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七章 息事宁人

  “保安!保安在哪里!”诊室里冲出一个年轻的医生,他指着候诊室前台的护士喊道,“护士,有人闹事!快去叫保安!”
  候诊室外的小护士急忙跑去寻找保安。
  医院门诊大厅内,每一层都有固定的安保人员。
  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气愤地大步走出诊室,他面容愤恨,一双眼睛像是要喷出火似的。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子,应该是他的妻子。女子手中环抱着一个约莫三岁的小男孩,小男孩虎头虎脑的四处张望。
  潇潇小声惊呼了一声,朝景萧然说道:“哥哥,是刚才那个小弟弟!还有他的爸爸妈妈。”
  原来西装男一家,刚刚就在景萧然旁边坐着。这个西装男还在一直感叹没有挂到黄小斌的好,或者说是没买到。
  因为黄小斌每一次出诊只看二十个号,看完就不看了。
  “大伙儿评评理,有他们这样当医生的吗?”
  “啪……”
  西装男将手中的挂号票拍在候诊室的台上,候诊室的木质台子猛然晃动,发出剧烈的声响。
  “大家都知道这医院的心脏外科的号很难挂,不少人都是高价从黄牛手中买的。”
  “挂号费贵就算了,可这什么周主任看我家孩子都不到五分钟,然后还让我们转院!”
  “欺人太甚了!店大欺客!”
  候诊室外,等候就诊的众人议论纷纷。
  普通民众的情绪最容易被挑起,而且更容易相信弱势的一方。对于医院和患者来说,患者是绝对弱势的一方。
  西装男刚说完,小护士就带着两个保安匆忙的赶了过来。
  “怎么?!你们还要赶我们走?”西装男一声冷哼,拿出候诊室的椅子就坐在上面,还翘起了二郎腿。
  “这位家属,周主任已经跟你解释过了,你家孩子不需要住在我们医院。”那位从候诊室出来的年轻医生上前解释道。
  西装男子撇嘴笑道:“那你解释一下,什么叫不能住在你们医院?”
  “我们花了钱,还没有自主选择权了?”
  “你们知道自己的挂号费有多贵吗?”
  ……
  西装男子一直和年轻的医生在争论,两个保安也不好直接赶人走,就在一旁紧盯着他,防止他突然动手伤人。
  就在候诊室的众人惊疑不定时,诊室内发出一阵骚动。
  一个医生从诊室内走了出来,其身后还跟随一群医生。
  领头的医生身材高大,白大褂下是衬衣加领带,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额头有些白发,符合人们对外科医生的印象,让人看起来就十分安心。
  而他的胸牌上写着,主任医生,黄小斌。
  西装男停止了吵闹,但依旧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
  年轻的医生立刻跑上前,“黄老师,周主任跟患者解释过了,我刚刚也跟他解释了,但是他就是不听。”
  黄小斌点了点头,道:“小方,我听周主任说了,知道事情的缘由,你先下去吧,我来处理。”
  年轻医生闻言,低着头站在黄小斌身后。
  “你好,我是心脏外科的主任,也是医院主管外事的领导,黄小斌。”黄小斌朝西装男子微微点头致意。
  黄小斌说得比较谦虚,这一类在医院主管外事的领导一般都是院长级别的人物。
  西装男子连忙站起身,脸上的戾气消散了几分,“黄院长您好,久仰大名,这次没能挂上您的号,真是一大损失。”
  说完,西装男子还朝黄小斌身后的另一位年龄偏大的医生看了眼,“这次算我不走运,挂了这什么周主任的好,我算是白花四千块了。”
  黄小斌身后的那个周主任,面色愠怒,但是没有发作。
  “家属,先别急,把手上的检查单给我看下行吗?”黄小斌笑道。
  西装男子脸上的寒霜瞬间解冻,连忙站起身,把手上的检查单递了过去。
  黄小斌仔细翻看了检查单,一一比对前后结果变化,半晌才将检查单归还。
  “把孩子抱过来吧,我来给孩子听一听心脏。”
  话音刚落,旁边立刻有一位医生递来听诊器。
  “谢谢黄院长。”西装男子面色一喜,从妻子怀中抱过孩子,走到黄小斌跟前。
  听了大概一分钟,黄小斌才放下听诊器,“我看了,也听了,你孩子的病基本上确诊是房间隔缺损,这是先天性心脏病的一种。”
  西装男急忙问道:“严重吗?”
