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五章 泪水和雨水

  景萧然脑海中不断回忆起前世和她的种种,有甜蜜、有悲伤,但更多的是痛楚和无可奈何。
  夏珊,一个漂亮大方的女孩子,她是景萧然的初中同桌,高中时期两人便在一起了。
  县城中学并不流行什么“班花”、“校花的概念,如果有,那夏珊一定榜上有名。在这个恋爱不被认可的学生时代,两人的感情维持了整整三年。
  夏珊的学习成绩非常好,高考考入了本省最知名的重点大学,更是全华夏TOP3的高校之一。景萧然因为常年兼职,以及需要照顾潇潇的缘故,他的学习成绩只有中游水平,高考分数刚刚超过二本院校的分数线。
  两人在高考后选择分手,那段时间景萧然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悲痛中,他依旧每天都给夏珊打电话,哀求她、恳求他,希望她回心转意。
  夏珊不接电话,他就跑到她家中找她,她父母却告知两人的不何时,一个是名牌大学的优等生,家庭条件优渥,一个是不入流医学院的穷小子,注定了没有可能。
  如果这样,景萧然业务就会死心。只是在大三暑假的某天,夏珊找到了她,希望复合。
  景萧然欣喜若狂,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两人耳鬓厮磨,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景萧然和她发生了关系。景萧然是第一次,但夏珊不是。
  景萧然没觉得有什么,只知道既然如此了,便要承担起一个男人的责任。他拼命的学习,努力考上了华夏最知名医学院的研究生,想要给夏珊一个美好的未来。
  可就在这时,夏珊再次提出了分手,并且消失了。景萧然满世界的找她,却寻不到她的踪迹,甚至差点儿就失去上研究生的机会,但终究是无功而返。
  再次相见时,景萧然收到的是一封婚礼请柬。他当时已经博士毕业,成为一个急诊科小医生。她从国外回来,带回了一个帅气多金的外国丈夫。
  婚礼那天,景萧然喝醉了,看着婚礼台上的两人亲吻,宣誓成为夫妻,他泪流满面,他再也问不出口,询问夏珊当年消失的原因。
  夏珊给了他希望,又让他的希望破灭。
  这就是前世景萧然和夏珊的故事。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前世的记忆越来越清晰,景萧然眼角的泪水禁不住的往外流淌。
  “哥哥……”不知什么时候,潇潇跑到了他的身边,没有言语,只是轻轻抱住了他。
  景萧然擦干眼泪,笑着说道:“哥哥没事儿,就是有沙子进了眼睛。”
  潇潇把头埋在景萧然的怀里,声音细弱蚊蝇:“哥哥,你怎么会想出这么撇脚的理由……”
  景萧然:“……”
  潇潇:“哥哥,你想哭就哭吧,就像早上一样。”
  “以前我哭的时候,你抱着我,现在你哭了,我也抱着你。”
  说着说着,潇潇声音中带着哭腔,景萧然赶紧把她抱了起来,她红红的小脸蛋悄然间布满了泪水。
  景萧然心中一疼,轻柔地给她擦拭泪水:“潇潇,你怎么哭了?”
  潇潇抽噎着:“那哥哥怎么哭了?”
  景萧然沉默了,他轻轻地给潇潇擦干眼泪。
  “哥哥,我不要你哭。”
  “哥哥,你是最厉害的哥哥,”
  “哥哥,不管怎么样,你还有我啊,我是哥哥的妹妹。”
  “妹妹……”景萧然听着潇潇稚嫩的话语,回忆起前世自己失恋后的场景,潇潇她每天逗自己开心,安慰自己走出困境,期间潇潇甚至还发病过一次。
  看着潇潇可爱天真的脸庞,景萧然突然间释然了。
  对啊,前世错过了就错过了,把握今生,把握现在,把握当下的每时每刻。
  “潇潇,哥哥保证,不再哭了。”景萧然笑道,然后伸出一只小拇指,“我们拉钩。”
  “嗯嗯。”潇潇也赶紧伸出小拇指。
  “拉钩上吊……”
  “一百年不许变!”
  “要是变了怎么办?”潇潇嘟起嘴看着景萧然,很显然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哥哥。
  “你说怎么办都行。”景萧然道。
  “那好。”潇潇歪着脑袋,咬着手指,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我要吃很多很多很多的甜筒!”
  潇潇双手张开,呈一个环抱姿势。
  景萧然哑然失笑。
  墙上钟表的时针停在了五点,离约定的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
  “今天的雨真大啊。”
  门开了,景父和景母相约而归。
  看着爸妈已经有些苍老的面容,景萧然鼻头微微发酸,这些年辛苦工作真是为难他们了。
  “爸妈回来啦~”潇潇高兴地蹦了起来,方才的哭泣似乎被她抛在了脑后。
  “妈妈,你给我带了好吃的吗?”
