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七章 奇葩的602寝室

  景萧然挑眉问道:“季莹你几班的?”
  “跟你一样啊,临床二班。”季莹回道。
  景萧然身子一滞,“你也是二班?”
  他重新打量了季莹一眼,努力在脑海里搜寻关于她的记忆。
  “不对啊,她怎么会是二班的?”景萧然喃喃道。
  他脑海里没有一丝关于季莹的记忆,他敢肯定,自己前世根本不认识季莹。
  与前世相比,季莹的生活轨迹已经发生了改变,变成了和自己一个班级。
  “这……是因为我吗?”景萧然看着正在和沈晓蓉对话的季莹,确认她的确是临床二班的。
  “难道因为我的出现,所以对她的生活轨迹产生了影响?”
  如果没有景萧然,或许季莹都赶不上火车,更别说被张涛带到了图书馆,还发生了之后的突发事件。
  景萧然明白一点,因为他的出现,现世正一点点的脱离前世的轨道。
  “景萧然,我已经登记完了。”季莹道,“我们现在去哪儿啊?”
  景萧然回过神,抛去了脑中的杂念。
  “先顺路激活电话卡,然后回寝室。”景萧然道。
  “哦。”
  ……
  激活完电话卡,景萧然带着季莹来到女生寝室楼下。
  “这里就是你们女生寝室的四号楼。”景萧然道,“我就先走了。”
  季莹点点头:“景萧然,今天太感谢你了。”
  “不客气。”
  景萧然正欲离去,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电话铃声。
  “又是一个安静的晚上
  一个人窝在摇椅里乘凉
  我承认这样真的很安详
  和楼下老爷爷一样……”
  季莹接起了电话,语气极为不耐烦,景萧然可以想象出她面色恼怒的样子。
  “爸!我自己一个人已经报道完了,不需要你!你不用来学校找我!”
  不由对面分说,季莹就挂了电话。
  “唉……”景萧然轻叹一声,摇摇头就离开了。
  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
  为什么季莹能和萍水相逢的人谈笑风生,却不能笑着面对自己的父亲呢?
  为什么人总是要把笑脸留给陌生人,而把冷脸留给自己至亲的人?
  这就是被偏爱的有持无恐?
  ……
  来到男生寝室楼下,寝室大门口摆放着一个方形桌子。
  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坐在桌前,她身材臃肿,脸又圆又大,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脸上的肉堆得像“油团”。
  她正是这一栋的宿管阿姨。
  虽说景萧然叫不上她的名字,但是他对这位宿管阿姨的印象深刻。
  因为这位宿管阿姨经常去每个寝室检查违规电器,他的热水壶、小型电热锅被没收了很多次。
  每次和这位宿管阿姨说些好话,她便挨不过软磨硬泡,就把违规电器归还了。
  “阿姨好,我是新生来登记的。”景萧然笑道。
  宿管阿姨点了点头,脸上的横肉一抖,道:“同学,你先交一张1寸照片,然后在表里填上你的信息。”
  “好的。”
  “我看看还有哪个寝室空着的,你来得太晚了,没剩下几个空床位。”
  其实报道时间从昨天就开始了,一共有三天,大部分的新生选择第一天报道。
  为了避开人流高峰,景萧然一行人才选择了今天报道。
  宿管阿姨在住宿登记表中找了半天,“有了,6楼602寝室,还空着一张床,你就去这儿吧。”
  “听您安排。”景萧然道。
  6楼602号寝室吗?
  这正是他前世的寝室房间号,景萧然的思绪又回到了前世的大学时光。
  602号寝室,包括他一共有四个人,四个人都是报道来晚了,属于不同的班级,最后被分到了同一寝室。
  说起他们的602寝室,其实算得是一个很神奇或者说是很奇葩的宿舍。
  一个人被学校劝退,一个人辍学在淘宝开网店,另一个毕业后直接回了家长县城工作。
  前世的景萧然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考上了全华夏最著名的医学院校之一。
  拿着宿管阿姨给的寝室钥匙,景萧然提着行李箱走上寝室6楼。
  这一栋寝室楼绝大部分都是新生,楼道里堆满了被清理出来的垃圾,景萧然迈着扭曲的步子走到602号寝室门口。
  门没上锁,轻轻推开门。
  景萧然看见了一个熟悉而又稍显陌生的男生坐在桌前。
  另外两个床位已经铺好了,有行李箱放在地上,但是没有人在。
  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帮男生打扫卫生、整理床铺。
  “同学你好,我也是这个寝室的,今年临床专业的新生。”景萧然笑着和他打了声招呼。
  男生转过头看着景萧然,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示意。
  “我叫景萧然,临床二班。”景萧然主动道。
  “唉呀,同学你是二班的啊。”那个中年妇女操着一口浓厚的外地口音,热情的说道,“我家这个娃是临床一班的。”
  “我叫毛建,临床一班。”男生这才轻声道,脸上露出一丝腼腆的笑容。
  景萧然看清了毛建的模样,他和自己记忆中的样子慢慢重合。
  他就是被学校劝退的那一个室友。
  毛健身材瘦小,额头的刘海很长,遮住了半边眼睛,另一边眼睛则有浓厚的黑眼圈。可以想象被遮住的那只眼睛是同样的黑。
  看到这浓厚的黑眼圈,景萧然的心情突然变得有几分沉重。
  毛建现在的黑眼圈,是因为高三挑灯夜战的学习。
  可是上了大学后,他的黑眼圈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浓厚,因为他染上了网瘾。
  毛建每个月仅有的一点儿生活费都用来上网了,平时的生活还需要其他的室友接济。
  后来毛建因为连续在网吧通宵了两个星期,没有去上课,被学校劝退。
  自那以后,毛建和几个室友的联系变得很少了。后来景萧然偶然听同学说,他去网吧当了网管,心里是一阵唏嘘。
  其实知道了一个人未来的命运,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件。
  因为预知了未来并不意味着你有能力去改变。
  就比如毛健。他的家庭并不富裕,自从他染上了网瘾,他的父母,辛劳了一辈子的两个中年人,来学校找了他很多次,哭着喊着哀求他,就差给他下跪了。
  班级的辅导员多次来寝室找他谈话,教育开导他。
  这些他都没有理会,依然我行我素。
  生活给了毛建无数次机会,他都放弃了。
  最后破罐子破摔,在网吧连续待了两个星期,被学校劝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