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三十一章 至尊宝和紫霞仙子

  “这也算是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吧。”李秋雨道,“你第一次来我们医院门诊,就选择了我当潇潇的主治医生,并且参加了新术式的项目,这次还参加了我们临床实验的研究。”
  “所以于情于理,你这个忙我都得帮,更何况,这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景萧然当然不会相信李秋雨嘴中所说的这是举手之劳,想要凭白无故的安插一个人到实验室去,而且还是去独立做实验,这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搞定的事。
  李秋雨的心意,景萧然在心中万分感谢,同时也对这个未来大佬的人品有了更深的了解,的确是一个可信赖的人。
  走出医院,已经到了下午四点钟。
  景萧然没有在樊城逗留,就直接带着潇潇坐火车回县城了。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到家了。
  潇潇今天奔波劳碌了一天,早上坐火车来樊城,下午又坐火车回县城。
  小丫头被景萧然背在身后,此时已经昏昏欲睡。
  推开家门,景萧然就看到满桌的饭菜,便询问道:“爸妈,你们不会还没吃吧,等着我和潇潇?”
  景母正在准备碗筷,见到景萧然回来,立刻迎了上来,慈祥地笑道:“我和你爸中午吃得晚,现在还不饿。你一个月都没在家了,我就想着大家一起吃顿饭。”
  “是啊,萧然,你和潇潇快洗洗手,来吃饭吧。”景父围着围裙从厨房探出头,“还有一个菜就可以开饭了。”
  景父今天都亲自下厨了,景萧然便笑着点点头,拉着睡意朦胧的潇潇去清洗了一番。
  饭桌上,景萧然一边吃饭,一边把大学中的趣事讲给父母听,一家人其乐融融。
  “萧然,你还当了班长啊?”景父半信半疑道。
  “嗯,之前帮了辅导员一些忙,她比较信任我。”景萧然道。
  景父了然。
  只不过他总觉得高考以后的景萧然有些变化,为人处事似乎成熟不少,好在这些都是好事,景父便没有在意。
  景萧然本以为国庆节会这样悠闲的度过,每天陪着潇潇,偶尔教她功课,偶尔出去逛逛。
  只是没想到在放假的第三天傍晚,景萧然正在教潇潇做数学题的时候,一通电话彻底打破了他国庆长假的宁静。
  “金子,啥事儿找我啊?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京都陪着刘小美吗?”
  “萧然,能……能借我点钱吗?”金缈略有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
  景萧然一愣,“可以,你要多少?”
  同时景萧然也有些纳闷,他们俩暑假办补习班赚了不少钱,即便金缈这次去见刘小美要花费一些,但也不应该用这么多钱吧?
  “萧然,我借两万……可以吗?”金缈道。
  “没问题,我明天去银行打给你。”景萧然没有询问具体理由。
  这个年代,智能手机刚刚在市面上流行,各种第三方支付平台还未普及,想要转账还是得通过银行。
  景萧然理解金缈的为人,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轻易开口的。
  “萧然,现在打给我可以吗?”金缈犹豫片刻道,“我这边有些着急。”
  景萧然看了眼窗外已经昏暗的天空,“那你把银行卡号发给我,银行要是关了门,我去ATM机上打给你。”
  “好。”
  景萧然来到附近的一个银行,果然已经关了门,他只好通过ATM机将钱转给了金缈。
  至于金缈用这笔钱做什么,景萧然不知道,他也不会过问。
  原本以为这件事告一段落了,没想到第二天中午,金缈居然出现在了景萧然家门前。
  “金子,你这是?”
  打开门,景萧然看着神态疲惫、头发蓬乱的金缈,忍不住说道,“你几天没休息了?”
  金缈没有说话,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景萧然就准备离开。
  景萧然一把拉住了他,“金子,你怎么了?”
  金缈低着头,景萧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心里已然有了猜测。
  能让一个青春期少男如此颓废的,除了家庭的变故,那只有爱情了。
  “是因为刘小美吗?”景萧然低声道。
  金缈微微抬起头,眼睛通红,还闪烁泪花。
  “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哭的。”
  景萧然将金缈强行拉近客厅,随手关上了门。
  金缈坐在沙发上,仍旧一言不发的低着头。
  “你既然不想说出了什么事,我也不会过问。”景萧然给金缈端来一杯水,“但是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去洗个澡,吃顿饭,然后好好睡一觉。”
  “没有什么事情过不去的,只是你自己心里过不了这关。”
  “可是,我……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美她突然就不见了,昨天打电话跟我说分手。”金缈面露苦涩,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萧然,你知道吗?其实我很佩服你。”
  “嗯?佩服我?”景萧然看向金缈。
  “你和夏珊分手的时候,怎么能跟没事儿发生一样,还能跑来网吧找我。”金缈拿起桌前的杯子狠狠灌了一口。
  景萧然淡然一笑。
  “当年至尊宝头戴紧箍咒,他走出水帘洞,一把芭蕉扇,一座火焰山,孙猴子天下无敌,可紫霞还是留不住。”
  “对于至尊宝,紫霞就是自己注定无法拥有的人,他救了师傅,女人越飞越远,在红彤彤的大风里化作霹雳的火光。”
  “你必须面对你无法拥有对方的事实,而对于这个事实,你只是不太敢承认而已。”
  金缈无奈地摇摇头,将杯中剩下的水一股脑儿倒进嘴里,“萧然,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夏珊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做不到你的理性,做不到你说的,确定一个人是自己无法拥有的。”
  景萧然笑着摇摇头,不再说话。
  感情的事儿,真的没有人能感同身受。
  “萧然,这卡里有两万块钱,你拿着吧,我用不着了。”金缈开口道。
  “好。”
  “那我回家了。”金缈正准备起身离开。
  “叮叮叮……”就在这时,景萧然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刘小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