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章 第七十一章 为什么不离开?

  校园的小道上,来来往往有不少的学生路过。
  好在宁安医学院本来就有很多来自非洲小国或者巴基斯坦的留学生,以至于哈默这个矮胖的黑人倒不怎么引人注目。
  “景先生,我再次诚挚代表辉瑞公司,邀请您来我们辉瑞的美国总部。”哈默十分诚恳的说道。
  昨天他将景萧然的信息如实上报给辉瑞总公司后,总公司的回复只有一句话:买断专利,留住景萧然。
  作为医药界的巨无霸,辉瑞拥有最敏锐的洞察力和大局观,景萧然在现在这个年龄就能研发出如此成果,按照正常轨迹发展,那他今后的成就绝对是无法估量的。
  哈默是商人,虽然重利,但是他更明白一点,“新型口服抗凝药”的专利固然很重要,能来辉瑞带来巨额的收益,但是最为其研发人的景萧然却更重要数倍。
  景萧然现在还只是个大一的学生,而且背景一清二白,这种人是最好挖墙脚的。
  关于挖墙脚这事儿,辉瑞公司可没少干,其公司的人员构成遍布了全球各国、各地区。
  哈默见景萧然没有任何反应,便继续抛出自己的筹码:“景先生,你在我们辉瑞上班的同时,我们可以推荐您去美国哈佛医学院留学进修。”
  “哈佛医学院?”景萧然眉头一挑。
  “恩。”哈默郑重地点了点头。
  景萧然袖内的双手微微一握,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唾沫。
  讲真,说不心动那是太假了。
  哈佛医学院即哈佛大学医学院,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医学院。它因高超的医学技术与每年录取的学生最少而闻名世界,与商学院,法学院共同占有世界高等学术殿堂的一席地位。
  哈佛医学院拥有很多世界上最前沿的医学研究成果以及最新的科研设备,并汇聚了全世界最顶级的医学专家和最先进的医疗科技,至今已产生数十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名。
  在医生的眼中,哈佛医学院无疑是圣地般的存在。
  不过哈佛每年国际生人数占总数的20%,而它在华夏的招生,每年都不会超过10人,普遍是每年2-3人,甚至有些年份都全军覆没,无一人录取。
  景萧然知道自己若是去了哈佛,脑海中积累的那么多前世的知识,绝对可以发挥到极致。
  而且他也相信哈默不是诓骗自己,辉瑞公司凭借着全球影响力,绝对有能力办成这事儿。
  不过他更明白一点,一旦去了哈佛,他之后所有的研发成果,都与哈佛脱不了干系,都与美国脱不了干系。
  比如说,他研究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如果过程顺利,那依旧是先在美国上市,然后经历数载才能真正进入华夏市场。
  而且不光是药物的研发,一旦他研究各种疾病的治疗方法,依然是现在美国开展,华夏的发展永远滞后。
  景萧然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很抱歉,哈默先生。”
  哈默立刻会意,叹气道:“景先生,您是聪明人,但这并不是一个聪明的抉择。但是我尊重您的选择。”
  “谢谢。”
  “不过我也能理解你,你们华夏人总是与众不同。”哈默突然道。
  景萧然疑惑地看向哈默,“何出此言?”
  哈默笑道:“不瞒景先生说,我在辉瑞见过很多国家的人,有欧洲的、日本的、印度的,当然也有很多华夏人。”
  “其实在美国生活多年,各个国家的人聚集在一起,大家都没什么不同。不过我一直很奇怪的是,华夏人虽然工作勤奋,任劳任怨,但是嘴里总是念叨着回国。”
  “我认识一些研发部的华夏同事,他们很多私底下都会跟我说,过几年就一定要回家。”
  “我问过他们为什么想回华夏,难道待在美国不好吗?这里福利待遇好,而且是世界经济的中心。”
  景萧然笑了笑,“他们怎么说呢?”
  “唉,他们大部分人说想家了,还有些人说未来华夏的科研环境不比我们差,回华夏或许会更好。另外还有一部分人说,因为华夏是他们的祖国。”
  “景先生,也许是我阅历太浅,但是我从来没见过其他哪个国家的人像华夏人这般,对国家的认同感这么强烈。”
  “很多来自欧洲的、日本的同事,他们大部分人都很不愿意回国,更别说来自印度这些国家的人,很多人一来美国就办了绿卡。”
  “景先生,难道华夏这个国家是有什么的东西让你们如此留恋吗?”
  景萧然笑道:“或许吧。”
  哈默耸了耸肩,“你们华夏人有时候总是这般虚伪,明明知道,却不愿开口。”
  “哈默先生,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景萧然道。
  “但愿如此,希望那天不会太远。”
  听完哈默的这番话,景萧然思绪万千,华夏到底有什么让人着迷的地方呢?
  景萧然看着脚下樊城的这片土地,又想起前世在这里发生过的劫难。
  这个问题如果让前世的人来回答,他们可能都会不约而同的说到樊城……
  为什么不愿意离开呢,可能就是因为脚下的这片土地。
  ……
  两人走进宁安医学院附近的一个咖啡厅。
  哈默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一份全新的合同,“景先生,这是昨天我们总部发过来的合同,上面有您提出的三个要求。
  “第一,专利买断金是一千万美金,我们会分两次付清。在拿到专利转让书后,我们会先付五百万美金。等我们辉瑞研发部初步测试完您研发的药物后,剩下的钱会一次性结清。”
  景萧然点了点头,这个合同上写得很详细。
  “第二,就是当Neworalanticoagulants进入临床测试的程序后,我们会在美国和华夏两地同时进行临床实验。”
  景萧然看到在这条的后面,辉瑞还特意加了一句:药品在华夏进行临床实验的地点由他亲自指定。
  “第三,也就是您说的建立一个私人实验室,场地以及实验仪器、设备,这一切都由我们辉瑞包办,景先生只需要选择实验室的地点,以及将所需要的实验仪器的清单列出来。不过……”
  说到第三条,哈默顿了顿才道:“我们辉瑞希望在实验室建好后,与您进行长期的合作。”
  “这个没问题。”景萧然点了点头,辉瑞里有大量的实验员,没准儿他也能挖几个墙角过来。
  哈默见景萧然点头,也是松了口气。
  没有把景萧然带回美国,但是和他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也不错。
  “哈默先生,这个合同我会拿回去给专业人士再审核一遍,确认一切无误之后再和您签约,届时我会将专利转让书一并给您。”景萧然道。
  “景先生,一切按照您的安排进行,我等您的消息。”哈默如释重负,如今这个专利买卖案算是成功了大半。
  “哈默先生。”景萧然突然道。
  “恩?景先生,您请讲。”哈默疑惑地看向景萧然。
  景萧然咳嗽了一声:“以后别叫我景先生,我听着怪别扭的,叫我景萧然就行了。”
  哈默一愣,“好的,景先……哦不,景……孝……让。”
  景萧然满头黑线,这黑人平时说中文好好的,怎么说起自己的名字就像舌头打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