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六十九章 这是我的专利

  若是景萧然不同意何楷儒的请求,这以后在宁安医学院,保不准他会给自己小鞋穿。
  而且这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他以后也别想再去了。
  同意何楷儒的建议,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一瞬间,景萧然在心中就做出了抉择。
  “何院长,不瞒您说,既然我能写出这种文章,那么我便知道其价值的所在。”
  “这篇关于新型抗凝药的文章,其中所谈论的药物机制可能不值一提,但是背后所隐藏的药品专利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景萧然如此说,何楷儒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了。
  景萧然继续道:“而且新型口服抗凝药在未来临床上的应用前景十分光明,在效用上甚至可以完全代替如今的华法林。我们只需要看一下华法林的利润市场,就可以简单估算新型口服抗凝药物的价值。”
  “何院长,新型口服抗凝药,这是我自己的专利!我拥有它的专利所有权。”
  既往何楷儒的心思已经完全暴露了,那景萧然也没必要隐瞒什么。
  别以为他是从小县城出来的学生,就是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何楷儒的眉头越皱越深。
  这个学生居然什么都知道,他刚才铺垫那么多的话,都是在白白浪费口舌。
  偏偏景萧然听他讲话的样子那么认真,完全就是一个认真听讲的好孩子模样。
  何楷儒冷哼道:“景萧然,我们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有相关规定,从实验室出产的任何科研结果,学校有代理其买卖及转入的权利。”
  “而且让我们来代理你的专利权,绝对能使我们的利益最大化,没什么就不能两全其美呢?”
  景萧然一笑:“何校长,您说笑了,这是哪个霸王条款说的?”
  “况且您确定是让我的利益最大化?而不是让你们的利益最大化?”
  说完,景萧然便缓缓站起了身,“何校长,您的那些奖励我都不需要,所以也请您不要打药品专利的主意了。”
  何楷儒抬头看着景萧然,嘴巴微张,一时语塞,竟不知说些什么。
  留下这句话后,景萧然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景萧然离开的背影,何楷儒眼中闪过一丝阴翳,“看来这个年轻人不是缺少傲气,而是将其隐藏在骨子里,算是我看走眼了。”
  “不过有句话,你可就错了。这可不是霸王条款,这是华夏每个实验室都会有的条款,就是怕研发成果被某一个人独吞。”
  走在回教室的路上。
  景萧然深深感受到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不过若想勇往无前的走下去,前路必定满是倾轧。
  与此同时,景萧然觉得这件事绝对不会就此善终,哈默到现在都还没赴约,便足以证实了这一点。
  回到教学楼,刚好是下课时间。
  景萧然一走进教室,原本有些嘈杂的教室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景萧然发现教室的同学,都向自己投来十分怪异的目光。
  特别是罗昕,她的表情十分复杂,羡慕之中带着几分嫉妒。
  景萧然坐回自己的位置,一旁的洪胜便赶紧凑了过来。
  “班长,你的事情被老沈公布于众了。”
  “我发论文的事儿?”景萧然询问道。
  “你怎么知道?”洪胜一脸诧异。
  景萧然道:“看罗昕一脸要哭的表情,我就猜到了。”
  “班长,你是没看到当老沈刚刚说这个事的时候,教室的屋顶都快被掀翻了。”
  虽然很多同学其实并不知道SCI论文的含义,但是经过辅导员沈晓蓉在讲台上的科普,以及洪胜在下面的解释。
  大家或多或少对都SCI论文有了一定的了解。
  而且相信过不了多久,这件事便会传遍整个宁安医学院。
  此时已经有不少同学围到了景萧然身边。
  “班长,你们实验室还缺人,我也想进去可以吗?”
  “班长,我皮糙肉厚,可以帮你在实验室干苦力,算我一个呗。”
  “萧然,我喜欢小白鼠,让我与小白鼠生活在一起吧!”
  ……
  景萧然发现这些同学在谈论这件事时,大多数人都把注意力投向了实验室。
  看来何楷儒大肆这件事的目的好像已经达到了,让大家以为这论文的大部分都归功于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从而占据舆论的制高点。
  “大家稍微静一静,听我说。”
  “我已经从咱们学校的实验室退出了,所以大家如果想要进实验室,可以找副班长罗昕谈谈,他或许有办法。”
  大家听完便十分惊诧,刚发了论文便退出实验室?这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洪胜更是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相信。
  不少同学都在询问理由,景萧然稍稍敷衍便打他们发走了。
  “班长,为什么啊?你在实验室不是好好的吗?”围观的众人一走,洪胜便凑过来问道。
  “我刚才不是解释过了,想要好好学习。”景萧然一笑,“以后天天泡图书馆,准备期末考试呢,当一个学霸。”
  “切,我不信。”洪胜撇嘴道,“班长,以你的实力,应付一个期末考试还需要天天泡图书馆?你都不找一个好点儿的理由。”
  景萧然笑了笑,没有过多的解释。
  “以后咱们俩就好好泡图书馆吧。”
  ……
  宁安医学院,实验室二楼的会议室。
  “何教授,你终于来了。”哈默坐在沙发上,见何楷儒进来,也没有站起身的打算,“你们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我可是从上到下逛了个遍。”
  “林老师,你说对吧?”哈默看向一旁的林奕田。
  林奕田尴尬地笑了笑。
  如果不是有求于人,在华夏的地界上有人敢这样轻怠他,哈默早就翻脸不认人了。
  何楷儒微躬着身子,致歉道:“不好意思,哈默先生,我处理一点儿事情便来晚了。”
  哈默摆了摆手:“废话少说了,我的时间很宝贵,更何况你也知道我的来意。”
  何楷儒招了招手,将教室里其他人全部都屏退,然后陪笑道:“哈默先生,关于专利的事情,不知道贵公司有没有初步买断的方案呢?”
  哈默一听,便从包中取出一份文件。
  “这是我们辉瑞经过市场调查,所能给出的最好的条件。”
  “何教授,你好好看看,可不要遗漏了什么。”说完这句话,哈默不再多言。
  何楷儒连忙接过文件,开始仔细翻阅起来。
  “五百万美金的专利买断金!”
  当这句话映入眼帘,何楷儒瞳孔一缩,鼻头泌出层层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