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十一章 归宿

  救护车一路奔驰,路上车辆纷纷避让,很快便来到了县医院的急诊科。
  潇潇被众人抬下车,安放在医院安置的平车上,直接送往急诊科的抢救室。
  “病人是7岁的小女孩,在家中突发心跳骤停,心肺复苏3分钟后恢复心跳!”
  刘宝车一边推着平车,一边向身旁一位中年的医生道。
  “心脏骤停后立即做的心肺复苏?谁做的?宝车你吗?”中年医生疑惑道,如果真的是刘宝车做的,那这个病人的运气未免太好了,在医生来了以后才心脏骤停。
  刘宝车摇头,伸手指了下一旁的景萧然。
  “是家属。”
  中年医生诧异看了眼景萧然,这男孩儿年龄不大,但是居然知道心肺复苏。
  在华夏,掌握了心肺复苏的普通大众可不多,更何况是小孩的心肺复苏,这又和成人有很大不同。
  “病人既往有什么病史?”中年医生仔细端详了潇潇。
  “一岁时查出先天性心脏病,这次考虑心脏病急性发作,主要以呼吸困难的症状为主。”刘宝车回答道。
  来到抢救室的门口,已经有数名医护人员在外等候。
  “家属不允许进入抢救室,在外等候吧。”
  一个年轻的护士张开手,拦住了想要进入抢救室的景萧然。
  “在外面等着,有事会叫你!”
  景萧然还么来得及反应,护士就关上了抢救室的大门,他只好蹲坐在抢救室的大门口前。
  急诊科内人来往往,医生和护士的步子都很是轻快,不停的有病人家属在呼喊医生,他们脸上的表情或焦躁,或痛苦,大部分都是负面的情绪。
  景萧然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幕,脑海中浮现出前世自己在急诊科的那些事。
  每天疲于奔命的和死神赛跑,面临各种职业暴露,还要应对不理解病情,甚至不讲道理的家属。
  现在他的角色变成了病人家属,他越来越能理解家属在面对亲人重病的那种无力感,那种悲痛感无以复加。
  “萧然!”
  景父还穿着日常老旧的蓝色工作服,满头大汗地快跑进急诊室,景母跟在其后,她的眼眶红红的,似乎刚刚哭过。
  景萧然站起身,嘴角尽量上扬,想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伤心。
  “潇潇怎么样了!”
  景父半蹲着身子,大口喘着粗气,一只手靠在墙边,额头上的汗水睡着脸颊留下,滴落在急诊室的地板上。
  他抬起头,抓住景萧然的胳膊摇晃道:“还在里面抢救吗?”
  景萧然故作轻松的点点头,道:“爸妈,你们别担心,潇潇的基本情况已经稳定了。”
  但是景萧然不知道的是,他越是这副表情,景父景母就越担心。
  他这故作出来的淡定,一下就被父母看穿了。
  “情况很严重吗?”景母的双手紧握着放在胸口,她眼睛都不眨的看着景萧然,脸上皱纹的褶皱深度更加浓厚。
  景萧然轻轻抱了下景母,笑道:“老妈,真的没事儿,送来医院的时候情况都稳定了。”
  景母闻言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庆幸道:“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她的眼睛还不停往抢救室门的缝隙中看,似乎想透过这细小的门缝看到里面抢救的场景。
  景父凝重的脸色也慢慢好转,只是他和景母的动作差不多,不停往抢救室中张望。
  “爸妈,你们别急,先去坐会儿。”景萧然拉着父母坐到急诊室的椅子上,“我和急诊室的一个人是朋友,我去问问他。”
  “朋友?”
  景父和景母对视一眼,都很惊讶,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有在医院的朋友了?
