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十七章 医德与医术 下

  半晌,教室里再没有一个人出声。
  沈晓蓉突然沉声喊道:“景萧然同学,我想让你来回答一下。”
  听到沈晓蓉喊自己的名字,景萧然一愣神,完全没想到她会直接点名让自己回答。
  “景萧然?”沈晓蓉又了喊了一遍,“在吗?”
  景萧然连忙站起身:“沈老师,我在!”
  “嗯。”沈晓蓉微微点头,“你觉得医德是什么?而医德与医术相比,你认为哪一个重要?”
  沈晓蓉用鼓励的目光看着景萧然,从昨天他的表现中看来,她觉得这个男生可能会有和别人不同的解答。
  一瞬间,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景萧然这里。
  辅导员居然直接叫出了这个男生的名字,看来关系不一般啊!
  坐在景萧然身旁,一直玩手机游戏的男生感觉有些不对劲儿,抬起头,看见众人的目光全部向自己射来,便连忙将手机塞进抽屉,正襟危坐地伸直腰板。
  景萧然思忖了一会儿,便开口便道。
  “我觉得这世上只有两种职业的后面可以加一个德字。”
  他开口说话的第一句话便吸引了所有人的兴趣。
  “这两个职业就是医生和教师,一个叫医德,一个叫师德。”景萧然继续道,“其他的职业用职业道德这一个词就都能概括了。”
  “因为教师负责的是精神健康,医生负责的是肉体健康。”
  “其实远远不止,教师除了教书,还要育人。教书容易,育人难。”
  “医生除了要肉体治疗,还要精神抚慰。肉体治疗容易评估,但是精神抚慰如何做到呢?”
  景萧然顿了下,声音低沉了几分,“我觉得这德字的含义便在育人和精神抚慰当中。”
  “有个关于医生的名言,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医生有时去治疗,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任何语言来描述医德这个词都是苍白无力的!”
  “医学发展到今天,虽然医疗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还有很多疾病都无法治愈。作为一个医生,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减轻患者的痛苦,减轻他们的心里负担。”
  景萧然朝教室最后一排的邹金明看了眼,道:“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伪命题,这不是鱼与熊掌不可得兼的问题。”
  “当一名医生不想去救治病人的时候,他也就不能成为医生。当一名医生没有能力救治病患的时候,也是医生最大的悲哀。”
  景萧然的话说完了,原本还有些嘈杂的教室突然陷入一片沉寂。
  坐在教室后排的邹金明也安静下来,没有再出声反驳,似在回味着景萧然的话。
  沈晓蓉深深看了眼景萧然,嘴角掀起一丝微笑,脸上的冰山终于融化了。
  这个学生实在是带给她了太多的惊喜。不仅有昨天临危不乱的抢救,而且现在说出一番医德的感悟,其觉悟如此之高,可不像是初出茅庐的大一新生。
  “啪啪啪……”沈晓蓉率先开始鼓掌,随后教室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片刻后,教室的掌声才逐渐平息。
  沈晓蓉继续说道:“每个人对于医德可能都有自己的理解,我觉得景萧然同学的话可能是很具有代表性意义的。”
  “真正到了临床,不是所有的患者你都会治,你都能治。你们会看到很多疾病都无法治愈,难道因此就只能放弃患者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去安慰病人。”
  教室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景萧然,每个人眼里都充满了好奇和惊叹。
  “咦,我怎么感觉他有些眼熟。”突然有一个女生小声说道。
  “我怎么感觉他像是昨天在图书馆前救人的那个男生啊?”
  “不会吧……我看不像啊,这个叫景萧然的男生一点儿特点都没,太普通了吧。”
  ……
  景萧然刚坐回位子,他也听到了这话,差点儿没坐稳,从位子上掉了下来。
  长相普通你就要“剥夺”我救人的权力了?
  “好了。这个问题先告一段落。”沈晓蓉道,“我已经把学校的基本信息告诉给大家了,现在开始我们下一个环节吧。”
  “每个人按顺序进行自我介绍,可以说说自己的性格,或者介绍自己的家乡。”
  对于性格内向害羞的同学来说,这环节就如同上刑场一般,在台上念完自己的名字便匆匆下台。
  对于性格活泼、外向的同学来说,这就是一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环节了。
  景萧然也趁着这机会,重新认识了班上的同学。
  “噢,原来我旁边坐着的这个男生叫洪胜,总是在寝室看《放学后的保健室》的那个。”
  “这个挺漂亮的女生叫孙晓芸,那个高高瘦瘦的叫吴昕旸……”
  轮到季莹上台了。
  她今天穿着白色上衣和短裤,扎着一条高高的马尾,笑起来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大家好,我叫季莹。”季莹抿嘴轻笑道,“因为我爸是医生,所以我也选择成为一名医生。接下来的五年里,希望和大家成为好朋友,请大家多多多照。”
  虽然季莹的自我介绍简短,但是耐不住她长相清纯可爱,台下立刻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景萧然看了眼身旁的洪胜,他已经放下了手机,双眼发亮的看着台上的季莹。
  “兄弟啊,这女生挺漂亮的啊,没想到我们班女生的质量这么高。”洪胜对景萧然说道。
  景萧然只能附和的点点头,心里直叹:“唉,昆昆任重道远啊!”
  很快便轮到景萧然上台了,众人对这个刚刚出尽风头的同学很感兴趣的,在玩手机的同学都不由自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大家好,我叫景萧然。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景萧然微微鞠躬致意,便准备下台。
  “景萧然同学,你先等一下。”沈晓蓉突然叫住了他,“我希望你能跟同学们讲一讲昨天抢救时的一些感受。”
  她说啥?
  讲一下昨天抢救的感受?
  景萧然看着沈晓蓉,居然从她眼里还看到了一丝欣慰和自豪。
  “我……”景萧然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真给大家谈谈昨天进行“人工呼吸”时的感受?
  大脑的语言中枢好像突然发生了“障碍”。
  “哦,我忘了跟大家介绍。”沈晓蓉走到讲台旁边,“我身旁的男生叫景萧然,他就是昨天在图书馆馆救人的那个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