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八章 外科介入封堵术

  西装男子走后,心脏外科的门诊工作继续正常进行。
  景萧然原以32号在上午叫不到了,但是在上午快要结束的时候,候诊室前的屏幕上突然显示出了他的号码。
  “请B32号前往3诊室就诊。”候诊室外面没有任何感情的电子音播报道。
  “潇潇,到我们了!”
  景萧然没想到的是,平时潇潇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今天突然有些紧张了,“哥哥,我……怕……”
  景萧然一笑,抱起了潇潇,刮了刮他的鼻子,“有哥哥在,你怕啥。”
  潇潇轻轻应了声,把头埋进景萧然的怀里。
  景萧然抱着潇潇和景父一起走进了诊室。
  “砰砰……”
  景萧然轻轻敲了敲3号诊室的门。
  “请进!”
  3号诊室内传出一个浑厚、中气十足的声音。
  推开门,诊室内只有一个男医生,他坐在电脑前,并没有其他助手或者实习生。
  男医生的面容清秀,戴着金丝边眼镜,身材似乎没有像其他外科医生一样高大挺拔。
  景萧然微微一愣,这清秀的长相似乎和之前浑厚的声音有些违和感。
  原来这就是李秋雨啊,十年后华夏医学界的领军人物之一。
  看起来和前世在电视或者杂志上看的不同,现在的李秋雨刚三十出头,还带着书生卷气,一双眼睛囧炯炯有神。
  “请坐。”李秋雨面无表情地说道。
  “谢谢。”
  景萧然拿出了潇潇以前所有的住院病历资料。
  李秋雨开始快速翻看,寻找最有用的信息。
  “小朋友,到叔叔这儿来。”李秋雨翻看完病历资料,笑着对潇潇招招手。
  那表情和之前的冷漠完全不同,像是一个怪蜀黍在引诱着小萝莉。
  潇潇没有理会李秋雨,反手抱紧了景萧然。
  李秋雨手上的动作一滞,然后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这喜欢孩子的性格总会让别人误会,而潇潇又长得太惹人喜爱了。
  “潇潇别怕。”景萧然亲昵地拍了拍潇潇的小脑袋,“叔叔给你检查一下。”
  不知道潇潇怎么回事,以前每次去医院都不害怕医生护士,反而是这次害怕得很。
  “哥哥,你抱着我去。”潇潇小声道。
  景萧然无奈一笑,“多大的孩子了,还这么娇气。”
  他只好抱着潇潇来到李秋雨的面前,潇潇这才从他的怀里下来。
  李秋雨拿起听诊器开始给潇潇仔细检查。
  半晌,李秋雨收回听诊器。
  “室间隔缺损的诊断很明确。”
  “嗯。”景萧然点点头。
  “接下来要谈手……”李秋雨正想说什么,景萧然就打断了他,“李医生您稍等会儿。”
  景萧然回头对景父道:“爸,您先带着潇潇出去玩一会儿,我陪李医生说吧。”
  景父应了声,他知道景萧然对潇潇的病很在意,查阅了很多资料,比他这个做父亲的还有资格和医生讨病情。
  潇潇也没再坚持要和景萧然在一起,乖乖跟着景父出了诊室。
  “对不起,李医生,刚才打断了您。”
  景萧然道歉道:“我妹妹虽然知道自己病了,但是我们一直瞒着她真实的情况。她不知道自己要手术治疗。”
  李秋雨轻轻点头,又恢复了那副冷漠的面孔:“我能理解,七八岁的孩子对这些事情懵懵懂懂,还是不要告诉她比较好。”
  “嗯。”景萧然继续道,“李医生,这次我们来主要就是想做手术。”
  “是应该要做手术了,我看了她最近的心脏超声,肺动脉压力逐渐上升。”李秋雨道。
  “如果手术再推迟,以后手术的效果不仅不好,她的生活质量也会很差。”
  景萧然对潇潇的病情很了解,“李医生,最快什么时候能手术呢?”
  李秋雨沉吟一声,“我们科的床位很紧张,我给你开个住院单吧,你留个电话。如果有床位了,我让护士给你打电话,你直接过来住院就行。”
  “大概要多久呢?”景萧然道。
  “因为我只是个主治医生,所以我的床位不像科里的其他主任医生一样紧张,通常排一周的时间就行了。”李秋雨道。
  “一周?”景萧然皱眉。
  潇潇目前的情况虽然稳定,但是手术还是越快越好,防止这期间又发生了意外。
  “我这还算快的,科里其他医生的床位都得排半个月。”李秋雨道。
  景萧然沉默了片刻,他在想如何才能将这一周的时间缩短呢?
