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十七章 和谁在谈生意

  一方山水国际大酒店,这是县城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在小县城里,能在一方山水大酒店,吃上一顿饭,或者住上一晚,绝对是能够拿出去炫耀的资本。
  今晚的饭局便安排在这里。
  “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刚进门,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红色旗袍的服务员就迎了上来。
  “天字号666号。”景萧然道。
  “在二楼包厢,进门左转有电梯。”服务员微笑道。
  “谢谢。”景萧然牵着潇潇上了楼。
  景家族系是个大家族,景萧然的爷爷是家中长子,在景萧然年幼时便已经去世,育有两子三女,景萧然的父亲是家族中最小的。此外,景萧然的爷爷还有三个弟弟,各自都有很多子女。
  这次组织家宴的便是景萧然的大伯,景卫国。
  景卫国年轻时便下海经商,后来回乡开了连锁超市。在景萧然前世,他的超市甚至还扩张到了省会城市,积累了不少资本,在家族中算得上领头人物。
  推开包厢大门,包厢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景氏家族中的大部分人,都参加了这次家宴,景父景母也坐在其中。
  景萧然心中一愣,没想到会如此隆重,原以为是简单的一次聚会。
  “萧然!”包厢不少人跟景萧然打招呼,都是一些年龄相仿的孩子,他一一点头回应。但很讽刺的是,景萧然看大部分人都觉得面熟,可就是叫不出名字。
  这些亲戚散落在各个城市,除了过年,他们平时很少回家。即便是在县城中安家的人,和景萧然一家来往也很少。
  谁又会和一个随时想着借钱的穷亲戚家来往呢?
  “景慧?”景萧然看见了一个女生,她被亲戚如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
  景慧也看到了景萧然,两人视线交错后便又分开。
  “她长高了,也漂亮了。”景萧然心中喃喃道。
  景慧是大伯景卫国的女儿。景卫国下海经商初期,景慧是被寄养在景萧然家的。景萧然和景慧的关系在那段时间十分要好,景慧常年跟在景萧然的后面,十足的一个小跟班。
  景萧然来到父母身边,找了个空位便坐下了。
  包厢里热闹非凡,而景萧然一家的这边,如同另一个世界,无人问津。
  好在景萧然一家习惯了这般待遇,潇潇在一旁依偎着景萧然,也算落得个安静。
  人都到齐了,服务员开始上菜。
  “大家都静一下。”景卫国从座位上站起身,双手下压,“很高兴大家能捧场,给我这个面子。”
  包厢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景卫国。
  “这次请大家伙一起吃饭,主要有两个目的。”景卫国爽朗地笑道。
  他有一张国字脸,络腮胡,耳旁有一课痣,痣上还长着一根弯弯曲曲的毛。
  “首先最近我注册了一家公司,主要经营连锁超市,得益于各位亲戚的帮衬,注册的过程很顺利。”
  话音一落,包厢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让景萧然有些怀疑自己不是来参加家宴,而是参加某个领导讲话的。
  “注册了公司?”景萧然心中没有起丝毫波澜。
  经历前世今生,他始终忘不了妹妹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后,父亲向景卫国借钱的一幕。
  就是这个男人,自己的大伯,亲手往地上扔了一千块钱,将自己全家谅在一边。
  无论父母怎么哀求,甚至母亲都下跪了,他都全然无视。
  景萧然恨自己的无能,也恨过大伯一家,明明举手之劳就能救自己的妹妹,但是却如此绝情。
  看着身旁的潇潇,看着主座上的景卫国,景萧然前世的怨恨和后悔化作了如今的平静以及坚定。
  “另一件事,”景卫国清了清嗓子,脸上的笑容比之前更加灿烂,“小慧今年参加高考,成绩出来了,总分六百二十八分,全国很多高校都已经联系了小慧,许了不少优惠政策,想要争取小慧进入他们学校。”
  包厢里的亲戚们更是欢呼不断,恭维的话此起彼伏。
  “我记得谁家的孩子今年也是高考吧。”景卫国又出声问道,“噢,我想起了。萧然,你好像今年也高考吧?考得应该挺好的吧?”
  景萧然没想到,大伯还想踩自己一脚,为了捧他的女儿,真是不遗余力啊!
  “是的,大伯。”景萧然站起身,微微一笑,“刚过二本线,和景慧相比差远了。”
  景慧坐在景萧然对面,看了他一眼,便又低下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景父景母沉着脸,不过他们十分好奇儿子的反应。因为两家的关系,景萧然以前最不喜欢景卫国,更不会理会他,今天怎么会主动答话呢?
