位,这些可能都要花费不少时间,更别说是安排手术,以及术后的恢复期,所花费的时间。
  第二天,天还是蒙蒙亮,景萧然早早就来到了挂号大厅。
  刚走进门,景萧然见看到了一条长长的挂号队伍,从挂号窗口歪歪扭扭延伸到走廊。
  “这么多人!”
  景萧然也没想到自己五点出门,但是还是来晚了。不过现在也没办法,只能站在队伍后边。
  他看见不少人还拿着折叠椅,因为挂号窗口还没开放,他们直接坐在椅子上休息,甚至有人铺着报纸在地上睡觉。
  “嘿,哥们儿,这些人都是几点来排队的啊?这才几点都来了。”景萧然拍了拍前面一个中年男人的肩膀。
  中年男人回头道:“哎呦,他们啊,我们可不能比,他们凌晨一两点就开始排队了,有些人甚至晚上就在这门诊大厅睡了,赢了就直接排队。”
  中年男人是个光头,约莫四十岁,右耳旁有一条半指头长的刀疤。
  景萧然讶然,他前世很少挂号,一般的小毛病都是直接让他科同事瞧一瞧,还真没想到挂号的人这么疯狂。
  “挂号大厅每天都是这样子?”景萧然又道。
  “当然了,这是他们的工作嘛,不工作哪会有饭吃,你说对吧。”光头男子嘿嘿一笑,露出满嘴的黄牙。
  “他们的工作?”景萧然了然,“他们是黄牛?票贩子?”
  “小兄弟反应挺快嘛,看破不说破!”光头男子低声道。
  景萧然无奈,这些票贩子,从以前的火车票、电影票到现在医院的挂号票、演唱会门票,真的是无票不贩,堪称社会毒瘤。
  “小兄弟,你要挂哪个科啊?”光头男子出声询问道。
  “小儿心脏外科。”景萧然道。
  “哎呀,你这科室的号,真的是不好挂啊!”光头男子看了眼前面排的队伍长度,“凭我的经验,估计你是今天很难挂上号了。”
  “你的经验?你经常来吗?”景萧然道。
  “嘿嘿,你既然来了省儿童医院,自然也知道这医院的心脏外科很有名吧!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这挂号大厅里,除了黄牛票贩子,其他人都是从全国各地慕名前来的,而其中一大部分都是冲着小儿心脏外科来的。”
  “你现在觉得自己还能挂上号?”
  看着前面人山人海的队伍,估计一小半都是挂小儿心脏外科的,而每天的号只有那么多,景萧然知道今天大概是挂不上号了。
  “哎,不过小兄弟,你听我说!”光头男子突然一把搂过了景萧然的肩膀,“你要是很急,我这儿有号的,低价可以转让给你。”
  景萧然有些无语了,和自己聊了半天的这男人居然也是个黄牛票贩子!
  “嘿,兄弟,看和你聊得投机,我给你打个八折,怎么样?”光头男子笑道。
  “多少钱?”景萧然不动声色拍掉了光头男子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专家级别中最牛的,这个数。”光头男子伸出四根手指。
  “四百?”景萧然诧异道。
  省儿童医院的专家级别医生正常挂号费是八十块,黄牛直接提高了五十倍!
  但是光头男子像看傻子一样盯着景萧然,随后道:“四千!我的意思是四千!”
  “啥?”景萧然瞪大了眼睛,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四千?”
  这群黄牛,简直是丧尽天良!
  足足把一个八十块的专家号炒到了四千!翻了整整五十倍!
  “没错啊!”光头男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看到那个人没有?”
  光头男子朝队伍最前方一指,“那个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看起来人模狗样的,他卖到了四千五!我比他好多了。”
  景萧然嘴角一撇,你们两个差不多好吧,真够黑心的。
  “你这四千号的是哪个医生的号?”景萧然询问道。
  “当然是心脏外科大主任黄小斌啊!”光头男子道,“他可是华夏医学会小儿心脏外科候选主任委员!兄弟,知道什么叫主任委员吗?”
  景萧然当然知道什么是主任委员。
  医学会的主任委员,可以说是除了院士级别的人以外,他们就是这个领域的一把手,绝对的权威人士。
  虽然黄小斌只是候选主任委员,但通常只要当届主委一退,他就会自动上任,也就是说黄小斌是当今华夏小儿心脏医学界最权威的专家之一。
  “你们卖这么贵,还会有人买吗?”
  光头男子不屑的冷哼道:“你说钱能买命?”
  “很多时候,钱的确不能买命。”
  “但有些病就只有这些专家能看,挂上了他的号,就等于有活的希望,你说这是不是买命?”
  “这号就算再贵,也还是有人买的,大富大贵的人会买,小康之家会买,甚至连穷得揭不开锅的人也会买!”
  景萧然沉默了,心中一片悲凉。
  前世的他,处于医学系统之内,对于这些事略有耳闻,但是没有感同身受。
  中年男子的话虽然看似很有道理,可是最后受伤的那批人是谁呢?
  是华夏广大的人民群众!四千块对于富裕之家不算什么,可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四千块就是几个月的工资。
  富人,不管小病大病,都享有了优质的医疗资源。
  而穷人,除了真正走投无路,无药可医的人,谁愿意花四千去挂号呢?
  而且,最后的受益人是谁呢?
  医生拿到了挂号费吗?并没有,全都便宜了这些黄牛票贩子。
  “医院不管你们?”景萧然道。
  “哈哈!”光头男子低声笑道,“这挂号大厅里,黄牛票贩子不少于三十个,你让医院怎么管?”
  “就算警察抓走一批,过段时间就会被放出来。黄牛票贩子的队伍只会越来越壮大。”
  “甚至,你以为医院和这些黄牛没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