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十二章 再遇凌希

  黑色运动服的男生半躺在地上,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他挣扎着站起身,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景萧然。
  “我是真的爱景慧!”
  他怒吼着,额头上青筋暴露!
  “哈哈!爱她?”
  景萧然仿佛听到了史上最好笑的笑话。
  “爱她你会这样伤害她?”
  黑衣男生擦掉嘴角的血迹:“这是你情我愿的事,谁知道会发生这种意外?”
  景萧然一听,怒火攻心。
  “就算是你情我愿的事,你就不能采取防护措施?”
  “如果这次没意外,那下次呢?”
  “我呸!你居然还口口声声说爱她?”
  景萧然怒极反笑:“哈哈,以后别让我在街上看到你,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黑衣男生红了眼,胸口不停起伏:“你来啊,你以为我怕你!”
  “你们两个,够了!”
  陈艳芳将手中的生活用品全都摔在地上。
  巨大的噪音引起了病房中所有人的注意力。
  “小慧还在ICU抢救!你们两个就在这里打起来了?”
  “我告诉你,郭嘉良!无论景慧这次最后怎么样,你都该被打!”
  说着,陈艳芳转向景萧然:“但是萧然,打伤了他,出了问题,你可是要负刑事责任!”
  “更何况,他再怎么说现在还是景慧现在的男朋友!”
  周围的病人家属慢慢围了过来,甚至有人叫来了13楼的保安。
  景萧然和郭嘉良相对而立,气氛凝重。
  “谁在闹事啊?”保安来了
  “没事了。”陈艳芳勉强一笑,“保安大哥,没事儿了,你去忙吧。大家散了吧!”
  保安扫视了眼景萧然和郭嘉良:“这里可是医院!救人的地方,要闹事出门闹!”
  景萧然默默帮陈艳芳捡起了地上的生活用品。
  郭嘉良揉着自己的脸,死死盯着景萧然,没有发作。
  “叮……”
  电梯停到了13楼。
  “走吧!”陈艳芳拉扯着郭嘉良进了电梯,“萧然,你自己下去吧,你们两个别待在一起了。”
  景萧然点点头,电梯门慢慢关闭。
  郭嘉良看向景萧然,眼里满是不屑和恶毒。
  围观的人员消散了。
  那个护士站的小护士慢慢从景萧然身前经过。
  “没想到你这么够爷们儿。”
  小护士竖起大拇指:“你说得对,这种渣男就该打!”
  景萧然摇头:“打死又怎么样,对我妹妹的伤害能抵消吗?”
  “那倒是,ICUA区在6楼,你快去吧。”
  “谢谢。”
  来到6楼,ICUA区的大牌子就挂在科室门口。
  ICU门外全部都是等候病人的家属,他们随时准备接受医生的召唤。
  景萧然看见了在ICU外的景卫国、陈艳芳以及郭嘉良,还有其他一些景家亲戚。
  真是不想见的一群人啊!
  “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抽了,跑来了这儿。”景萧然心中无奈道,“ICU的探视时间过了吧,就算能探视,也轮不到我啊!”
  “萧然?”
  他准备离开,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回头一看。
  “凌希姐?”景萧然愕然,“你怎么在这儿?”
  凌希面容憔悴,嘴唇干裂,一身随意的装扮,脚上穿着一双人字拖。
  这可完全不符合一个美容院老板的形象啊!
  “就是上次吃饭的那个事儿,我那个朋友,她现在就在ICU抢救。”凌希的声音凄凉无比。
  景萧然眉头紧皱:“凌希姐,以当时她的状态,不至于来ICU啊?事后并发了严重感染?”
  凌希摇头,一声苦笑:“来到医院后她的情况就稳定了,只是她承受不了毁容的打击……”
  景萧然的心中深深叹了口气。
  “前几天,她在病房自杀,幸好及时被护士发现,送来了ICU抢救,算是捡回一条命。”
  “唉,这又是何必呢。”景萧然可惜道。
  “萧然,你不懂的。她曾经是那么漂亮大方的一个女人,毁了容就是毁了她的一切。”凌希似乎能理解朋友的做法,心中充满了无限感概。
  “或许吧。”
  景萧然看着凌希,好像又看见了她前世的悲凉,便使劲儿摇头将这画面从自己脑海中驱散。
  “哦,对了。”凌希稍稍整理了心情,淡淡道,“还没问你为什么来这儿呢?”
  “我妹妹也在ICU呢。”景萧然无奈道。
  “啊?”凌希瞳孔一缩,一声惊呼,“潇潇她怎么了?”
  那个可爱又懂事的小女孩儿,甚至可以说自己儿子都是潇潇救的都不为过。
  “不是!不是!”景萧然赶紧摆手,“是我一个堂妹!”
  “噢。”凌希这才平复情绪,“你这是准备去探视?”
  景萧然摇头:“原本不知道她在ICU,来了以后才知道她转到ICU了,现在探视时间过了。”
  “你现在想去探视吗?”凌希询问道。
  “可是现在时间过了啊!”景萧然一愣,她看着凌希,“难道你能进去?”
