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二十二章 愤然离席

  景萧然将录取通知书拿回了家,景父景母看着手中的录取通知书高兴了老半天,毕竟这是他们家第一个大学生。
  景父略显沧桑的脸上满是笑意,“宁安医学院!医生好啊,铁饭碗,还受人尊重。”
  景母在一旁笑着附和:“是啊,当一个儿科医生最好了,你看现在全国儿科医生的缺口多大啊!以后不愁找不到工作。”
  景萧然听着二老的话,心里直吐苦水,现在这个时代,医患矛盾还没有彻底爆发,新闻中鲜有伤医的事件发生。
  可是过不了几年,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到来,同时随着媒体的推波助澜,医患关系势同水火,还谈得上什么受人尊重?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就行了。
  另外,急诊科和儿科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算得上是“受灾”最严重的两个科室,事故发生率最高。
  而医生这个职业也从原有的编制慢慢变成合同制,不再是先前的铁饭碗。
  真的是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啊!
  ……
  小四川菜馆,这是县城中一家老字号的川菜馆,装修朴实无华,但是饭菜的味道却是一流的。
  晚上六点,景萧然准时来到了小四川菜馆。
  推开包房门,已经有很多同学提前到了。
  “萧然,我们在这儿!”
  金缈正坐在包房的沙发上,而刘小美居然也来了,就坐他身旁。
  刘小美今天穿着一套黑色印花连衣裙,化了淡淡的妆容,长长的头发挽起,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对于那些还不会打扮的高中女生来说,刘小美的出现无疑是最引人夺目的存在。她本就长得漂亮,稍稍一打扮,便吸引了在场所有男生的目光。
  景萧然笑着和一些熟悉的同学打了招呼,便向金缈走去。
  “来的挺早的啊。”景萧然坐在金缈对面,转头看向刘小美,“小美怎么也来了?”
  金缈语气愤然道:“不知道谁说可以带家属,我就把小美带来了,哪知道班上没几个人谈恋爱!就我一个人带了小美过来。”
  听着金缈语气中的愤然,还以为他有多生气,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一点儿不减。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找小美出来长面子的,看这周围男生羡慕摸目光就知道了。
  景萧然也和刘小美聊了两句,记得当初还是他把刘小美从“肯德基”捡了回来。
  人慢慢多了起来,班主任李火林和教导主任刘刚也来了。
  “你在看哪个小姑娘?”景萧然发现金缈的眼睛在包房内四处游走,“小美在旁边都不正经点儿?”
  “唉,萧然,你别打扰我,我可都是为了你……”金缈没好气地说道。
  “为了我?”景萧然一愣。
  “当然了。”
  刘小美在一旁捂嘴轻笑,却是不在意。
  就在两人说话间,包房中走进了一个女生。
  包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
  “是她?”景萧然心神一晃。
  她长发披散在肩上,不施粉黛,精致的五官让人心跳微微加快,即便是刘小美与她相比也稍逊几分。
  只是在这精致的眉目下,她却带着一丝难言的愁容。
  “对啊,她也会来,只是自己早已没了前世的殷切和期盼,潜意识好像忘了她的存在。”
  景萧然轻轻一笑,将脑海中杂乱的思绪清楚。
  重生回来见她的第一面,所有的事情都烟消云散了。
  “金缈,她就是夏珊吗?”刘小美轻声耳语道。
  金缈看了一眼景萧然,随后轻轻点头。
  “长得真好看。”刘小美道。
  “我觉得你比她还好看……”金缈伸手抓住了刘小美的手,肉麻的说道。
  刘小美俏脸一红,将手从金缈的手掌中抽了出来。
  景萧然对金缈翻了个白眼,天天在补习班看他俩撒狗粮,到了这儿还得吃一顿狗粮。
  人来了差不多,服务员开始上菜,一些平时胆大跳脱的同学开始向老师敬酒。
  都已经高三毕业,快成年了,班主任李火林和教导主任刘刚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就陪着大家一起喝。
  推杯换盏间,酒过三巡。
  景萧然拿着酒杯走向班主任和刘刚的那一桌。
  “李老师,刘老师,我敬你们一杯,谢谢你们高中三年的照顾。”
  景萧然拿起酒杯,连干了两杯,啤酒。
  “你这孩子,少喝点儿。”刘刚一张老脸因为喝酒微微有些泛红,“我知道你报了宁安医学院,学医啊,很辛苦!以后要加油了。”
  刘刚也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放心吧,老师。”景萧然笑道。
  这个刘刚主任,他前世并不怎么熟悉,只是每次都会被他叫到办公室训一顿。
  但是重生回来,他感受到这个老师严肃黑脸的教导主任,真是怀着一颗教书育人的心。
  班主任李火林拍了拍景萧然的肩膀,道:“萧然啊,虽然宁安医学院只是一个二本院校,但是学医的大趋势是要高学历的,以后考个医科大学的研究生也很好。”
  “嗯。”景萧然心头一热。
  生活中其实有很多人在关心着你,他们或是你的师长,或是你的同学,又或是萍水相逢之人。
  除了爱情,生活中还有其他很多情,不需要你死我活,更不需要刻骨铭心,生命的珍贵在于能承受它的平凡。
  “萧然,你怎么不和夏珊坐在一起啊?”刘刚突然问道,“现在你们都毕业了,也不用拘束。”
  “我看金缈那小子就带着自己女朋友来了,你也不要冷落了夏珊。”
  “夏珊可是你们一届最优秀的几个女生,你可要抓紧点儿,否则就要便宜了别人啊。”
  刘刚乐呵呵地说着,他喝了点儿酒也和景萧然开起了玩笑。
  景萧然轻笑一声:“刘老师,您说笑了。我和夏珊已经分手了。”
  刘刚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他看向景萧然,声音低沉,“你们分手了?”
  “嗯。”景萧然点了点头。
  刘刚和蔼的眼神突然变冷了几分,“为什么?”
  “可能我俩不合适吧。”
  景萧然奇怪地看着刘刚,他听到两人分手的反应有些过于反常了。
  难道是因为之前总是阻止他们,所以现在感到了愧疚?
  “景萧然!”刘刚突然站起身,用手指着景萧然,“你真是!真的是愚蠢!”
  说罢,刘刚转身便离开了包房。
  景萧然一脸的茫然,包房中的众人也面面相觑。
  前一刻还聊得挺欢乐的两人,怎么突然间就“反目成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