  “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好几次吗,不严重!”年轻的医生突然出声道。
  西装男子脸色一冷,正准备出声。黄小斌向后挥挥手,“小方,让你别说话了,你先回诊室吧。”
  年轻医生闭上嘴,脸上尽是不甘地走回诊室。
  “你孩子这个病,从他目前的症状来看,还属于很轻微的状态。”黄小斌继续道,“只要做完手术,就可以和正常的孩子没有什么两样。”
  这个小男孩是房间隔缺损,潇潇则是室间隔缺损。房间隔缺损是心房之间有了缺口,部分血流通过左心房直接进入右心房;室间隔缺损是两个心室之间有了缺口,部分血流通过左心室直接流入右心室。
  这些都会加重右心的负担,长期会造成肺动脉高压、心肌肥厚等一系列问题。
  但是一般来说,房间隔缺损的危害性远远小于室间隔缺损。
  “所以我就想住在你们医院做手术,这也有错吗?”西装男子不解道。
  黄小斌摇头笑道:“是没错,只是你家孩子的这个病,不需要做开胸这种大手术,只需要做一个微创手术就能完全治愈。”
  “你们科不能做微创手术?”
  黄小斌继续道:“我们可以做微创,但是你家孩子的手术其实只需要做手术介入,这也是一种微创,只需要用导管将封堵器送入心脏就行。”
  “这种介入属于心内科的范畴,我们科并没有这种微创治疗。但是我们医院的心内科的床位也很难得,需要排很长时间。不过这种常规的小手术,樊城其他的医院并不比我们差,比如医科大学的附属第一、第二医院,他们每年都会做上千例这种介入手术,所以才建议你去别的医院。”
  西装男子这下明白了,挑了挑眉,“原来如此,那个什么周主任如果早点向黄主任您这样解释,不就行了吗?哪会有这么多事啊!”
  黄小斌身后的周主任气愤地甩袖离去,一声不吭地走回诊室。
  “行了,既然清楚了,你们早些去心内科看吧。”黄小斌道。
  西装男子满脸笑容,一家向黄小斌千恩万谢的告别,那阵仗和之前嚣张跋扈的态度完全不同。
  围观的众人都散了,黄小斌也随着一群医生走回诊室。
  候诊室外,家属们还一直在夸赞黄小斌主任的医德高尚。而那个周主任也被小部分家属说成是不负责任,甚至被描述成一个慵医。
  景父在一旁感叹道:“这个黄小斌主任,我看他的确很厉害,一下子就把这西装男收拾得服服帖帖。”
  景萧然双手枕在脑后,道:“我倒不觉得这个黄小斌多厉害,我只心疼他们科的医生。”
  “这话怎么说?”景父好奇道,最近自己的儿子不光行为古怪,这思想也着实不同往常。
  景萧然开口道:“我觉得黄小斌主任的行为,是在纵容这种吵闹行为的发生。他会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只有你在他们科大吵大闹,那主任就会出来帮你看病,帮你解决问题。”
  “可事实上呢?我觉得周主任一定跟西装男说过黄小斌主任刚刚说的那些话,甚至那个年轻的医生也给他解释了很多遍。”
  “但是这一家自动忽略了这点,他们不相信除了黄小斌之外其他人的话。”
  景父点点头,儿子的话有几分道理。
  “所以我不觉得黄小斌主任是通过自己的医术或者沟通技巧,来说服这一家。”景萧然继续道。
  “反而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他的名气,才让这一家信服。”
  “但是这样会给大家一个错觉,无理取闹的人会获得更多的东西。”
  景萧然说完,景父陷入了深思。
  他在思考景萧然话里的道理,也在思考景萧然什么时候开始会有这种改变?
  景萧然没太在意父亲的反应,他只是比较反感黄小斌的做法,便一股脑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事发的第一时间,黄小斌不是去保护自己科的医生,而是去满足患者的需求,去迎合他们。
  或许对于黄小斌来说,降低事情对科室的影响力,尽量平息事情才是最重要的,才是他仕途晋升最重要的一环。
  其实医院大部分的领导,他们的做法都是像黄小斌这样,息事宁人。
  可他们从来没想过,越是如此,医患之间的关系会愈发恶劣。
  当患者觉得自己的诉求得不到满足,便会通过这种不正当的方式来让医院满足自己。
  医闹不仅会给你免费看病,有的时候还会给你赔钱。
  于是,“职业医闹”这个职业便催生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