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十章 潇潇病危

  今天广大的中小学生终于放假了!
  清早,景萧然如同往常一样,洗漱好后就准备出门。
  “潇潇,我出门了。桌子上有早餐,一定记得吃!”
  房间里却没有回应,景萧然停下了脚步。
  这个小丫头虽然爱睡懒觉,但是每次自己出门,她都会答应一声。
  景萧然敲了敲潇潇的房门,喊道:“潇潇……哥哥走了啊?”
  房间里仍旧没有任何声音。
  “我记得潇潇昨晚很早睡的啊……”
  景萧然慢慢推开门,发现潇潇正蜷缩在床边的角落里。
  “潇潇?小懒猪!”
  “吃甜筒了!”
  “哥哥买甜筒啦!”
  但是,潇潇仍旧没有反应,景萧然心中一紧,快步走到潇潇的床前。
  只见潇潇的小手抓着毛毯,双眼紧闭,睫毛微微颤抖,嘴唇有些发青,白皙的额头渗出细汗。
  “哥哥……我……难受……”
  她的嘴里无意识的喊着景萧然,瘦小的身子在被窝里不自主的抖动。
  “潇潇!”
  景萧然意看到潇潇的状态,就意识到情况不妙,潇潇可能是发病了!
  他记得前世潇潇是在他上了大学后的一个月发病了一次,所以这段时间格外关注潇潇的身体状况。
  只是没想到还是给忽视了!
  “该死的!”景萧然有些后悔这段时间一直忙于补习班,从而忽略了潇潇。
  他立刻将潇潇平放在床上,检查她的生命体征。
  “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口唇、甲床发绀。”
  这些都是先天性心脏病急性发作的典型表现。如果持续时间长,严重的呼吸困难会导致心脏、脑部、肝肾等器官缺氧,发生不可逆的损伤。
  景萧然迅速掏出电话给120救护车打电话。
  “喂,您好,义水北路120号,7岁女生,先天性心脏病急性发作,目前有严重的呼吸困难,地址是……”
  将潇潇的情况简单描述后,景萧然就挂了电话。
  “哥哥……”
  潇潇在无意识的呼喊着,她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身体又紧紧蜷缩在一起。
  “哥哥……我好难受……”
  景萧然赶紧趴在潇潇的身旁,伸手抓住了潇潇的小手。
  “哥哥在,潇潇别怕。”
  景萧然浑身颤抖,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干什么。
  目前潇潇的状态已经不能服用药物,否则在意识模糊的状态可能会造成呼吸道、气道阻塞。
  “我能做什么!”
  “我学了十几年的医,到头来连自己的妹妹都没法儿救!”
  潇潇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嘴角甚至渗出了白沫,四肢颤抖得愈发厉害。
  景萧然紧紧握着潇潇冰凉的小手,感受到了她的恐惧和不安,自己的内心也是冰凉一片。
  他祈祷着救护车快点儿到来,他祈祷着医生护士带着专业的救治设备前来。
  景萧然始终关注着潇潇的生命,观察她的呼吸,感受她的脉搏和心跳。
  突然,潇潇瘦小的身躯停止颤抖,口鼻停止了呼吸。
  呼吸心跳骤停!
  景萧然目眦欲裂,他来不及考虑其他什么,迅速将潇潇平放在床上,屈膝跪在床旁。
  先用仰头提颏法开放气道,再用一只单掌按压在潇潇的胸口,开始进行心肺复苏。(1-8岁心肺复苏为单掌按压法。)
  景萧然大脑中一片空白,他下意识的进行手中的按压动作,每按压30次,再进行人工呼吸,然后观察潇潇的呼吸、心跳是否恢复。
  他脑海里只有心肺复苏这一个动作,不敢有其他任何想法。
  一个循环,两个循环……五个循环……
  景萧然不知疲惫的进行按压,他额头的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
  每一次按压,景萧然的心里就如同死去一分。他拼命止住自己的杂念,忍住泪水,完成每一个刻在他骨子里的动作。
  “叮叮叮……”
  电话声响起了无数遍,他没有去接,更没有时间去接。
  手上传来的酸楚感,清晰的告诉他已经按压了很多个循环,可是潇潇的呼吸、心跳始终没有恢复。
  “潇潇!坚持住,哥哥会给你买很多很多的甜筒。”
  一次又一次的按压,景萧然的眼眶的泪水已经崩不住了,这是他重生以来第二次流泪。
  第一次是因为潇潇,第二次也是因为潇潇。
  “潇潇,哥哥跟你约定过,如果我再哭就给你买很多甜筒。”
  “哥哥这次输了,会给你买很多甜筒。”
  “你一定要醒来……潇潇……”
  景萧然泪如雨下,他看着潇潇苍白没有血色的面庞,心里像是被利刃一刀一刀切割过。
  “砰……”
  家里的门被推开,刘宝车戴着一个护士跑了进来。
  他们冲进房门,看见正在做心肺复苏的景萧然。
  刘宝车仔细看了眼前的人,居然是他?