  他知道这排床的顺序先后,肯定不会是完全的公平,和主管医生搞好关系便是一条捷径。
  景萧然头脑风暴,如何增加和李秋雨这个大咖的好感度呢?
  李秋雨填好住院单,“拿着这个,到时候护士会给你打电话。”
  “谢谢。”景萧然想了想便说道,“李医生,你们现在心脏手术的术式是常规的室间隔缺损修补术,还是微创介入?”
  李秋雨诧异地看了眼景萧然,“你对这个还有了解啊?”
  “我以前就咨询过。”景萧然道。
  李秋雨解释道:“现在华夏基本上都是采用常规的室间隔缺损修补术。微创介入的方法并不适合你妹妹,因为她室间隔的缺损比较大,介入的效果不理想。而且要做微创介入你得去问心内科,而不是我们心外科。”
  “可我说的是外科经胸介入的微创方法,并不是常规的内科介入。”
  听到景萧然的话,李秋雨猛然抬起头,紧紧盯着眼前这个少年。
  他怎么会知道这种术式?!
  这种术式还从没在华夏开展过,那眼前这个看起来不满二十岁的少年是如何知道的呢?
  常规有两种术式可以治疗室间隔缺损。
  第一种,常规的开胸室间隔修补术。这是最经典的治疗方式,手术效果好,但是需要在低温下进行体外循环,开胸创伤大,术后并发症多。
  第二种,内科介入封堵室间隔术。治疗创伤小,恢复快,但是受到体重、缺损大小、外周血管直径、导管等因素影响,需要严格评估。
  其实,还有第三种!外科介入封堵室间隔术!
  外科介入封堵室间隔术,结合了内科介入治疗的优势,恢复快。而且不受外周血管直径等因素影响,并且经腋下伤口比前胸伤口隐蔽、美观。
  “你怎么知道有这种新型手术方法的?”李秋雨看着景萧然,目光闪烁,“这种术式在国外也是刚刚兴起,国内除了几个项目的负责人,其他应该没人知道。”
  景萧然自己也没想到随口说出的这种术式,对李秋雨会有这么大的冲击。
  外科经胸介入封堵室间隔缺损,在他前世那个年代已经很普及了。
  景萧然思忖了片刻,便道:“其实我也是学医的。”
  “医学生?”李秋雨眼神犀利地看着景萧然。
  “对,我是宁安医学院的。”景萧然道,现在他对自己伪造的身份用得很顺了。
  李秋雨眼中的疑惑越来越深了……
  就算是医学生,也不太可能知道这种全新的术式,因为每一种术式在未开展之前,相关医学人员都签署了保密协议。
  而且宁安医学院又是什么鬼?
  这不是个二本的医学院吗?
  还能接触到这个国际顶级的术式?
  李秋雨没有继续质问景萧然了,既然他不想说,那也没必要继续询问。
  只是他对眼前这个少年有些感兴趣了。
  “李医生你在国外的时候对外科介入封堵术已经很熟练了吧。”景萧然随口道。
  但是他刚说完,李秋雨的内心翻江倒海。
  他在国外的履历,除了黄小斌之外,没有多少人知道。
  国内更不可能有人能查到他的讯息,这少年从哪儿知道这么多的呢?
  稍稍平复了心情,李秋雨说道:“其实你若是真的想让你妹妹做外科介入的手术,我可以帮你介绍黄院长,他现在是全国首批开展这类外科介入的心外科专家,马上要招募第一批患者了。”
  “李医生,你回国后没有开展这类手术吗?”景萧然询问道。
  这不应该啊,他前世了解过李秋雨这种大咖的生涯。李秋雨在国外就独立完成了很多国际顶尖的手术,所以回国后的晋升速度才会一飞冲天。
  国外的手术标准肯定高于国内,怎么回到国内就不行了呢?
  李秋雨无奈地摇摇头:“我虽然有能力做这类的手术,但是国内并没开展这个项目。想要开展一个新的术式,需要上报到卫健委,然后一层层审核,经过前期的项目筹备,小范围开展这种术式,最后才能推广。”
  “所以您回国以后,一例外科介入封堵室间隔术都没做吗?”景萧然问道。
  “嗯。”李秋雨道。
  景萧然有些犹豫了,他原先以为李秋雨回国后应该就会开展外科介入术式,那潇潇由他主刀完成手术是最好的。
  毕竟潇潇还是个女生,常规开胸手术,切口在前胸,不仅创口大,而且不美观。
  外科介入手术的切口在腋下,创口小、恢复快,绝对是潇潇手术的不二之选。
  但是没想到的是,李秋雨在国内还没完成过一例。
  万事开头难,从一到一百或许很难,但是从零到一却是难上加难。
  难道真的要去找黄小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