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六章 图书馆的突发事件 下

  沈晓蓉和景萧然以30:2的比例进行胸部按压和人工呼吸。
  即胸部按压30次,然后再人工呼吸2次。
  正值当午。
  火辣辣的太阳毫不留情地散发自己的热量,沈晓蓉的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水。
  “同学,我们换一下吧。”正在进行胸部按压的沈晓蓉道,“我的手有些酸了,按压的效果可能不太好了。”
  “好!”景萧然不是矫情的人,前世作为一个急诊科医生,他最清楚做心肺复苏是多么耗费体力,更何况沈晓蓉还是女性。
  景萧然替换掉了沈晓蓉,他开始进行胸部按压。
  胸部按压的每一个要点,他都熟记于心。
  找准老者两乳连线的中点部位,左手掌根紧贴患者胸部中点,双手交叉重叠,左手五指翘起,双臂伸直。
  利用上身力量,用力按压30次,速度至少保证100-120次/分,按压深度至少5-6厘米。
  按压过程中,掌根部不可离开胸壁,以免引起按压位置波动,而发生肋骨骨折。
  “呼……”
  景萧然进行30次胸部按压后,沈晓蓉也毫不犹豫的进行2次人工呼吸。
  原本杂乱、喧闹的图书馆,突然变得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盯着正在抢救的两人,所有人心里都生出一种奇怪的念头。
  这两个人不像是老师和学生,倒像是久经临床的医生。
  心肺复苏在景萧然和沈晓蓉的配合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每经过五个循环(每30次胸部按压,2次人工呼吸算个一个循环),景萧然就检查老者的呼吸、脉搏有没有恢复。
  可是直到救护车前来,老者的呼吸、脉搏都没有恢复的迹象。
  “快把老伯送到救护车上吧。”救护车随诊的医生道,“幸好是医学院晕倒的,一直在进行心肺复苏还有救治的希望。”
  医护人员将老者转移到救护车,并很快送往了最近的医院。
  围观的师生都散了,开始重新投入道开学报道。
  图书馆的清洁人员将地面清理,并把宣传栏挪到了图书馆另一个地方。
  而那个张涛学长则被赶来的学校领导带走问话。
  关于张涛。
  景萧然判断他肯定是要负一定的责任,因为所有人都能证明老者是因为和他吵架后发病的,与他有直接的联系。
  但是他只需要负民事责任,不需要负刑事责任。
  换句话说,张涛可能需要赔钱,但是不需要坐牢。
  沈晓蓉浑身乏力地坐在图书馆前的阶梯上,看着景萧然,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同学,你是今年的新生?”
  “老师您好,我是今年临床专业的新生,临床二班,景萧然。”景萧然坐在沈晓蓉的身旁缓缓说道。
  沈晓蓉微微错愕,继而脸上的笑容更盛,说道:“我就是临床二班的辅导员,沈晓蓉。”
  ……
  两人交谈一番,沈晓蓉对自己班出现的这个新生格外满意。
  无论他学业成绩如何,从今天他在抢救现场的表现来看,已经远远不能用普通学生的标准评价他。
  这可是周围很多医学院的老师都做不到,尽管很多医学院的老师疏于临床很久了。
  沈晓蓉休息了片刻便向遮阳篷走去,她还要继续开展新生报道的工作。
  景萧然坐在图书馆的阶梯上,低头准备从背包里拿出矿泉水漱口。
  突然,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瓶水,准确的说是一只胖乎乎的手递过来了一瓶水。
  景萧然抬起头。
  这是一个胖胖的女生,脸上还带有婴儿肥,她左手推着行李箱,右手拿着一瓶矿泉水。
  “同学,给你的。”
  景萧然一愣,随后笑着拒绝道:“谢谢,我有。”
  从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向胖胖的女生点头示意。
  “好吧。”胖胖的女生收回手,“你刚才太厉害了。”
  说完,胖胖的女生就挥挥手离开了。
  这胖乎乎的女生来去匆匆,景萧然看着她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
  这时候季莹推着行李箱走了过来,她的小脸带着紧张,不复之前的调皮可爱。
  “走吧,我们去报道吧。”景萧然道。
  “我……”季莹低着头,双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是不是因为我……才发生……”
  “别多想了,不是因为你。”景萧然安慰道,“如果这个学长或者老伯的脾气好一点儿,互相退让一步,这事儿就不会发生的。”
  “不过,有时间还是去安慰一下学长,这件事他虽然有责任,但也是无辜的。”
  “嗯。”季莹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但还是余惊未定。
  景萧然和季莹一起走向了基础医学院的遮阳篷。
  沈晓蓉已经清洗了一番,重新坐在报道处前,脸上恢复了之前的冰冷。
  “同学,明天下午六点在8栋教学楼602教室集合。”沈晓蓉对面前的一个男生说道,“现在去寝室楼报道吧,一楼阿姨会给你们分配寝室。”
  “谢谢老师。”
  男生拖着行李箱和父亲一起离开了。
  景萧然走上前,递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道:“沈老师,我来报道了。”
  沈晓蓉冰冷的脸上上露出浅浅的笑容,接过景萧然的录取通知书,道:“家里有亲戚是医生吗?”
  “啊?”景萧然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片刻才点点头,“嗯,家里有医生。”
  “难怪你的手法很专业,而且很熟练。”沈晓蓉笑道。
  “嗯。”景萧然不动声色地点头,这次又得撒谎了。
  他明白沈晓蓉的意思,如果一个没有任何医学背景的人,而且他还没接触到医学教育,就能做到如此程度,那是不太可能的。
  “我给你登记好了,明天下午六点在8栋教学楼602教室集合,记得千万别迟到。”沈晓蓉嘱咐道,“今后两天可以在学校逛一逛,别看学校大门破,校内的风景,还有教室的硬件设施都还不错的。”
  景萧然颔首。
  “去寝室楼吧,在一楼宿管老师那里登记,她会给你安排宿舍的。早点儿去登记,可以排到好宿舍。”沈晓蓉道。
  “谢谢老师。”
  周围一些没去参与抢救的老师都惊讶的看着沈晓蓉,这个态度冰冷的沈老师何时对一个新生这么关心过?
  景萧然从遮阳篷退了出来,发现季莹还站在原地。
  “你怎么还不去报道?”景萧然疑惑道。
  “等你结束啊。”季莹嘟着小嘴道,“你都没结束,我怎么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