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二十六章 新的爱好

  “没关系。”景萧然道,“我也是那种出门从来不看黄历的人。”
  翁惠瑾轻笑道:“那就谢谢原谅啦,你快点菜吧。”
  女服务员拿来了一个沙漏放在桌子上,看来是上菜的倒计时,其实这在今天完全没有必要,餐厅的人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
  景萧然翻开手中的菜单,全是一些牛排、披萨、沙拉,或者一些甜点。
  说实话,他不太喜欢吃西餐,价格偏贵而且不符合胃口。
  “你刚才点了什么,我就按照你的来一份吧。”景萧然合上了菜单。
  “小学弟,你可真随便的。”翁惠瑾一笑,然后对身旁的服务员道,“把我刚才点的再来一份。”
  “好的。”
  景萧然看着翁惠瑾的眼睛,突然发现她的眸子很明亮,散发着一种特别的光亮。
  “怎么了?”翁惠瑾问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景萧然回过神,“你的眼睛很漂亮。”
  “啊?”翁惠瑾听到景萧然的夸奖,没有小女生般的羞赧,反而问道,“是真的吗?我还是头一次听别人这么说。”
  “别人肯定不会这么夸你。”
  “你怎么知道?”
  “别人应该都会夸你长得好看,没人像我一样夸你的眼睛漂亮。”
  翁惠瑾道:“小学弟,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
  两人相视一笑。
  “我原以为你会取消掉今天的饭局。”景萧然道,“我一直在看手机,看你有没有发来取消的短信。”
  翁惠瑾道:“结果一直都没等到,你有什么感想呢?”
  “这个嘛。”景萧然看着翁惠瑾,发现她也盯着自己,“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很幸运?”
  “在这种恶劣的天气里,还有人在外面等着跟自己一起吃饭,这不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儿吗?”
  翁惠瑾点点头:“嗯,是很幸运。不过我刚才也发现了一个问题。”
  “嗯?”
  “学弟,你还从来都没喊过我一声学姐呀。”翁惠瑾看着景萧然道。
  “啊?”
  “我比你大一届。”
  “……”
  服务员开始上菜,每种菜品两份。
  景萧然原本以为所谓的美女或多或少会有些公主病,但是翁惠瑾似乎没有。
  她是一个大大方方的吃货,不像有些女生那样小心翼翼地吃菜,盘里的也不会留下多余的食物。
  话匣子一打开,景萧然扒拉牛排的速度越来越快。
  景萧然觉得秀色可餐这句话着实很对,他平时那么不喜欢吃西餐的一个人,今天却吃得津津有味。
  “你觉得他家西餐的味道怎么样?”翁惠瑾问道。
  景萧然笑了笑,“可能我吃过的西餐比较少,这算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家了。”
  女服务正好来上菜,听到这话,便轻笑道:“虽然我们西餐厅厨师的手艺很不错,但是还算不上最好吃的。”
  “你们不是应该自卖自夸吗?”翁惠瑾道,“怎么还拆自己的台?”
  “因为饭好不好吃,有时候看的不是菜品,而是看对面坐着的是谁啊。”女服务员轻轻说了一句,便笑着转身离开了。
  “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翁惠瑾道。
  “她的意思……”景萧然,“就比如风景美不美,不在于景色本身,而在于和谁一起看。”
  “是吗?”翁惠瑾笑道,“那今天我很荣幸,让你食欲大增。”
  按理来说,景萧然这是第二次见翁惠瑾,两人之间并不熟悉。
  可是景萧然却感觉内心很放松,全然没有了重生以来的紧迫感。
  “你们军训结束了,老天才下这么一场大雨,会不会觉得有些可惜?”
  “那倒没有,下了雨,我们可能会淋着雨被赶去军训。”
  “嗯,确实有这种可能。”
  这时候,女服务员又端上了新的菜品。
  “美女,我记得我没有点这道甜品啊?”翁惠瑾道。
  “因为今天暴雨的缘故,来吃饭的人很少,经理说每一桌都赠送一道甜品。”
  “这道甜品叫暖心巧克力冰淇淋,希望二位……”女服务员顿了顿,随即笑道,“希望二位吃得开心。”
  翁惠瑾轻声道:“谢谢。”
  女服务员离开了,景萧然觉得她很有意思,刚才很显然不是想说“吃得开心”这句话。
  “其实我这个人比较宅。”翁惠瑾说道,“下雨的时候喜欢宅在家里。”
  “我也是宅属性的。”景萧然道,“这么大的风雨出来吃饭还是头一遭。”
  翁惠瑾笑道:“我除了喜欢看电影,躲在被窝里看漫画,也没什么其他的爱好了。”
  “是吗?我总感觉你会很多才艺,比如钢琴、芭蕾,或者声乐、画画?”
  “那是你的错觉。”
  “噢,是吗?我对漂亮女生的错觉?”
  “嗯,我目前还没有其他嗜好,以后恐怕也不会养成。”
  “我可能会养成一种新的爱好。”景萧然道。
  “什么?”
  “在暴风雨的天气里,找一家西餐厅吃饭。”
  “啊……那你一定记得叫我。”
  “那是一定。”
  窗外的风雨慢慢变小了,街道上的景象变得清晰可见。
  “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在追寻什么东西。”翁惠瑾突然道,“很虚无缥缈,但是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这是不是会让人感到很奇怪?”
  “嗯?”景萧然停下了手中叉子。
  “你不用紧张,我其实是在找话题。”翁惠瑾笑了笑。
  景萧然突然也笑了,“其实我和你差不多,也是在寻找什么,这种东西无法具像化,所以我并不会感觉你是一个奇怪的人。”
  重生以来,景萧然一直在忙碌,忙着去解决所有前世的遗憾,他总感觉内心有一个东西让他去寻找,但始终无法触及。
  “那我们应该庆祝一下。”翁惠瑾拿起一杯饮料,“两个看起来不那么奇怪的人相遇了。”
  “嗯。”景萧然笑着端起杯子。
  女服务员走上前,“这暖心巧克力冰淇淋需要快点食用,等会儿就化了。”
  说着她便将空余的盘子收走了。
  “谢谢提醒。”翁惠瑾对景萧然道,“那我就不客气啦。”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