  “那你快去问问吧。”景母道,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
  景萧然点头,走到抢救室的门口轻轻敲门。
  “吱……”
  刘宝车带着口罩推开门,道:“你来了,我正准备出来呢,你妹妹没事了,上了无创呼吸机,已经清醒了。”
  景萧然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所有紧张、悲伤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
  “谢谢你,刘医生。”景萧然感激道。
  当他说出这句话,景萧然好像有种错觉,就好像前世的自己也站在这儿,一个病人家属对自己说着谢谢。
  “不用谢,应该的。”刘宝车挥了挥手,即便他戴着口罩,景萧然也能感受到他口罩下那欣喜的笑容。
  劫后余生,可能就是这种感觉。
  这也是医生在行医过程中,最有成就感的时候了。
  “我……还有我爸妈能进来看看吗?”景萧然问道,他知道一些抢救室是不允许家属随便进出的。
  “等会儿吧,马上就转到旁边的留观室了,到时候再去看吧。”刘宝车刚想离开,想了想转头又说道,“你妹妹的主管医生是蔡医生,在急诊科年资很高,有事儿可以问他。”
  “好的,谢谢。”
  景萧然回到父母身边,两人就迫不及待的询问潇潇的情况。
  “爸妈,虽然潇潇的情况稳定了,这次也没有生命危险。”景萧然终究是说出了根本性的问题,“但是……但是她的手术刻不容缓了。”
  “如果再拖下去,潇潇的手术情况可能就不理想,而且在等待手术的这段时间,潇潇还有可能再次发生危险。”
  景萧然说完,他发现父母都沉默了。
  他这才意识到,父母可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只是没告诉他而已。
  那么在前世,潇潇在他刚上大学的那次发病,其实和现在这种情况差不多,父母只是没有告诉他真实的情况而已。
  “萧然,上个月潇潇来医院复查了,医生……医生已经告诉我们了,潇潇她……”
  景父的声音低沉,这个男人平时有再多的痛苦都压在心头,只是这一刻,他竟然有些绷不住了,眼角悄然划落一滴眼泪。
  果然,景萧然猜中了。
  只是这也是最差的一种情况,按景父景母之前说的,手术费还差40万,这对于他们家庭来说,是一笔巨款。
  “萧然,你放心,我去借点儿钱,然后把房子卖了,应该能够凑齐手术费用。”景父的脸上勉强扯出一丝笑容。
  景萧然没有说话,一股巨大的失败感和无力感袭上心头。他不相信父亲的话,如果能借到钱,景父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卖掉房子,绝对不会等到现在。
  他在前几个星期还和父母打着几万块钱的赌约,他还想着办一个补习班慢慢挣钱。
  可是现在即便赢了又怎么样,补习班挣钱了又怎么样?
  能够迅速赚到40万?
  难道重生了还要看到悲剧重演吗?
  潇潇被挪到急诊的留观室,父母都进入陪她了。
  景萧然蹲坐在抢救室大门外的地板,看着人来人往的医生,看着那些悲伤痛苦的家属,他觉得自己好像从未离开过这儿,离开过医院。
  他重生以来,避免去想关于医生的任何事情,他想逃离这一个熟悉而又让他痛苦的领域。
  可是重生后,生活中发生的一切,从刚开始救治了凌希的孩子,到现在亲手为自己的妹妹进行心肺复苏,都在告诉他,医生或许才是他真正的归宿。
  景萧然走进留观室,发现潇潇正戴着呼吸机面罩,安静地躺在床上。
  景父正在一旁和蔡医生讨论病情。
  “哥哥来了。”
  潇潇的声音极为微弱,她试着抬起手,只是稍微抬高了一下就放下了。
  看见景萧然的一刻,面色苍白的潇潇脸上露出了如同往常一样开心的笑容。
  “潇潇,你暂时还不能动。”
  景萧然走到病床旁边,紧紧握着潇潇的小手,入手的冰凉让他的心微微一颤。
  “哥哥,我……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透过呼吸面罩,潇潇的声音很模糊,但是景萧然还是听清了。
  “过几天就能出院了。”景萧然摸着潇潇的头发,“潇潇,以后啊,你就再也不用来住院了,还能上小学了,会有很多很多的小伙伴,可以和大家一起玩。”
  “哥哥,真的吗?”潇潇的眼睛里迸发出期待的光芒,“那我能吃很多很多的甜筒吗?”
  “当然可以。”景萧然坐在病床旁,用手搓揉着潇潇的小手,温暖着她冰凉的手。
  潇潇笑了笑,她没有说话,慢慢闭上眼睛。她相信哥哥,因为哥哥答应自己的话,都会实现。
  那她自己也要好好的坚持下去……
  “哥哥……我累了。”
  “那就睡会儿吧。”
  “嗯。”
  景父景母在一旁坐着,他们知道一双儿女的感情很好,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在工作,是在加班。
  景萧然的扮演者不仅仅是一个哥哥,他更是潇潇的陪伴者,是她成长的见证者。
  “妈,我有事出去一下。”景萧然把潇潇的小手塞进被子里,“马上就回来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嗯,你去吧,我和你爸在这儿。”景母正削苹果,很细心的将表皮全部削干净,然后切成块。
  景萧然走出急诊科大楼,看着不远处的另一栋住院部。
  他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转眼间又变为坚定,随即迈开步子,缓缓向那栋大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