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五十七章 好好学习也能赚钱

  看到样刊的一刻,洪胜的双眼放光,脱口而出道:“五万块啊!”
  “嗯?”景萧然疑惑地看向洪胜,“什么五万块?”
  洪胜面色有些尴尬,自觉说漏了嘴,便只能解释道:“班长,你发表的这不是一篇SCI5分的论文吗?”
  景萧然点了点头,“然后呢?这跟五万块有什么关系?”
  “我前些时候看了学校的规定,发表文章会有奖励。”洪胜道,“班长,我看了学校的奖励规则,你这一篇SCI5分文章可价值五万多华夏币啊!”
  听洪胜这么一说,景萧然才回忆起来,高校一般都有这种发表论文有奖励的规定。
  不过这些规定都是针对研究生或者教师职工,很少会有本科生有能力发文章,他一时间也把这件事给忽视了。
  “现在学校行政部门都下班了,有时间得去科教科问问。”景萧然心道,“虽然只要抗凝药的专利一卖,与这钱相比,学校奖励的五万块算不了什么,但是再小的蚊子也是肉呢。”
  景萧然最近的的经济状况也捉襟见肘,他借给了刘小美两万,然后平时置办一些实验试剂,还有申请专利的费用,发表论文的版面费,在高三毕业暑假赚的钱已经被用掉了七七八八。
  如果真的能领到这笔五万块,那还真是解了燃眉之急。
  不过景萧然也知道,想要学校出这笔钱,其中手续必定繁琐,可不是一两天就能拿到的。
  “班长,给我看看这个样刊呗。”洪胜道。
  景萧然闻言便将手中的样刊递了过去。
  洪胜一脸欣喜地接过样刊,用手轻轻抚摸着书封,然后慢慢翻开。
  只是翻开略微看了一眼,洪胜就把样刊递还给了景萧然。
  “全英文的……看天书一样,我还是不看了。”洪胜悻悻地说道。
  景萧然一笑,将样刊放回自己的包里。
  “班长,你下次做实验带带我呗。”洪胜试探性地问道,“或许我可以帮你点儿忙。”
  “你要做实验?”景萧然看了眼洪胜,转念一想,心中便了然,“看上了发表论文的奖励?”
  洪胜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景萧然见状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摇头笑道:“发论文可不是一蹴而就,这需要长时间的学习积累,更何况你没有实验的基础,还是先把理论知识学扎实再说吧。”
  “可是我看罗昕和季莹他们不也在实验室吗?”洪胜道,“而且罗昕也发了篇文章。”
  景萧然笑了笑道:“你以为随便发个文章都能达到学校奖励的标准吗?”
  “这个我知道,至少要SCI1分以上的文章,否则学校只会报销一半儿的版面费。”洪胜道。
  “你知道就好,如果想发文章赚钱,那我劝你趁早放弃。”景萧然道。
  “班长,我回去查了查,我知道发高分的论文很难发。”洪胜依旧没有放弃,“但是这不是只要SCI1分的文章就行了吗?我觉得还可以试一试。”
  景萧然摇头:“首先我们不说发文章的难度,单是发论文的成本就很高。其实很多SCI文章都是靠钱推出来的,就比如实验的原材料、试剂这些都要钱。就算最后千辛万苦发了一篇的SCI论文,,还有动辄上万的版面费。”
  前世景萧然的一个博士师姐,她为了自己的博士论文,单是基因测序就花了近十万,而且全是自费,更别说其他的费用。
  基础实验这种东西,很多时候是有钱不一定能出东西,但是没钱肯定是做不下去的。
  “班长,那……那你这个论文怎么发的啊?”洪胜吞吞吐吐地问道,“也花了很多钱?”
  “那当然。”景萧然的语气毋庸置疑。
  虽然他这次只是简单的重复前世的实验,原材料和试剂的花费只有数千元,但是前世的医药学家研发这种药,绝对是花费了上亿美元。
  “那好吧。”洪胜闻言垂下了脑袋。
  “其实你要是能把这些心思放在学习上,能赚的钱或许更多。”景萧然想了想道。
  “学习还能赚钱?”洪胜瞪大眼睛。
  景萧然一笑:“我们学校每年的一等学业奖学金是一千二百块,国家奖学金是一万块,还有学校自己成立的海燕奖学金也有三千,这还没算其他大大小小的奖学金。”
  “这些我知道……”洪胜挠了挠头,“或许学业奖学金努力一下我还有机会,可是国家奖学金……我感觉好难啊。”
  “国家奖学金难,那海燕奖学金呢?”景萧然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是如果把这些奖学金和一篇SCI5分的论文相比较呢?”
  “所以说在大学里好好学习,即便不干什么兼职,赚一些生活费还是可以的。”景萧然补充道。
  “哦。”洪胜点了点头。
  这个五万块的梦想破碎了,只能捡起来一千二的瞧一瞧。
  景萧然的话其实只是一碗略毒的鸡汤,学校里的奖学金,可不只是看成绩那么简单。
  不过对于洪胜这个大一的学生来说,好好学习理论知识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现在跑去实验室杀小白鼠,倒是有些欲速则不达的效果。
  说罢,两人便去图书馆复习了。
  ……
  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
  此时何晓娜正在给实验室负责人林奕田打电话。
  “喂,林老师您好。”
  “咦,晓娜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又缺实验试剂了?跟实验室的老王说一声,我让他拿给你。”
  “不是的,老师我想在您这儿打听一件事儿。”何晓娜开门见山道。
  “啊?你说。”林奕田回应道。
  “最近我们实验室有人发SCI文章吗?”何晓娜道。
  “发SCI文章?”林奕田一愣,“你等等,我查一下这个月的统计表。”
  学校所有人发文章都需要到林奕田那儿报备,然后去科研科登记,由学校开出论文相关的证明,以来最后才能发表。
  林奕田一直都是把这件事交给下面的人,他很少亲自过问。
  “晓娜,最近咱们学校实验室最近只有一篇SCI论文登记在录。”
  “通讯作者是谁?一作又是谁?”何晓娜追问道。
  “我看看。”林奕田道,“全文好像只有一个作者,叫景……萧……然。”
  话音刚落,林奕田自己便愣住了,“学校什么时候怎么冒出了第二个景萧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