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十二章 往事隐情

  县医院住院部六楼,ICU(重症监护室)。
  今天ICU外面的家属不多,有人打地铺睡在地板上,有人躺在长椅上。
  ICU的病人每天都由家属送日用品和吃的,当然这是对部分可以进食的患者,在ICU的很多重症患者都无法进食,只能靠静脉营养。
  陈艳芳正拿着保温餐盒送往ICU的约谈间。
  约谈间除了是患者和家属交代病情的地方,平时到了饭点儿,家属都会把自己准备的饭送到这儿,再由ICU的护工送给床头护士。
  “你好,这是6床病人景慧的早餐。”陈艳芳将手中的餐盒递给约谈间的护工。
  “病人早上最好吃流食,下次记得不要送炖肉了。”
  “谢谢,我知道了。”
  景萧然缓步来到六楼,一上来就看见刚从约谈间出来的陈艳芳。
  她头发蓬松着,脸上并没有化妆,脚上穿着拖鞋,一身居家的衣服显得和之前跟不一样。
  “萧然?”陈艳芳朝景萧然挥了挥手,诧异道,“又来看景慧的?还是看你那个朋友?”
  这小子不是上个星期才来过吗?怎么又来了。
  景萧然摇摇头,走到陈艳芳身旁,道:“大妈,我们能聊聊吗?”
  “当然可以。”陈艳芳点头。
  两人来到电梯间旁的走廊胖,看着护栏,透过玻璃能看到医院中央的转台,来来往往有很多车辆经过。
  “景慧怎么还没从ICU出来?”景萧然道。
  他之前进ICU看了景慧一次,当时她的状态已经稳定,应该要不了几天就能转到普通病房。
  陈艳芳无奈道:“原来打算今天转出ICU的,但是昨天晚上突然又发热了,主管医生说再观察几天,烧退了再出去,怕二次感染。”
  术后感染很影响伤口的恢复,如果二次感染,处理不及时,很可能留下后遗症。
  “嗯,在观察几天也好。就是……”景萧然道,他的下一句还没有说完,就是这ICU费用有点儿贵了,一天起步价可能得一万。
  不过想到他们家的富庶,这一两万还真不被他们看在眼里。
  “嗯?”陈艳芳看向景萧然。
  这孩子说话总是说一半,和以前那个耿直的景萧然大相径庭。
  “没什么。”景萧然摇头,“其实这次是潇潇发病了,所以来医院了,她住在急诊科。”
  陈艳芳面色一怔,道:“严重吗?”
  她知道对于景萧然一家来说,潇潇可是他们的心头肉,也是他们的软肋。
  他们一家吃尽了苦头,本来还算小康的家庭,省吃俭用只为了攒够潇潇的手术费用。
  “已经稳定下来了。”
  景萧然叹了口气,道:“但是……手术的时间不能等到她八岁了,越拖下去,危险就越多一分。否则即使做了手术,效果也不好。”景萧然道。
  “大妈……能不能……”
  景萧然咬着牙,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他原以为再也不会对他们说出这些话。
  只是一想到潇潇目前的状态,他的眼神就变得坚定。
  “大妈,能借40万吗?”景萧然转头看向陈艳芳,“我一定拼命赚钱还给你,给你打欠条,还可以给你利息。”
  陈艳芳盯着景萧然,就是这男生,前几天还保证说不会再向自家借钱。
  也是这个男生,抱着女儿跑到急诊,并且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还是这个男生,为了自己的妹妹,低眉顺眼的再次向自己借钱。
  陈艳芳微笑着点头,道:“行,我借给你。”
  景萧然愕然:“这……”
  这还是那个自己记忆中那个大妈?
  虽然他的记忆里全部是大伯景卫国一毛不拔的模样,但是他潜意识陈艳芳也应该是这样啊。
  “是不是很惊讶?”陈艳芳一笑,“虽然借给你,但是你得打欠条,还得付给我利息!”
  她靠在护栏上,没有任何曲线的身材有些发福,应该是长年阔太太的生活让她的身材走了样。
  “这些都没问题!”
