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十二章 竞争对手

  刚到家,景萧然就接到了刘刚的电话。
  “喂,萧然吗?”刘刚的浑厚的声音响起。
  “嗯,刘老师,是我。李梦的情况怎么样了?”景萧然道。
  “到医院后,确诊是红豆中毒。”刘刚道,“幸好县医院有进口的血凝药,李梦的出血已经止住了,情况趋于稳定。”
  “那就好。”景萧然笑道,“学校未来清华北大的苗子,可要好好呵护。”
  刘刚叹息道:“唉,萧然啊,还是要谢谢你,县医院的医生说如果再送去晚点儿,或者中途没有催吐这一系列的措施,恐怕毒素就侵入她的全身血液循环,到时候即便没死,也要掉半条命。”
  “刘老师,我这纯属瞎猫碰上死耗子。”景萧然道,“李梦没事就行了。”
  “呵呵,萧然你也别太谦虚了,县医院的医生都说了,能知晓红豆有毒的人可不多。”刘刚想了想又道,“哦,对了,李梦的父亲想要亲自上门感谢你,我把你家的地址跟他说了,不介意吧?”
  景萧然一愣:“没必要吧,刘老师,我实在是没做太多事。”
  “萧然,”刘刚语重心长道,“你眼中微不足道的,对别人来说可能是救命之举!”
  景萧然沉默半晌:“那就听刘老师的。”
  “这就对了。”刘刚话峰一转,“而且我没猜错的话,你和金缈要大家的高考成绩表,说是要找补习老师,其实是准备办个补习班吧?”
  “这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我们的教导主任。”景萧然坦然笑道。
  “萧然,这话听着怎么像磕碜我的?”刘刚笑骂,“你以为你们这些早恋的小情侣瞒得过谁?天天往学校后山的小凉亭跑,一抓一个准!我也很无奈啊!”
  景萧然摸了摸鼻子:“刘老师,您这话说得,我这是尊敬您。”
  “你这孩子,”刘刚笑道,“话题别扯远了,你们想办补习班,需要教育类的营业执照吧,这东西你们一时半会儿能办好?”
  “老师,我们不一定非要这个营业执照吧?”景萧然疑惑道,“或者我们一边办理,一边补习不行吗?”
  “你说的不错。”刘刚继续道,“但这仅仅限于小规模的补习班,你招五个或者十个学生没问题,一旦招生人数过多,教育局一定会管的,除非你就找个偏僻没人知道的地方。”
  “刘老师,您怎么对办补习班的事情这么清楚?”景萧然疑惑。
  众所周知公立学校是不允许办私立的补习班的,虽然有老师偷偷摸摸给学生补课,但绝对不敢大张旗鼓的办补习班。
  “呵呵,别误会,我可没办过补习班。”刘刚爽朗的笑容从话筒中传出,“但是在县城办补习班的可不止你们一家,我亲戚家的一个孩子也在办补习班,所以对这些事颇有了解。”
  景萧然心中一紧,只听刘刚继续说道,“他是省理工大学大三的学生,学校有大学生创业基金。去年暑假他就在县城办了补习班,但是因为没能办成教育类营业执照,所以只好在县城近郊找了个闲置的房子,招的学生也只有十几个左右。”
  “大三的学生?”景萧然道。
  “嗯。”刘刚道,“他补习班的名声还不错,只是一直没有办成营业执照,所以规模不大。”
  “刘老师,那你和我说这些……难道,”景萧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李梦的父亲……”
  “你小子,聪明!”刘刚大笑道,“如果你们不满足于十几人的小补习班,想要更大规模,那一定得要办理教育类的营业执照,李梦的父亲或许会帮上你的忙。”
  “李梦的父亲……”景萧然询问道,“难道是教育局的领导?”
  刘刚直打哈哈:“萧然,多的别问,反正这事儿对你没有坏处,这两天在家待着,他父亲应该会去你家拜访。”
  “那谢谢刘老师。”景萧然道,“有机会请您吃饭。”
  “好,我等着吃你的升学宴!”说完,刘刚便挂了电话。
  “……”
  景萧然仰起头,看着微微泛黄的天花板,心道:“升学宴?恐怕会让刘老师失望了。”
  刚放下“老人机”,金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萧然,你和谁打电话呢,都快二十分钟了!”金缈的大嗓门透过话筒传过来。
  景萧然赶紧把手机远离耳朵,过了几秒才拿近,慢悠悠道:“刘刚老师打的电话,你有意见?”
  “……”
  “我们不是才分开,找我什么事儿?”景萧然道。
  “萧然,你在路上不是跟我说过,县实验小学搬迁,你想租旧校区的教室。”金缈快速说道。
  “嗯。”景萧然道,“你有新想法?”
