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十章 同房病友

  作为省级教学三甲医院,省儿童医院的硬件设备老旧,多年多会翻新,甚至比不上县级医院。
  病房墙壁都脱了粉,每个病房的床位都有六个之多,铁制的床头柜、桌椅都有些生锈,并且没有独立的卫生间。
  景萧然来到心脏外科病房时,李秋雨正在查房,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实习医生。
  “你们来了。”李秋雨摘下口罩,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正在查房。”
  两个实习医生互看一眼,都极为惊讶,他们很少见到带教老师露出笑容,平时都是一张冷漠脸。
  “李医生你先查房,我们等会儿便是。”景萧然道。
  “你先去护士站,我已经跟管床的龚护士说了。你把住院单给他,龚护士会给你排一个床,然后拿着住院单下去交费就行了。”李秋雨道。
  “谢谢李医生。”景萧然道谢了一声,便牵着潇潇和景父一起来到了护士站。
  护士站就在病房进门的对面,转到病房大厅就能看到护士站。
  “您好,请问龚护士是哪位?”景萧然道。
  “我就是。”
  护士站的电脑前坐着一个年轻的护士,白衣白帽,眉清目秀,脸蛋白里透着一丝红晕。
  “我们是来住院的。”景萧然递过一张住院单。
  “你们排床了吗?”护士笑着问道。
  “我们是李秋雨医生的病人,病人的名字叫景潇潇。”景萧然道。
  “噢,我知道了。”护士在床位列表上找到了一张纸,“景潇潇是吧,给你们家留了61床。”
  护士刷刷两笔,在住院单提头的床位号上写下了61,“小朋友早上没有吃饭吧?”
  “没有。”
  “那去一楼交住院费吧,回来后把住院单给我就行了。
  “谢谢。”景萧然道,“请问61床在哪儿?”
  “61床在6号病房,走廊尽头第二间病房就是6号病房。等会儿会有护工给你铺床。”护士道,“我是管床护士,叫龚立兰,有事儿可以找我。”
  “谢谢龚护士。”
  景父去一楼交钱,景萧然则带着潇潇来到了走廊尽头的6号病房。
  “6号病房61床……”景萧然推了推门,发现门被上锁了。
  正要去叫护士开门,病房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从门缝中探出脑袋,“是护士姐姐吗?”
  “洋洋,别淘气了,快让护士姐姐进来。”门里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
  “妈妈,不是护士姐姐,是一个护士哥哥。”被叫做洋洋的小男孩回头喊道。
  景萧然:“……”
  “吱……”
  正想出声询问,病房门被完全打开了。
  一个阿姨牵着五六岁的小男孩出现在眼前,说她是阿姨倒不如说她是个大姐姐。
  这女子约摸二十六七岁年纪,容貌极美,秀发简单扎成马尾,棒球帽低低盖在头上遮住大半的面庞。黑白色的休闲装精致剪裁,圆领露出清晰漂亮的锁骨。
  景萧然稍微愣了一下,这女人尽管戴了棒球帽,但是依旧遮不住她靓丽的容貌。
  “您好。”女人的声音如黄鹂悦耳,“请问有什么事吗?”
  景萧然正色道:“我们是61床的患者,刚刚住进院。”
  “噢。”女人笑道,“请进吧,不好意思,我家孩子有些淘气,喜欢和护士开玩笑,刚才把门反锁了。”
  “没关系。”景萧然牵着潇潇走进病房。
  潇潇一双大眼睛扑闪闪地盯着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小男孩也看着潇潇,两个人大眼着对小眼,互相打量着对方,但是都没有说话。
  景萧然走进病房,发现这居然是一个VIP病房。
  病房中只有两张病床,潇潇是61号床,那个叫洋洋的小男孩是62号床。
  VIP病房的装修相对于普通病房极为“豪华”,有真皮沙发、液晶电视、冰箱、微波炉等家具,跟普通病床可谓是天壤之别。
  景萧然满脸问号,自己并没有要求住VIP病房啊,李秋雨也没有告诉自己留的床位是这个VIP病房。
  普通病房的床位和VIP病房每天的床费可是天差地别。
  普通病房一天二十,VIP病房一天可是要四百八。
  算一算,潇潇在这儿至少要住一到两周,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啊!
  “61床的病人景潇潇在吗?”
  这时,病房外走进来一个年轻医生,景萧然认出了他,是刚刚在李秋雨身后的实习医生。
  “我们就是,你好。”景萧然将潇潇抱到床上。
  实习医生手中抱着一个本子走了进来。
  “你好,我是来问病史的。”实习医生小声道,看起来模样有些紧张。
  “行,来问吧。”景萧然看着这个小实习生紧张的样子,有些好笑,想到了自己第一次问病史的样子。
  “啊……好……”实习医生连忙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支笔。
  “小妹妹可以说说自己的情况吗?”
  潇潇眨巴着眼睛:“可以的,大哥哥,你问吧。”
  实习医生的紧张情绪稍稍缓解,开始询问潇潇一些问题。
  “小妹妹,你什么时候开始感觉不舒服的啊?”
  潇潇笑道:“大哥哥,我没有不舒服啊。”
  “我说的不是现在,是以前,有没有胸闷、胸痛的感觉呢?”实习医生连忙摆手。
  “大哥哥,胸闷、胸痛是什么感觉啊?”潇潇疑惑道。
  “啊……这个……”实习医生抓耳挠腮。
  景萧然看着这两个不在一个频道上的人,笑道:“医生,你问我吧,我比较了解我妹妹的病情。”
  实习医生点点头,只能放弃询问潇潇的打算。
  两人开始一问一答,实习医生一边记录,同时也越来越惊讶,景萧然的回答非常符合医学的标准。
  “你也是学医的吗?”实习医生道。
  “有所了解而已。”景萧然道,“问完了吗?”
  “嗯。”实习医生收好了自己的本子,“对了,李老师让我告诉你,这个病房是按照普通病房的收费标准,让你不要担心。”
  景萧然一脸讶然,这可不是一笔费用,而且李秋雨还是个幼苗期的大佬,在科里有这么大的权力?
  “替我谢谢李医生。”景萧然道。
  实习生抱着本子走了,景父也刚好办完住院手续来到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