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七十二章 灾星景萧然

  又狠狠宰了哈默一顿饭,景萧然吃饱喝足,便拿着价值一千万美刀的合同回了寝室。
  今天下午没课,难得有一下午的休息时间,景萧然也不打算去图书馆了,就让洪胜一个人在图书馆干瞪着眼吧。
  实验室那边,景萧然是再也不会回去了,而且“新型口服抗凝药”的事情告一段落,也没必要往实验室跑。
  至于何楷儒,他后续会有什么小动作,景萧然现在也只能见招拆招。
  回到寝室,已经快到下午两点了。
  这点儿应该是上课的时间,寝室楼一片静悄悄的。
  轻轻推开寝室门。
  寝室的窗帘被拉上了,房间光线有些阴暗,偶尔一道亮光顺着窗帘的缝隙照进来,显得整个寝室无比静谧。
  随意扫了眼寝室,似乎没人在。
  景萧然关上门,将背包放在自己的书桌上。
  “萧然,你回来了。”
  这时候,景萧然对面的床铺上探出一个脑袋,是毛建。
  他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盖着一床毛毯,朝床下的景萧然看去。
  景萧然眉头微皱,看毛建憔悴不堪的鬼样子,应该又是在网吧通宵达旦的打游戏了。
  “你们班下午也没课吗?”景萧然道,他瞅了眼周宝林和廖一原的床铺,是空着的。
  “恩。”毛建摇晃着脑袋,整个人的精气神看起来都不在状态。
  “你快好好睡觉吧,我等会儿去图书馆,就不打扰你睡觉了。”景萧然想了想便说道。
  原本他是想在寝室待着休息一会儿,这样看来等会儿还是要去趟图书馆。
  毛建没有回应,把头又裹在被子里,在床上翻动了几下。
  但是片刻后他又探出脑袋,吞吞吐吐地道:“萧然,你……你能借我点儿钱?我妈说昨天打生活费给我,但现在还没打过来。”
  景萧然抬头看了眼毛建,见他一脸紧张,便轻笑道:“要借多少?”
  “三十块,呃,或者二十块也行。”毛建小声道。
  “三十够吗?”景萧然道。
  “够,明天我妈应该就会打生活费给我。”
  景萧然点了点头,掏出钱包,从中抽出了三张十块。
  “我放在你桌子上,用解剖书压着了。”
  “谢谢你萧然,只要我妈给我打钱了,我马上就会还给你。”
  说着,毛建立刻就从床上爬了下来。
  “你不睡会儿了?”景萧然看着毛建满脸的倦容,实在有些不忍心的说道。
  “我已经睡了一上午了,这觉不能睡多了,越睡就越想睡。”
  毛建一边和景萧然闲聊着,一边地迅速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将解剖书下的三十块钱揣进自己的兜里。
  “萧然,我先出门吃饭去了。”
  还没等景萧然有所反应,毛建就从寝室消失得无影无踪。
  “唉。”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景萧然轻轻叹了口气。
  真是不知道借钱给毛建是对是错,希望他真的是去吃饭了吧。
  “对了,差点儿忘了这个。”
  景萧然拿出辉瑞公司提供的合同,这合同一共有二十几页,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小字。
  虽说是中文版本的,而且景萧然也已经详细看过了,但是毕竟不是专业人士,看不到点子上,即便有一些合同陷阱,恐怕也发现不了。
  “我记得林萱桐好像是学法律的,或许可以让她看看。”
  景萧然想到这儿就拿出了手机,编辑了一条qq信息,给林萱桐发了过去。
  景萧然:林美女,在不在?
  半天没有人回应。
  景萧然还以为她在上课,刚想收起手机,准备等会儿再找她,没想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qq对话框上方弹出了一条信息。
  林萱桐:找我有什么事吗?
  景萧然:你这话说的,没事儿就不能找你聊天了?
  林萱桐:呵呵。
  呵呵是什么意思?
  景萧然瞄了一眼,然后直接就忽略掉这两个字。
  景萧然:江湖救急!
  林萱桐:说吧。
  景萧然:我记得你是学法律专业的吧。
  林萱桐:是的,你有事儿快说吧。今天上课的是系里有名的黑脸阎王,我坐在第一排,要是被他抓到我手机,保不准让我挂科啊!
  景萧然:有空能帮我看看一份合同吗?
  林萱桐:……
  省略号又是什么意思?
  景萧然还是直接无视掉。
  景萧然:关于专利买断的,一共二十五页。
  林萱桐:大哥!我和你一样,才大一啊!刚上第一学期!
  景萧然:我知道啊。
  林萱桐:那我让你现在去医院治病救人,你会吗?
  景萧然:行啊,没问题!
  林萱桐:!!!
  感叹号这是……
  这一次过了五分钟,林萱桐仍旧没有回复。
  难道林萱桐真的被老师抓住了?
  她要挂科了?
  县高考状元要挂科了?
  想想就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景萧然似乎看到了下次见面时,林萱桐那幽怨的眼神。
  算了,得赶紧撤了。
  景萧然准备退出qq,没想到qq对话框突然弹出了一条信息。
  林萱桐:你晚上把合同发给我吧,我让我们系的一个老师帮你看看。
  景萧然:不用,我现在就发给你。
  林萱桐:。。。
  一边思考着这么多省略号的用处,一边将合同的电子版发给了林萱桐。
  景萧然将合同上真实的信息全部打码,这样既不会泄露太多与辉瑞的合作信息,也能保证正常的阅读。
  景萧然:谢谢林美女,下次请你吃饭啊。
  林萱桐:好!
  这一个“好”字,用得简洁明了。
  景萧然安心的结束了与林萱桐的对话。
  而此时,远在樊城科技大学的课堂里。
  林萱桐正低着头,将手机藏在桌子底下,开始接收景萧然传过来的文件。
  “第一排的那个女生!你站起来!”
  突然,讲台上传出一个愤怒的声音。
  林萱桐身子一怔,立刻抬起头。
  “对!说的就是你!那个穿白色外套的女生!”
  林萱桐看着自己白色的外套,欲哭无泪,早知道穿那件黄色的出门了。
  她迎着班级众人的注目礼,缓缓站起身。
  景萧然真的是个灾星啊!
  周围这么多人都在玩手机,怎么偏偏自己被抓住了?
  ……
  正在寝室休息的景萧然,没来由的,突然打了个喷嚏。
  “难道是潇潇想我了?”
  景萧然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