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十九章 不能怀孕?

  夜幕降临。
  距离景慧发生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景萧然在急诊外的椅子上也坐了一个小时。
  “吱……”
  急诊病房的门打开,陈艳芳走了出来。
  她面容憔悴,脸上带着泪痕,显然是哭过。
  景萧然站起身,面无表情。
  如若不是因为景慧,他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搭理大伯一家。
  “萧然,你坐,我出来透口气儿。”陈艳芳勉强一笑,“我问你点事儿。”
  景萧然默默坐下,陈艳芳坐到她身边。
  “那个什么……宫外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能给我讲讲吗?”陈艳芳一开口,景萧然就知道事情严重了。
  “景慧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景萧然急切的问道。
  陈艳芳低着头,景萧然看不清她的表情。
  “进去急诊病房后,她自己要求采血做了HCG。”
  景慧终于开口了,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结果刚出来,HCG升高了。”
  闻言,景萧然没有因为自己的判断正确而高兴,更没有因为眼前女人的悲伤而得意。
  “小慧她……她交了一个男朋友。”
  “而且交往有半年多了。”
  陈艳芳痛苦的用双手捂住脸:“我们做家长的居然都不知道!未婚先孕,这……”
  “大妈!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景萧然怒声说道,这家人居然还在只想顾着自己的脸面。
  “宫外孕大出血是有生命危险的!”
  陈艳芳被景萧然的怒吼声吓住了,她没想到景萧然会这么对她说话,这是那个乖巧、内向的孩子吗?
  “你……”陈艳芳想反驳,但一想到景慧现在的状况就泄了气,颓然道,“我们已经在联系妇产科主任,可能马上就进行手术。”
  “那就好。”景萧然松了气。
  宫外孕大出血,危险性很高,如果即时进行手术,死亡率会大大降低。
  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坐在急诊室外的椅子上。
  “砰……”
  急诊病房的大门被猛得推开,一张病床推了出来。
  景慧躺在病床上,洁白的床单将她细小的身躯完全包裹。
  病床领头的是一个中年矮胖的医生,周围有四五个景家的亲戚帮忙推床。
  陈艳芳跑上去:“现在就去妇产科?”
  “嗯,妇产科主任马上赶过来,现在直接推进手术室。”
  中年矮胖的医生点头沉道。
  景萧然没有上前,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他也没必要待在这儿。
  病床很快被推走,陈艳芳也跟着病床走了。
  高三少女未婚先孕,或者这消息明天就会传得满城风雨。
  不过万幸,景慧的性命算是有保障了。
  县医院妇科手术室。
  “病人什么情况?”妇科主任是个五十岁出头的男人。
  “宫外孕大出血。”
  “大概多久了?”妇科主任换上手术服。
  “将近一个小时。”
  妇科主任皱眉,开始洗手:“这么久?从急诊科送来的?”
  “嗯,最开始病人隐瞒病情,没有考虑宫外孕。”
  妇科主任一笑:“这可不是理由,临床上谁会百分之百相信病人说的话,更何况是这么年轻的女生,听说还刚高考完吧?”
  “是的,他家还挺有钱,在县里来了几家连锁超市。”
  “嗯。”妇科主任洗完手,“消毒铺巾。”
  “不过我听说当时急诊科有个年轻人,一眼就看出是宫外孕。”
  妇科主任瞥了眼旁边的助手:“哪个科的医生,看一眼就知道宫外孕?”
  “不是医生,是患者的一个家属。”
  “家属?不可能吧,应该是外院的医生。”妇科主任道。
  “嗯,也许吧。”
  手术室外。
  “景卫国!”陈艳芳满面怒容,“这事儿我跟你没完!”
  “我之前问你手机里那个女人是谁?”
  “你说是客户?我信了!”
  “可那妍丽馆是什么地方,那凌希是什么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景卫国尴尬地直陪笑:“艳芳,你就听景萧然那个小子乱嚼舌根,我真没去过妍丽馆。”
  “这医院人这么多,有什么事咱们回家说好吧,回家说。”
  陈艳芳狠狠剐了景卫国,甩掉他想伸过来的手:“你还狡辩?”
  “景萧然如果是乱说,那他怎么会知道凌希?”
  “景卫国!等小慧这件事过了,咱们秋后算账!”
  陈艳芳不再理会景卫国,坐在手术室的椅子上,将脸撇向一边。
  景卫国满脸猪肝色,络腮胡气得发抖,但是不敢发作。
  他是真的不敢发作,自家生意的大部分客源都是因为陈艳芳娘家的关系。
  这要是闹崩了,生意也就崩了啊!
  “叮……”
  手术室的门开了。
  “景慧的家属在哪儿?”一身手术服的医生拿着本病历探出头,“直系亲属过来签字!”