  凌希点头:“ICU主任的老婆经常光顾妍丽馆,她是我的金卡会员,我和她也算是老熟人。这些天也是多亏了主任的照顾,我能随时去探视。”
  “如果你想进去探视,我可以帮你说说看。”凌希道。
  “好,谢谢。”
  凌希一笑,苍白的脸上好不容易露出笑意:“你帮我的已经很多了,我这算还一次吧。”
  两人来到ICU门口。
  “你等下,我先进去。”凌希按下ICU的门铃。
  “嗯。”景萧然点点头。
  看来凌希和ICU的医生很熟了,在门铃前交谈了几句,ICU的门就开了。
  “我等会儿开门叫你!”凌希道。
  景萧然做了个OK的姿势。
  一旁的陈艳芳和景卫国早就看见了景萧然。
  “刚才那个进入ICU的女的怎么有些眼熟?”陈艳芳远远看去。
  景卫国没有说话,眼神似乎有些闪躲。
  “我想起来了。”陈艳芳眼神冰冷的看了眼景卫国,“景卫国,我没猜错的话,她就是凌希吧!看来景萧然的话并没有假啊,他认识凌希!”
  景卫国没有答话,他是真的没想到景萧然和凌希真的认识。
  这两人无论身份、地位还是经济条件,都相差极大。
  “砰……”
  ICU的侧门开了一道缝,凌希探出脑袋,向景萧然招手。
  “萧然,快进来!”
  景萧然赶紧侧身而入,跟在凌希的身后。
  “你们两个穿隔离衣,别忘了鞋套,探视只有15分钟。”门内侧站着一个穿着洗手服的医生道。
  “好的。”
  景萧然穿戴好隔离衣,抬头一看,发现眼前的医生有些眼熟。
  “你是昨天急诊科的医生?”景萧然试探性问道。
  穿着洗手服的医生这才仔细打量起景萧然。
  “是你!来看她的?”
  景萧然点头:“你不是急诊科的吗?”
  “我是ICU的医生。我们县医生急诊科医生不够,每个科轮流派医生去值班,昨天刚好轮到我。”穿着洗手服的年轻医生道。
  “嗯,理解。”景萧然笑道,前世因为急诊科没人,所以他才主动请缨去。
  年轻医生一笑,没有了昨天的咄咄逼人。能遇到一个理解他们的患者家属,可真不容易。
  “你们两个跟我来。”
  景萧然和凌希跟着年轻医生在ICU走廊中迂回前进。
  “哎,萧然你认识他?”凌希指了指前面的医生,小声道。
  “嗯,昨天晚上我把我妹妹送来急诊的。”景萧然道,“他当时值班。”
  “噢。”凌希点头,“他刚好是我闺蜜的主治医生,我感觉他水平不行……”
  “嘘。”景萧然赶紧阻止凌希继续说下去,“在医院别说这个,很忌讳。”
  凌希赶紧住嘴:“好。”
  “你家在6床。”年轻医生道,“记住只有15分钟,时间到了会有人提醒你离开。”
  “谢谢。”景萧然已经看到了病床上的景慧。
  “那我去看我闺蜜了,她在12床。”凌希道,“等会儿一起走。”
  “嗯。”
  病床上,景慧安静的躺在那儿,床头的护士正在记录她的生命体征。
  景慧应该处于镇静状态,撤掉镇静剂后,人随时都能醒来。
  景萧然看了一圈监护仪的数值,皱着眉头看向呼吸机的各项指标。
  床头护士抬起头,发现景萧然正盯着各种仪器看,“奇怪啊,其他人都是进来看人的,他怎么一进来就盯着监护仪和呼吸机看,他以为他自己能看得懂?
  “家属,各种仪器别乱碰啊!”床头护士连忙道。
  “啊!好的。”
  景萧然退后了一步,但仍然盯着呼吸机屏幕。
  “景慧这状态需要呼吸机吗?我感觉没必要上呼吸机啊,难道一天甚至半天的感染,严重到了这种地步?”景萧然心中疑惑,“通气量这么足,如果能看到血气分析就好了。”
  “12床抢救!12床抢救!快来医生!”
  突然,只能听见仪器声音的ICU病房内,响起了护士的喊叫。
  只见两个医生迅速从护士站跑向隔壁病房。
  “12床?”景萧然心中一惊,那不是凌希闺蜜的病床吗?
  景萧然犹豫了一下,便道:“护士,我探视完了,我先走了。”
  “啊?好。”床头护士点点头,这个人真怪啊,别人探视都是赖着不走,他倒好,5分钟不到就要出去了。
  “另外我觉得我妹妹的状态还可以,我看了监护还有呼吸机,或许可以撤掉镇静试试,她的自主呼吸也完全可以。”景萧然走之前道。
  “现在的家属都这么厉害了?”床头护士懵住了,“乱说也不打草稿了?”
  “哎,你走错啦!出口在那边!”床头护士喊道
  景萧然头也不回的朝12床的病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