  景母宠爱得笑出声,手微微扬起作势要拍打她的脑袋:“你这小丫头就知道吃,中午和哥哥吃的什么啊?”
  潇潇嘻嘻一笑,马上就跳开:“这是我和哥哥的秘密,不能跟爸妈说哦。”说完她还对景萧然眨巴着眼睛。
  景萧然笑着配合点头:“爸妈,我等会儿得出门一趟,晚上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了。”
  “身上还有钱吗?”景父询问道。
  “放心吧,老爸。”景萧然道。
  景母递给了景萧然一把雨伞:“那你早些回,我给你留些饭菜。”
  景萧然点点头,提着雨伞便出门了。
  “她说的老地方应该是那里吧。”景萧然打着伞,在暴雨下慢慢前行,尽量避开路上的水坑。
  景萧然和夏珊在高中开始相恋,但高中校园是不允许谈恋爱的,两人便常常在学校后山一片小树林中的凉亭中见面。
  虽然刚高考完,校园里其他年级的学生还在上课。
  “同学,你哪个班的?现在是晚自习的时间,你怎么还在外面游荡啊?”
  不到十分钟景萧然就来到了学校门口,正准备进去,门卫大爷就把景萧然拦下来了。
  “大爷,我是高三年级刚高考完的,有些东西落在教室了,我想回去拿。”景萧然掏出自己的学生证递给门卫大爷。
  门卫大爷没有接,摆摆手就说道:“行吧,快去快回吧,今晚雨挺大的,小心路上的水坑。”
  “谢谢大爷。”景萧然道了声谢,便寻着记忆中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熟悉的教学楼和操场慢慢浮现在景萧然的眼中,可能是因为暴雨或者晚自习的缘故,校园里看不见一个人影。
  景萧然很快就找到了后山的凉亭,凉亭在暴雨的冲刷下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猫在凉亭中瑟瑟发抖的蜷缩着。
  凉亭不大,而且有些破旧,凉亭上的红色油漆已经脱落了大半,中间的桌椅上还摆放着一些废弃的食物包装纸,想来是不少学生来这里吃饭歇脚。
  景萧然走进凉亭,将雨伞收到在一边,小野猫被惊吓得站起来,迅速窜到了凉亭的一个角落里。
  暴雨如注,依旧毫不留情的冲洗着浑浊的大地,空气中的燥热早已被驱散,微微的凉爽让人心旷神怡。
  啪……啪……啪……
  暴雨声和脚步声混在一起,景萧然一回头就看见了前世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身影。
  夏珊打着一把黑色的伞,长发披在腰肩,脚上踩着一双透亮的凉鞋,百褶裙上沾了不少雨水,形成水痕。
  她缓缓走进凉亭,收起雨伞,露出了一张清纯的面容。
  “来了。”夏珊轻声说道,她看着景萧然,眼里似乎毫无波澜。
  “这么大的雨,有什么事其实可以在电话里说的。”景萧然开口道,他静静看着夏珊,看着眼前这个清纯而美丽的女生,看着这个让他曾经痛不欲生的女生。
  夏珊轻抚略微有些湿润的发梢,眼神不再看向景萧然,而是向暴雨中的天际眺望。
  “萧然,你不知道我想说什么吗?”夏珊语气平淡。
  “知道。”景萧然笑着说道,只是这笑生是那么的不自然。
  沉默,两人都沉默了,凉亭中除了暴雨击打屋顶的声音,就只剩下小野猫不时发出的呻吟。
  夏珊注意到了这只小野猫,缓缓向它走去。小野猫好像并不惧怕夏珊,在她的手心里不断磨蹭,伸出舌头轻舔。
  “景萧然,我们分手吧。”夏珊蹲在地上,背对着景萧然,声音虽小,但还是清晰的传到的他的耳朵里。
  景萧然抬头看向雨蒙蒙的天际,那里有一道闪电陡然间划过。
  “嗯。”当这个字脱口而出,景萧然心中的痛苦和不甘突然间就消散,消散在茫茫的雨夜中。
  天空中突然响起了惊雷,小野猫害怕得缩成一团。
  夏珊有些意外地回头看向景萧然,没有伤心,没有拒绝,更没有恳求。
  她站起身,小野猫依旧瑟瑟发抖的盘缩在她的脚边。
  “萧然,你变了。”夏珊明亮的眸子好像蒙上了一层水雾。
  “夏珊,难道你没变吗?”景萧然没有看她。
  凉亭外雷雨交加,凉亭里两人相对而立。
  “我走了。”夏珊打开雨伞,没有留恋地走出凉亭。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景萧然的眼角缓缓淌出一滴泪水。
  不,那也可能是雨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