  那个在医院两次提醒过自己的男生,一次在急诊,一次在ICU。
  “呼吸气囊!快拿来呼吸气囊!”
  景萧然怒吼道,他全然没在意眼前的医生是之前见过的。
  刘宝车下意识就把呼吸气囊递过去。
  “我不是让你把呼吸气囊给我!”
  “是让你给我妹妹捏气囊!”
  “快点啊!”
  景萧然声音嘶哑,泪水早就布满了脸庞。
  “我来按压吧,你来捏气囊!”
  刘宝车将在景萧然推开,迅速接替他的位置。
  景萧然没有坚持,这种情况下确保有效的按压是最重要的,他立刻将呼吸气囊罩在潇潇的口鼻上。
  每次经过30次按压,景萧然就快速挤压呼吸气囊,但是并没有遵循30:2的规定。
  刘宝车看了眼,便向一旁的护士喊道:“快推一支肾上腺素!开通静脉通路!”
  护士立刻开始了手上的动作。
  “咚……”
  “咚……咚……”
  “咚……咚……咚……”
  微弱的跳动声从听诊器中传出,似乎遥不可及,但是对于景萧然来说,无异于天籁!
  “心跳恢复了!”景萧然兴奋地喊道,任由眼泪在脸上肆虐。
  “不用按压了,继续通气!”
  景萧然继续按捏气囊,刘宝车和护士摆好了担架,将潇潇慢慢转移上担架,送上救护车。
  救护车的到来已经惊动了左邻右舍,隔壁的王叔给景父景母打了电话,他们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
  县城的救护车并没有配备呼吸机,只有简单的抢救药物和呼吸气囊。
  上车后,护士接替了景萧然,继续按捏呼吸气囊。
  潇潇躺在到担架上,身上连着监护仪,呼吸、心跳虽然微弱,但已经全部恢复,只是意识尚未清醒。
  景萧然盯着潇潇,紧绷的心神放松下来,只是一想到潇潇目前的状态,他就有些焦躁。
  潇潇这次发病如此严重,如果再不及时做手术,越拖就越危险,甚至手术都没有效果了。
  “你妹妹?”刘宝车检查完潇潇,坐在景萧然身旁道。
  “嗯。”
  景萧然这才发现这个医生是他在急诊科和ICU遇到的那个。
  “咱们挺有缘,遇到了三次,上次在ICU那次谢谢你了。”刘宝车道,“我叫刘宝车。”
  “景萧然,不用谢。”景萧然靠在车窗旁,“这次谢谢你,来得很及时。”
  “你刚才有个地方错了,按压和通气的标准是30:2!你捏气囊的速度太快了。”刘宝车道。
  看来眼前这个年轻人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嘛,按压和呼吸的比例是30:2,也就是说按压30次,通气2次,这是医学里的常识。
  “那是书上写的,你按照这个标准救活了多少个人?危急的关头,快速通气才是最重要的!”景萧然道,他当然知道这个30:2的标准。
  但是当他第一次在在临床实际抢救中使用这个标准,以30:2的标准去帮助一个病人捏气时,,就被当时带教的教授给上了一课。
  带教的教授亲自上手,以教科书上一种极不标准的方法,快速的按捏呼吸气囊,最终病人的自主呼吸逐渐恢复了,并且告诉他如果按照书上说的30:2标准,病人可能就活不了了。
  “听你这话,你用这个不标准的方法救活了很多人?”刘宝车似笑非笑的问道。
  景萧然瞥了眼刘宝车,就不再理会他。
  “叮叮叮……”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景萧然掏出老人机,来电显示是景父。
  “喂,萧然,潇潇的情况怎么样了?”景父急切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来。
  “爸,您别急,潇潇的情况稳定了,正在救护车上,马上去县医院的急诊科了。”
  “好,我和你妈正在去医院的路上,有情况随时和我联系!”
  “嗯。”
  刚挂掉景父的电话,金缈就打了过来。
  “萧然,已经开始上课了,你怎么还没来?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接起电话,就听到金缈一连串的询问。
  “金子,潇潇出事了,我正去医院的路上。”
  “啊?潇潇出事了?”金缈明显一愣。
  “嗯,现在稳定了,不过我最近可能去不了补习班。”景萧然道。
  “放心吧,这边有我。晚上下课了我去医院看潇潇。”
  “好,先这样,挂了。”
  挂了电话,景萧然继续盯着潇潇身旁的监护仪,万幸的是呼吸、心跳等各项指标趋于稳定。
  “你妹妹是先天性心脏病?”刘宝车突然问道。
  “嗯。”
  “怎么不做手术?马上就要过了最佳年龄吧,以后发病会越来越频繁。”
  “没钱。”
  刘宝车叹了口气,他看了眼担架上的潇潇,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