  “哈哈……”景卫国大声笑道,“二本也可以了,你可是你们家第一个大学生,算不错的了。”
  “谢谢大伯夸奖。”景萧然仍旧笑道,“有时间我会好好和景慧交流,向她讨教。”
  景慧秀眉一皱,她怪异地看了眼景萧然。
  “好好好……”景卫国满意地点头。
  景父眉头紧锁,待景萧然坐下来,便小声道:“萧然,吃完儿我们早点走,我们不受这个气。”
  “爸,放心吧。”景萧然神秘一笑,“我心中有数,我可不会白白被大伯嘲讽的。”
  景父一脸疑惑,他发现自己的儿子有些不一样了。
  高考以后,景萧然变了不少,除了主动和他打赌外,以前喜形于色的儿子,现在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甚至还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思。
  “唉,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啊。”景父看着景萧然,想着他刚才的笑容,心中叹道,“不管怎么样,他是我的孩子。”
  景萧然不知道父亲心中所想,他现在满脑子都在筹划着接下来的事儿。
  家宴开始,众人推杯换盏,景萧然一家这里极为冷清,没人敬酒,也不主动去敬酒。
  “爸,我去给大伯敬杯酒。”景萧然站起身,微微欠身道。
  “萧然你……”景父刚想阻止,景萧然就摇摇头,道:“爸,我长大了,也不能由您一直承受这些吧。”
  说着,景萧然端着满面笑容就走了。
  “爸爸……”潇潇突然出声道,“哥哥很厉害的,有哥哥在,我什么都不怕,你放心吧。”
  景父低头看了看身旁的小女儿,心中溢出了无限的暖流。
  景萧然缓缓走向主座上的景卫国,周围人早就发现了他的动作,大家都知道两家的恩怨,全部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大伯,我来敬您一杯,祝您公司红火,事业顺利。”景萧然走到景卫国身旁,声音恭敬道。
  “萧然啊!”景卫国喝了不少酒,说话的声音都有些不利索,“好……好孩子!你一点儿不像你爸爸,有……有前途!”
  景萧然微笑着,没有说话。
  景卫国大手一挥,拍了拍景萧然的肩膀,举起酒杯:“来,干一杯!”
  景萧然举起酒杯,毫不犹豫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好!”景卫国拿起酒杯,轻饮一小口,笑道,“萧然,你真的很不错。”
  “大伯夸奖了。”景萧然放下酒杯,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大伯,您最近连锁超市开得挺多呢,可真厉害啊!”
  景卫国对这些恭维的话极为受用:“还……还行吧,都是大家帮衬。你……你暑假要是没事做,可以来我们超市帮忙,一个月也有四五百块,够你大学一个月生活费了!”
  “好!那我有时间去超市帮帮忙。”景萧然笑道。
  “好说。”景卫国见景萧然还不走,有些不耐烦,“还有事儿吗?”
  景萧然突然一笑,说话声音又大了些:“大伯,你最近有没有在妍丽馆附近开超市的打算啊?”
  “没有啊!”景卫国想都没想就答道,“为什么这么问?”
  “噢……”景萧然拉长了声音,瞥了眼景卫国旁边身材臃肿的中年女人,笑道,“那就是我弄错了,有个朋友说,看到大伯这些天经常进出妍丽馆,我以为您想要在这附近开超市呢。”
  景卫国一听这话,浑身一震,酒都醒了大半:“景萧然,你这个小崽子别瞎说!我怎么会去妍丽馆,那里是美容院!我一个男的去干什么!”
  景萧然的脸色立马变得委屈,道:“也许是我的朋友看错了,大伯我错了。”
  “等下!”景卫国旁边坐的女人突然回头看了景萧然一眼,“萧然,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这人是景卫国的妻子,陈艳芳,也就是景萧然的大妈。
  “老婆,你问这个干啥,这小兔崽子满嘴胡话。”景卫国瞪了景萧然一眼,随即一脸笑意看向自己的老婆,“不能当真的,不能当真的。”
  “你住口!别插嘴!”陈艳芳冷声道,转头温和的看向景萧然,“萧然,你别怕,你那朋友叫什么,说给大妈听听。”
  景萧然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声音颤抖道:“大妈,我的朋友,她……她叫凌希。”
  景卫国闻言,面色一变,转头强忍着笑道:“芳芳,我去那儿是和别人谈生意。”
  “谈生意?”陈艳芳眼神一冷,“和谁谈生意?”
  “就是……”景卫国说话吞吞吐吐,还没说出口,景萧然就出声打断道,“大伯,你这些天一直和同一个人谈生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