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十二章 潇潇的微笑

  景萧然并没有太在意黄小斌的态度,毕竟潇潇的主刀医生是李秋雨。
  而李秋雨对于潇潇的状况了如指掌,每一个术前检查他都会仔细查看,甚至详细询问潇潇的每天的情况。
  翌日清晨。
  景萧然刚睁开眼,景母就打来了电话。
  “萧然,你老实跟我说,潇潇手术的成功率有多少?”
  景母的声音传出,景萧然似乎能看到电话那头母亲焦急的神色。
  景萧然走到病房走廊,安慰道:“老妈,虽然说心脏的手术都不算小手术,但是潇潇这次做的是外科介入,算是个微创手术,而且给潇潇主刀的医生很厉害,所以您不用担心。”
  景母叹了口气:“不是妈不信你,是潇潇上一次发病把我吓得半死,几天几夜我都没睡好。这几天我总感觉心神不宁的,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担心得紧,所以给你打个电话。”
  “老妈,您别疑神疑鬼的,我一定带一个完整的潇潇回来!”景萧然向母亲保证道,“您在家里好好休息,潇潇出院后不是还得您在家照顾她吗?”
  就如同景萧然所说的,任何手术都会有危险,更何况是涉及到心脏的手术。
  景萧然清楚这次手术的风险,但是相对常规的外科开胸手术,这次外科介入微创不需要开胸,不需要体外循环,是更加安全的一种术式。
  而且景萧然相信李秋雨的手术能力。
  早上八点半。
  手术室的术前准备完毕,黄小斌和李秋雨已经到达了手术室。
  潇潇和刘洋的手术会同时进行,但是在两个不同的手术室。
  “哥哥,洋洋他去哪儿了?早上醒来就没看见他了。”潇潇看着身旁的空床位说道。
  景萧然一笑:“刘洋弟弟先下楼睡觉去了。等会儿咱们也要下楼睡一觉。”
  “等你睡醒了,哥哥就买甜筒给你吃。”
  潇潇已经穿好了手术服,听到这话就咧嘴笑了起来:“哥哥,我要吃两个。”
  “行,你要吃多少个都行!”景萧然亲昵地摸了摸潇潇的小脑袋。
  潇潇开心地点点头,她侧躺着,看着身旁的空床,眸子中微光闪烁。
  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呢?
  潇潇知道了因为自己,家里的每个人都在辛苦的活着。
  爸爸妈妈每天都在工作,没有假期,夜晚都在加班。
  爸爸甚至一次性兼职了多份工作。
  哥哥从初中开始就天天在外面做兼职,即便是快高考了,他都不会忘记去兼职的地点报道。
  潇潇知道,家里每个人从来都不会对她说这些。
  潇潇知道,她自己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保持着笑容。
  在爸爸妈妈面前微笑,在哥哥面前微笑。
  在所有人愁眉苦脸中,保持着微笑。
  在一个人的房间里,孤独和害怕中保持着微笑。
  “潇潇,我们要下去睡觉啦。”
  哥哥的声音响起,潇潇不经意间擦拭了眼角,“哥哥,太好啦,记得给我买甜筒呀!。”
  “嗯。”
  手术室的护士已经来到病房,开始安排潇潇下楼。
  很快,通过手术直梯,病床就被推到了手术室的的准备间。
  周围人都已经离开了,连哥哥都不能待在这儿了。
  潇潇坐起身,发现这里来来往往的都是穿着绿色衣服的人,他们还带着各种颜色的帽子。
  “小妹妹,不要怕。”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漂亮姐姐走了过来,“我们马上就要进手术室了”
  “姐姐,能不能把我哥哥叫进来。”潇潇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道。
  “可是我们马上就要进去打针了,等一下才能出来见哥哥。”漂亮的姐姐柔声道。
  “姐姐,可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对哥哥说。”潇潇嘟起小嘴,娇声道,“姐姐你这么漂亮,你最好啦。”
  “小妹妹,嘴巴真甜。”漂亮阿姨道,“那哥哥只能进来一分钟,然后我们就要进去啦。”
  “嗯嗯,姐姐太好啦。”潇潇在漂亮姐姐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手术室外。
  景萧然和景父正坐在等候间的椅子上。
  “谁是景潇潇的家属?”
  一个穿着手术衣的护士打开了手术室的侧门。
  “我们俩是。”
  景萧然和景父连忙走上前。
  “景潇潇想见他哥哥。”护士递出一双蓝色的塑料鞋套。
  景萧然接过鞋套,“爸,我先进去看看潇潇。”
  景父点头:“嗯,等的时间可能有些长,你去安慰一下。”
  景萧然跟着护士来到手术室的准备间。
  “哥哥!”潇潇坐在床上朝景萧然伸出双臂。
  “你这个小丫头怎么啦?”景萧然伸手吧潇潇抱在怀里,“我和老爸不是才离开吗?”
  “哥哥,我就是想抱抱着你。”潇潇的声音有些低落,她双手紧紧抱着景萧然。
  景萧然心中一颤,看着潇潇脸上的表情,他好像明白了她这一次为什么这么紧张和害怕。
  全家人都以为在潇潇面前掩饰得很好,这个小丫头可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吧。
  或许早就知道了。
  景萧然没有说话,就静静地抱着潇潇。
  “哥哥,我会不会醒不来……”潇潇的话没说完就被景萧然打断了,“别乱说!”
  这时刚刚那个护士走了过来。
  “景潇潇,你要进手术室了,家属快出去吧。”
  景萧然点了点头,把潇潇放在床上。
  “潇潇,哥哥在外面等你,不要怕,睡一觉就好了。”景萧然双手捧着潇潇的小脸,“哥哥给你去买甜筒。”
  “嗯!”
  潇潇的脸上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在手术室外,等待是漫长的,未知结果的等待更为漫长。
  除了景家父子,孟可欣也在手术室等候着。
  她穿着纯白的套裙,脸上带着硕大的黑色墨镜,将她精致的脸遮了大半个,长卷发被洁白的蕾丝带松松绾起。
  孟可欣神态安然,坐在等候室的椅子上把玩手机。
  相较于孟可欣的淡定,景父则是背着手,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踱步,时不时看向手术室的大门。
  ……
  手术室内。
  “麻醉成功!”
  “以患儿右第四肋间予以腋下小切口!”
  “食管超声之下,自心脏切口将输送鞘管送入,和封堵器相关装载鞘管联合!”
  “实行封堵相关操作!”
  这是微创介入的最后一步,将封堵器到心脏后,进行封堵操作。
  “封堵成功!缺损部位完全修补成功!”
  手术室发出一阵欢呼,这例手术标志着省儿童医院是全华夏第一所开展外科介入治疗室间隔缺损的医院。
  “等等!”
  一阵惊呼突然打破了众人的喜悦。
  “患儿的心率突然变得很慢了!”
  “这是……三度房室传导阻滞!”
  一直关注着监护仪的麻醉医师,此刻的脸色异常难看。
  “快退出封堵器!”
  “快!快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