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十六章 医德与医术 上

  回到宁安医学院,开班会的时间也快到了。
  景萧然回了趟寝室,寝室的其他三个人已经不在了,他便匆匆赶往了8栋教学楼的612教室。
  宁安医学院各个院系的学生应该都是在这个时间点开会,一路上有很多人,人群都是往教学楼的方向移动。
  顺着人潮来到8栋教学楼,走进612教室。
  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到了,只有辅导员沈晓蓉还没到。
  景萧然环顾了教室一眼,发现大部分同学都是熟悉的面孔,除了毕业后一些在班级微信群里聊天活跃的同学,他叫不上大部分人的名字。
  他看到了季莹,她就坐在教室的第一排,正在和旁边的女生聊天。
  “景萧然。”季莹同样看到了他,挥手打了个招呼。
  景萧然微微点头,便找到一个空位坐下。
  而旁边的一个男生正拿着手机专心致志的打游戏。
  “他叫洪什么来着……”景萧然打量了眼这个男生,想了半天还是没回忆起他的名字。
  陆陆续续的有同学来到教室,能容纳一百人的教室已经坐满了大半。
  不一会儿,辅导员沈晓蓉就走进了教室。
  她脸色很冷淡,即使是开学的第一天,她还保持着一贯冷漠的姿态。
  原本喧闹的教室在这种气压之下,逐渐变得安静下来。
  “同学们,欢迎大家来到宁安医学院。”沈晓蓉出声道,然后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我叫沈晓蓉,是你们接下来五年的班级辅导员。”
  “今天把大家叫在一起开会的目的,其实就是想让大家相互认识一下。同时我会给大家介绍一下咱们学校的基本情况,以及接下来五年的学习任务。”
  “首先我来点名!”沈晓蓉拿出花名册。
  “刘军。”
  “到!”
  “金苗。”
  “到!”
  ……
  “景萧然。”沈晓蓉微微抬起头,环顾教室。
  “到!”
  景萧然举起手,和沈晓蓉对视了一眼,微微点头示意。
  ……
  “今天大家表现不错,都到齐了。”沈晓蓉道,“接下来我给大家讲一下医学院学习的情况。”
  “大家都知道,本科医学是五年制,而且是3+2模式,也就是说前三年大家在基础医学院,主要学习病理、解剖、生理、生化,这些微观世界的课程。”
  “到了大四,大家会转到临床医学院,开始学习内科、外科啊、妇产科、儿科,真正开始接触临床医学,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看病治病。”
  “大五的一整年,是实习的一年,到时候大家会分散在各个医院进行实习。”
  教室里陆续传来一些嘈杂的窃窃私语,其实很多人选择医学专业,或许是父母要求的,或许是家里有长辈有学医的。
  很多同学对医学并没有什么什么概念,更不知道医学生的各个学习阶段。
  “大家在学校期间,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和我沟通。”沈晓蓉又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
  “教室的墙壁两侧写的是希波克拉底誓言,或许五年后,有些同学会选择转行,去做医药行业,或者和医学完全不相干的行业,但是从你们步入医学学府的这一天,我想请你们记住一句话——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希望在五年后,可以见证大家成长为一位基础知识扎实,医德高尚的医生!”
  教室里传出同学们热烈的掌声,初出茅庐,涉世未深的小孩总是容易被人煽动。
  他们在入学的第一天,似乎就看到了自己五年后穿上白大褂、手术衣的场景。
  这时候,有一个十分不合群的声音响起。
  “沈老师,我想问问什么叫医德高尚?”
  众人循声看去,那是个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男生。
  他身材高大,约莫有一米八,梳着寸头,在教室里还戴着一顶帽子。
  景萧然一眼便认出了这个男生,他叫邹金明。
  因为毕业后,邹金明在班级微信群里太活跃了,每天都会在班级群和其他同学侃天侃地,偶尔还会晒出自己的工作照。
  邹金明站起身,继续道:“我们小区里有一位老中医,医术远近闻名,来找他的病人络绎不绝,但是他对病人的态度极为冷淡,爱理不理的。”
  “这好像并没有妨碍他成为一名好医生。”
  “我觉得只要医术好,病人是可以接受医生的态度不好。”
  “所以我想问沈老师,什么是医德?”
  “还有,医德和医术到底哪一个更重要?”
  教室里的同学瞬间就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尽管大家可能都还不熟悉,但是并不妨碍对这种话题的讨论。
  在这个年代,医患关系其实还算融洽,媒体上报道的伤医案鲜有发生。
  在大众的心里,对于医生还没有产生抵触的心理,医生这个职业还是备受社会尊重。
  沈晓蓉打量了眼邹金明,便道:“这位同学问得好。首先关于你的一个问题,医德是什么,有没有其他同学来会回答一下。”
  讲台下立刻就响起了窃窃私语。
  “我觉得医德就是对待患者好。”
  “不收患者的红包!”
  “看病不要钱?”
  “……”
  教室里一片嘈杂,沈晓蓉双手下压,示意大家安静。
  “这个女生,你来说说看。”
  沈晓蓉伸手指向前排的一个女生,正好是在座位上表现十分活跃的季莹。
  季莹站起身,大大方方地说道:“我爸也是一名医生。他跟我说过,对待患者要一视同仁,对待同道要尊重,不能利用自己专长去谋取财物。不一定要奉献自己,但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觉得,这就是医德。”
  沈晓蓉微微点头,道:“说得很好。”
  “那你觉得医术重要还是医德重要?”
  “这……”沈晓蓉轻抿嘴唇,“可能是医德更重要吧。医术可以慢慢提升,但是如果一个人连基本的医德都没有,那又如何去治愈患者?”
  话音刚落,后排的邹金明就喊道:“可如果一个患者病重,你都没有医治他的能力,仅仅对他好有用吗?医德有用吗?”
  教室里变得鸦雀无声,很多同学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医德和医术,到底哪一个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