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六十一章 他真的只是个学生

  “是的,我是辉瑞公司的哈默。”哈默耐心解释道。
  “您好,哈默先生,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景萧然说道。
  他就是在明知故问,对方明摆着就是来收购药品专利的。
  这个时候景萧然一定要掌握主动权,首先在气势上不能被对方压下,否则不利于之后的谈判。
  “景先生,请问你之前是不是向《DRUGDISCOVERYTODAY》杂志投过一篇名为Developmentofneworalanticoagulants的文章?”哈默询问道。
  “是的。”
  “呵呵,景先生,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哈默道,“您手中有新型口服抗凝药物的分子式吧?”
  景萧然笑了笑,但是没有说话。
  “看来景先生是默认了?”哈默也笑出了声,“那这种新药的独家专利是不是也在你手上?”
  沉默了片刻。
  景萧然缓缓道:“这的确是我研发出的一种药物,我也申请了国际专利。”
  “看来景先生是个明白人,我这也算是找对人了。”哈默爽朗的笑声又传了出来,“景先生,明天有空吗?我想约您见一面,谈谈关于新型口服抗凝药专利的事情。”
  “行。”对方既然直接挑明了,景萧然便也爽快地答应道。
  “那真是太好了,上帝保佑。明天上午十点,樊城青云酒店,我期待着景先生的到来。”
  ……
  挂了电话,景萧然心中隐隐传出一丝兴奋的感觉,他的论文终于被人关注到了。
  看来向《DRUGDISCOVERYTODAY》杂志投稿是正确的,即便SCI影响因子稍低,但是能够引起编辑的注意。
  由此才能引起辉瑞这种国际医药公司的关注。
  若是又投到《柳叶刀》这种杂志,一看作者的归属地和学校,恐怕编辑都不会仔细阅读论文了,更别说是被医药公司发现。
  “前世新型口服抗凝药是拜耳公司生产的。”景萧然心道,“所以新型口服抗凝药的商品名也叫做拜瑞妥,现在率先前来的却是辉瑞公司的医药代表。”
  不过无论是哪个医药公司,都证明景萧然已经开始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中。
  他计划的第一步,依靠“新型口服抗凝药”刷学术的成就,然后顺便赚一搏钱,已然成功了大半。
  “辉瑞公司的本·哈默……”
  景萧然并不认识此人,他前世根本就不怎么关注这些医药公司,今生更是才刚刚进入医药圈。
  在浏览器中输入“辉瑞公司本·哈默”,立刻就跳出来无数相关的信息。
  “本·哈默,目前任职于辉瑞公司,欧美区总负责人,辉瑞实权人物之一……”
  “本·哈默,曾为辉瑞公司亚太地区负责人,牵头多项临床研究,并且在他的手中上市多款新药。”
  “哈默曾就读于哈佛医学院药学系,其导师系全球著名的医药学家金斯利·科曼,毕业后即入驻辉瑞公司当职……”
  ……
  景萧然没想到哈默的来头这么大,竟然是欧美区的总负责人,他还以为哈默只是辉瑞公司华夏区的一个普通员工。
  看来辉瑞公司对“新型口服抗凝药”的确很重视。
  这也难怪,毕竟这药物在前世一年的纯利润就有数十亿美元。
  而此时,在樊城一家装修极为华丽的星级餐厅中。
  哈默的身前坐着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他戴着金丝眼镜,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如果景萧然在这儿,他肯定一眼就能认出这个男人。
  他便是樊城儿童医院的小儿外科医生——李秋雨!
  “亲爱的李,这还真是印证了你们华夏的一句话。”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哈默举起手中的酒杯道,笑着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认识这个景先生。”
  哈默和李秋雨在美国时便已经相识。
  当时哈默还只是一个刚入职辉瑞的小员工,而李秋雨也刚到美国,两人在吴启明院士的实验里结识。
  一来而去,两人便有了不少交集。
  这次哈默原本是想邀请李秋雨出来叙旧一番,谈到此行来到华夏的目的时,他便如实告知了李秋雨。
  他来樊城的宁安医学院,便是奔着收购专利而来。
  李秋雨听到哈默所说的新型口服抗凝药,而且这论文的作者还是在宁安医学院,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景萧然。
  两人经过一番深入交流,李秋雨更是发现这个发论文的人居然也姓景,便向哈默说出自己心中的猜想。
  “哈默,我可能认识你说的那个景先生!”
  于是便有了哈默刚刚的这通电话。
  此时李秋雨内心却也是震惊不已,没想到真是景萧然。
  难怪他之前一直想去实验室做独立的实验。
  可是现在距离景萧然进实验室,还不足两个月的时间。
  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就研发出一种新药?
  李秋雨感觉到匪夷所思,现在市面上的药品哪种药不是经过十多年的研制,耗费了无数的资金才成功的?
  “哈默,你就不怀疑景萧然论文的真实性?”李秋雨疑惑地问道,“他的论文中只是写了新型口服抗凝药的分子机制,并没有详细地描述新药的分子式。”
  哈默闻言,用手磨挲着下巴,笑道:“我亲爱的李,如果没有看景萧然写的文章,我也是有所怀疑的。”
  “其实美国有好几家医药公司都正在研究新型抗凝药,比如拜耳、阿斯利康,说白了我们正在搞科研竞赛。”
  “我手中正好有一个关于新型口服抗凝药的项目,所以当我看了景先生的文章,我差不多能分辨出真假。而且我也查询了,他的确是申请新型口服抗凝药物的国际专利。”
  李秋雨点了点头,这事儿多半是真的了。
  不过他到现在为止,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个看起来如此普通的小男生居然偷摸地就研发了一种新药!
  “哈默,你这次亲自来华夏,看得出你们辉瑞对新型口服抗凝药物的重视。”李秋雨道。
  哈默笑:“那是当然的了,我们几大医药公司都开始了科研竞赛,这药物能带来的利润可想而知了,一旦通过了3期临床试验,那可就了不得。”
  李秋雨自己便是心血管外科的医生,知道一旦这种新型药物上市,肯定会慢慢取代如今的常规抗凝药物,在外科和心脑血管领域应用广泛,其带来的利益绝对是巨大。
  “李,这次多亏了你。若是等到下周一去了宁安医学院,免不了又要浪费时间。”哈默继续道。
  “哈默,我得提醒你一句。”李秋雨道,“景萧然只是个刚上大一的学生。”
  “李,什么?”
  哈默嗖的一下站起身,满脸惊疑地看着李秋雨。
  “他……他还是个学生?”
  哈默按耐住心中的震惊,缓缓坐下来。
  “我们辉瑞在这个项目上有数十位资深的药物研究员或者工程师,至今累积投入资金上亿,这都比不过一个华夏的学生?”
  “李,你是我见过最聪明、最友善的华夏人,你没有骗我?”
  “千真万确,他真的只是个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