  “那倒没有。”金缈突然正色道,“我也觉得旧校区的教室挺不错,如果没有其他好的选择,那就确定在那儿吧,我们的进程得加快点儿了。”
  “怎么突然这么说?”景萧然疑惑道,“现在距离中小学生放假,应该还有段时间。”
  “我回家的路上看到有人发补习班的传单了,”金缈沉声道,“咱们有竞争对手了,我顺手拿了几张宣传单,应该是几个大学生办的补习班。”
  景萧然道:“他们这么快?”
  金缈有些惊讶:“你知道有别的补习班?”
  “嗯,”景萧然道,“我也是刚知道,只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开始招生了。”
  “所以我们得加快进程了,”金缈说道,“小学旧校区的教室,有现成的桌椅和黑板,我们能节省时间和部分资金。”
  景萧然思忖片刻,道:“你说得有道理,我们是得加快进程了。金子,你研究下他们的宣传单,包括他们主要补习的对象、科目以及价格,回头整理一份。”
  “好。”金缈道,“今天应该都能整理好,明天我们见个面。”
  ……
  潇潇自从有了小白之后,整个人变得开朗许多,每天一猫一人形影不离。
  “哥哥,今天还要学习吗?”潇潇怀里抱着小白问道,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着,娇俏的模样惹人怜爱。
  “当然要学。”景萧然笑着捏着潇潇的小脸蛋,“不听话,你可就不能上小学了。”
  潇潇撅着嘴:“好吧,那我能抱着小白学习吗?”
  “不能!”景萧然板着脸,“学习不能分心,小白也可以自己玩。”
  潇潇极为不情愿地放下小白:“哥哥,那我们开始吧。”
  今天是高考分数公布的日子,整个华夏家庭有人欢喜有人愁。
  不管社会如何发展,“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思想在华夏依旧占据着主流。
  今天中午,景父景母很反常的回家了。
  “萧然,考了多少分?”景父一回家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刚过二本线。”景萧然从房间里出来,潇潇发出一声欢呼,学习终于结束了。
  景父和景母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欣喜。
  景萧然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照顾妹妹和兼职上,能考上二本院校实属不易。
  “萧然,今天中午,我们一家人出去吃顿好的。”景父笑着换下破旧的工作服。
  “这……”景萧然苦笑道,“老爸,我们不是打赌了吗?就没必要破费吧。”
  景父一摆手,略显苍老的脸上扯出笑容:“这个不影响,况且我们家好久没外出一起吃饭了。”
  景母也在一旁附和:“萧然,就依你爸吧,今天他发了不少奖金,就让他破费一次。”
  “哥哥~我们出去嘛,”潇潇一只手摇晃着景萧然的衣袖,一只手还抱着小白,“我好久都没吃甜筒啦。
  “好,那就去吧。”景萧然转头看向景父,“爸,我们的赌约还在,你可不能反悔!”
  “放心吧!”景父拍着景萧然的肩膀,“赌约依旧算数。”
  今天不知怎么的,县城菜馆的生意格外火爆,景萧然一家四口走了两条街才找到一家有空位餐馆。
  一家人刚坐下,景萧然就看见了餐馆中的一个熟人,说是熟人其实也就见了两面。
  “嗨,萧然!”凌希微笑着向景萧然走来。
  精致的妆发,一袭白色连衣裙,腰间系着一条黑色丝带,脚上踩着裸足高跟,凌希的打扮完全不同于前两次,尽显成熟和优雅。
  “凌希姐好,真巧啊。”景萧然站起身道,“一个人出来吃饭?”
  “怎么会呢,陪几个朋友一起。”凌希朝着餐馆角落的一桌努努嘴,“你这是?”
  景萧然笑着介绍道:“今天高考成绩出来了,我们一家人出来吃个饭。爸妈,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凌希。”
  景父景母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
  “叔叔阿姨好,潇潇妹妹好。”凌希笑道,“萧然,你应该考的挺不错吧,恭喜你啦。”
  “凑合吧。”景萧然道。
  凌希微微一笑,看向景父景母:“叔叔阿姨,有机会去我店里坐坐,就在这条街对面,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吃饭啦。”
  “拜拜凌希姐。”
  “拜拜。”
  一家人重新回归饭桌。
  “萧然,你这个朋友是什么人啊?”景母偷偷瞄了眼凌希的背影,“这小女生打扮得挺时尚。”
  “开美容店的,人家都生了娃,哪还是什么小女生啊。”景萧然笑道。
  “真看不出来啊。”景母惹不住又看了凌希一眼,“这小姑娘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