  “来了!”陈艳芳飞快跑过去,“我是景慧的妈妈。”
  “进来说!”
  手术室的约谈室内。
  “目前已经开腹了,患者确诊为宫外孕并发大出血。”医生翻出了病历夹,“更具体的说是,输卵管异位妊娠并发大出血!”
  陈艳芳紧咬着下嘴唇,面色苍白道:“现在有危险吗?”
  “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医生拿出一张知情同意书,“但是患者必须要切除一侧的输卵管。”
  “什么意思?”陈艳芳一时间懵了,“切除输卵管?”
  “对!”医生点头,“受精卵在输卵管着床,随着受精卵发育,导致输卵管破裂出血。”
  “现在必须切除输卵管!”
  陈艳芳脸色铁青:“那……一定要切吗?这对我女儿的身体有影响吗?”
  医生沉声道:“一定要切除。以后可能怀孕的几率可能降低。”
  “这……”陈艳芳脸色变得煞白,“不能怀孕?”
  “是怀孕可能性降低,并不是不能怀孕,而且以后还能做试管婴儿。”医生解释道。
  陈艳芳拿起笔,看着这张“切除输卵管”的知情同意书。
  之前一直积蓄的眼泪,在这一刻陡然爆发。
  “刷刷刷……”
  笔尖艰难在纸上滑动,歪歪扭扭印上了“陈艳芳”三个大字。
  “主任,患者家属同意切除一侧输卵管!”
  “那开始吧!”
  ……
  “景卫国,联系小慧的班主任,让他把这个男生找出来!”
  陈艳芳走出手术室,擦干眼泪,冷冷的看向景卫国。
  “怎么了?”景卫国诧异道。
  “小慧……”陈艳芳瘫坐在手术室外的地板上,“要切除输卵管。”
  景卫国瞪大眼睛,刚刚因为害怕离婚的紧张,瞬间变为悲伤和愤慨!
  ……
  夜晚的微风拂面而来,因为上午的一场细雨,空气中带着丝清凉的气息。
  景萧然走出急诊室,扬起头,看着月明星稀的夜空。
  潇潇、景慧、夏珊以及凌希的身影在景萧然脑海中不停闪过。
  “悲剧的发生,或是因为自己的无能和弱小。”
  “权利和地位,或许可以保证自己以及家人不受命运的鞭挞。”
  景萧然突然记起来前几天跟金缈说过自己的目标——长命百岁。
  “这可真是个不容易的事啊。”
  回到家,潇潇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小白依偎在她的身旁。
  景萧然轻轻将她抱起。
  “哥哥,你回来了。”
  潇潇睁开眼,露出纯洁的笑容。
  “嗯。”景萧然轻轻一笑,“抱你去床上睡觉。”
  “嗯。”潇潇安心地闭上眼。
  小白跳下沙发,静悄悄地跟在两人身后。
  景父从房间走了出来。
  “早就让潇潇睡了,她非要等你。”景父小声道。
  景萧然把潇潇抱上床,关上房门,轻笑着摇头:“老爸,下次一定让她早点儿睡。”
  “那你下次早点回。”景父坐到沙发上,“你又不是不知道潇潇的性子,看起来乖巧听话,其实性子随你,倔强的很。”
  “她说过等你回来再睡,就一定会等你。”
  景萧然心中充满暖意。
  “萧然,小慧怎么样了?”
  景萧然叹了口气:“比想象的严重,不过好在已经解决了。”
  “有时间去医院看看她,毕竟她也是你堂妹。”景父道,“两家大人的事,不要影响到你们孩子的关系。”
  “我抽个时间去看他一趟。”景萧然点头。
  “那就好。”
  景萧然有些累了,今天经历了这么多,身心俱疲。
  他正准备洗漱去睡觉,景父突然叫住了他。
  “萧然,你的高考成绩单呢?”
  景萧然随口道:“爸,高考不出成绩单的。我们是在网上查询,或者电话查询。”
  “这样啊。”景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那你的准考证呢?”
  景萧然疑惑看了眼父亲:“老爸,你要这个干什么?”
  景父呵呵一笑:“我要去亲自去查查看,毕竟你可是我们家出的第一个大学生。我可得好好看看,去给那些老同学炫耀一下。”
  “爸,”景萧然苦笑道,“刚过二本线的分数,有什么好炫耀的。”
  “萧然,那你可不知道了吧。老家前些年有一个人考进了三本,还大摆宴席呢!”
  “你都超过二本线了,怎么不能炫耀了?”
  景萧然也拿父亲没办法:“爸,那你等下,我去找找准考证。”
  “好嘞!”景父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