  景萧然笑了,这是潇潇发病以来,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意。
  “记不记得我们两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系才变得这么恶劣?”陈艳芳继续问道。
  “嗯。”景萧然点头,他虽然重生回来忘记了很多事,但是这些事他永远铭记在心。
  景萧然的记忆又回到了那个夏天。
  其实早年间,景萧然一家和大伯的关系很好,大伯年轻时就下海经商,当时景慧还很小,不能长年奔波劳碌,这样也不利于读书学习,所以景慧就被大伯寄养在景萧然家。
  刚开始的几年,两家的关系依旧很好,景慧在景萧然家过得很好,景萧然和景慧的关系就如同真正的兄妹一样,两个人年龄相仿,景萧然仅仅比景慧大几个月。
  两人在同一个学校读书,甚至还被分到同一个班级,每天同吃同住。
  可以说,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景萧然一家和大伯家的关系绝不会是现在这样。
  景慧寄养在景萧然家,每半年大伯景卫国就会打一笔钱当作是景慧的生活费,直到有一次发生了意外。
  按照往常的约定,这半年的生活应该要寄过来了,但是景父迟迟没有收到。景卫国再三确认后,表明自己已经寄了钱,可是景父始终收到这笔钱。
  当时恰逢潇潇刚刚被诊断出先天性心脏病,除了平日的检查费用,加上药物的花费,这都是很大的一笔钱,所以景卫国就怀疑是景父景母私吞了这笔钱。
  两人在电话中吵得不可开交,虽然事后两家和解,但是这如同一个疙瘩在大家的心中,无法彻底抹除。
  后来,大伯景卫国的事业慢慢有了起色,回到家创业后,生意开始红火,景慧也被接回了家,两家的联系因此越来越少。
  景父多次向大伯景卫国借钱,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甚至有次将一把钱甩在了景父脸上。
  “其实后来我发现是景卫国把你爸的名字写错了,这才没有寄过去,一个星期后钱退了回来。”陈艳芳回忆着说道,“但是景卫国觉得自己是个大男人,没有脸面去道歉,就不了了之。”
  “你爸虽然多次示好,但是景卫国都没有接受,于是我们两家的关系越来越僵。”
  “对于手术费的事,我对这些事情其实不太在意,潇潇那孩子我很喜欢,我提出过几次借钱给你家,但是景卫国都拒绝了”
  陈艳芳说着便笑起来了:“他还说什么生意要发展,不能随便借钱,而且他怕你们一家永远都还不起。”
  “呵呵,现在看起来,他花在女人身上的钱可能比潇潇的治疗费还多。”
  景萧然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事,当年两家之间这些陈旧烂事后面,没想到背后还有如此多的隐情。
  “那大妈您准备……”景萧然顿了顿,看了眼陈艳芳,小心翼翼问道。
  “离婚!”陈艳芳似乎不以为然。
  根据前世的经验,景萧然已经知道了这个答案,但还是被陈艳芳的果断所折服。
  多少人,应该是多少女人,能有这种魄力?在孩子这么大的时候和老公离婚?
  华夏女人骨子里的恪守、逆来顺受,都提倡容忍,或许忍一忍就过去了。
  “这些天我亲自调查了,也让别人查了,景卫国在外面的情人可不是一个两个。”陈艳芳自嘲的一笑,她低头看了自己的身材,“或许吧,年老珠黄比不上那些小妖精。”
  “本来家丑不可外扬,但是萧然你倒也不算外人,我还要谢谢你,告诉我景卫国这些龌龊事,而且还救了小慧。。”
  景萧然有些佩服自己这位大妈,丈夫出轨还能调侃自己,心态坚决豁达。
  这是他前世所没认识过的陈艳芳。
  “大妈谢谢您!”景萧然道,“前几天在这儿对您说的那些话,您别介意。”
  “不介意。”陈艳芳慵懒的伸了个腰,大了个哈欠,“当然不介意。”
  “我只是比较好奇,景萧然,你还是你吗?”
  陈艳芳盯着景萧然,那眼神充满了好奇和疑惑。
  景萧然心中一紧,打着哈哈:“大妈,您说笑了,我就是景萧然啊,家住义水北路120号,还有个妹妹叫景潇潇。”
  “呵呵。”陈艳芳摇头笑道,“你这越解释,可就愈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景萧然:“……”
  “逗你呢。”陈艳芳一笑,“别这么紧张,我当然知道你是景萧然,我的意思你变化太大了。”
  能不紧张吗?景萧然表面笑呵呵,内心……
  理论来说他还是景萧然,但是实际上他已经是十多年后的那个“景萧然”,说不是一个人倒也不为过。
  “人都会改变的嘛,我变了,景慧不也变了,她以前可是最听我的话,现在可能都不想见我。”景萧然道。
  陈艳芳不以为然:“可你这变得太快了,还记不记得前几个月你去我家的那次?”
  “啊?”景萧然故做疑惑,他刚重生回来不到一个月,当然不记得了。
  “你当时还是个内向不敢说话的小男生,在我家坐半天,屁股都不敢挪开椅子。”
  陈艳芳站起身,锤了锤自己的肩膀。
  景萧然道:“人都是慢慢改变,但是也有例外,家中突发变故可能就是原因之一吧。”
  “有道理。”陈艳芳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