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六十八章 暗藏祸心

  哈默原本和景萧然约定的是今早9点在宁安医学院碰面,没想到后来却接到了何楷儒打来的电话。
  “哈默先生,明天邀请您来宁安医学院,我们一起商议关于Neworalanticoagulants药品专利买断的事情。”
  “你们知道这件事?可是没什么要和你们商议?景先生才是这篇文章的著作人,他是拥有药品专利所有权的人。”
  “哈默先生,您听我解释。虽然他是文章的著作人,但是我们宁安医学院有规定,从实验室出产的任何结果,学校有代理其买卖及转入的权利。他是实验主要负责人,但是其中也有宁安医学院实验室的帮助,所有他一个人并不能代表所有人的权益。我们实验室会主动承担这个责任,代理药品相关的权利,保证实验室所有人的利益。”
  哈默十分困惑,明明不久前他才刚跟景先生谈论专利相关的问题,怎么突然又冒出个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要跟他谈判?
  还有,景先生的实验有其他的人的参与?可是论文上仅有一个作者,这不符合正常逻辑。
  不过哈默在华夏待过几年,比较了解华夏的办事风格,华夏的领导喜欢出风头,包揽所有的好事儿。
  又或许,是景先生觉得刚才谈的条件不好,所以才让学校代表出来跟他重新谈判?
  毕竟一千万美金加上一个高端实验室,完全比不上8亿美金的买断金,由高校实验室出面或许能将买断金提升几个档次。
  哈默权衡之下,暂时答应了何楷儒的邀约请求。
  其实他不管和谁谈判,只要能拿到最后的药品专利所有权就行了。
  于是,今早他来到宁安医学院后,被带到了实验室进行参观,等待何楷儒的到来,然后进行商议。
  ……
  宁安医学院,办公楼。
  景萧然看着门上“副院长”的牌子,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伸手轻轻敲门,发现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
  何楷儒正在低头写着什么东西。
  “请进。”何楷儒头都没抬。
  “何院长,您找我?”景萧然走进了办公室。
  “你是?”何楷儒闻言疑惑地抬起头,眼前的这个学生他并不认识。
  “景萧然。”
  “噢噢……”何楷儒立刻放下手中的笔,站起身,脸上则是堆满了笑容,“快来沙发上坐。”
  景萧然也不矫情,直接坐到了房间的真皮沙发上。
  何楷儒走到饮水机旁,帮景萧然倒了杯热水。
  景萧然站起身接过杯子,道:“何院长,您找我是……”
  何楷儒一笑,拍了拍他肩膀,“来,咱们坐着说。”
  两人在沙发上相对而坐。
  从进门开始,何楷儒一直保持着和蔼的微笑,这让景萧然感觉有些不同寻常的意味。
  “景萧然同学,你真了不得啊。”何楷儒开口便说道,“一篇五分的SCI文章,真是为我们宁安医学院挣足了面子。”
  “何院长,您过奖了。”景萧然道。
  “这个时候可别过于谦逊。”何楷儒一笑,“谦虚虽是华夏优良的传统,但是年轻人就应该有些许狂傲,太老气横秋的人,也实在是令人不喜。”
  景萧然道:“呵呵,何院长说得在理。”
  何楷儒翘起二郎腿,继续道:“这次叫你来呢,其实没有特别的意思,就是我代表学校领导对你进行一个小小的嘉奖。”
  “除了论文本身的奖励金,还有国家奖学金、学校海燕奖学金,这些奖励评定的时候都会有你的名字。”
  “谢谢院长。”景萧然笑了笑。
  “这是你应得的。”何楷儒顿了顿,“除此之外,我还代表实验室奖励你5万块。”
  景萧然的瞳孔微微一缩,代表学校可以理解,毕竟他文章署名的地址是宁安医学院。
  可你怎么还代表实验室?
  关于“新型口服抗凝药物”的研究,的确是他在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做的,但只是借用场地而已,他还是托了李秋雨的关系才进来。
  所有的研究成果和宁安医学院的实验室没有半毛线的关系。
  见景萧然没有回应,何楷儒疑惑道:“怎么了?是奖励太多了,感觉太突然了?”
  “是的,太突然了。”景萧然没有立刻拒绝,他倒是想看看何楷儒接下想要干啥。
  何楷儒呵呵一笑,道:“景萧然同学,钱其实都是次要的。”
  “学校还有去澳大利亚做交换生的名额,到时候我可以推荐你去。”
  “另外,如果你毕业愿意留在宁安医学院,我让你保研,直接读我的研究生。如果不愿意,我也可以向樊城医科大学这些一流院校的老师推荐你。”
  “你觉得怎么样?”何楷儒看向景萧然,脸上又露出和蔼亲切的笑容。
  当然是不怎么样啊!
  他连哈默邀请他去美国都拒绝了,还去澳大利亚?
  景萧然道:“谢谢院长,我会好好考虑的。”
  “恩,不错。”何楷儒又拍了拍景萧然的肩膀,“我很看好你。”
  接下来,何楷儒却和景萧然聊起了家常。
  比如你家在哪儿,你父母干啥的,你们家有没有什么困难。
  诸如此类的,这让景萧然一度以为何楷儒真的只是来奖励他的,没有其他的目的。
  可是,何楷儒突然话锋一转:“萧然啊,咱们说回你的论文。”
  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何楷儒开口缓缓说道:“你的论文写得的确很好,但是为了发挥其最大效益,我们应该和一些医药公司联系,将药品的专利卖给他们,争取我们自身最大的利益。”
  “嗯,何院长,我觉得您说得很对。”景萧然坐直了身子,目光紧紧盯着何楷儒。
  “我们实验室出面,联系全球最大的医药公司,将咱们的利益最大化。”
  景萧然这才明白了何楷儒的意图。
  原来他是想分摊自己的实验成果,难怪前面许了这么多的好处,目的就是为了取得自己的信任。
  若自己真的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只是一个老实本分做实验的学生,说不定还真被他忽悠了。
  专利的所有权一旦和学校实验室扯上了关系,到时候可就终身绑定了。
  即便现在专利捏在自己手里,可谁会相信一个本科生能研发出这种成果?
  何楷儒看似是帮自己,其实暗藏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