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一章 离别

  毕竟是毕业最后的聚餐,经过这个小插曲,众人又恢复了离别的愁绪。
  曲终人散。
  相识三年的同学即将各奔东西,不少男生喝得酩酊大醉。
  说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倒不如说女人是表面感性的动物,很多男生只把感性的一面留在了内心深处。
  不少男生借着酒劲儿,向暗恋三年的女生表白,不过大多是被拒绝了。
  更多的人则是将这份暗恋埋藏在心底,让它慢慢发酵。直到有一天不小心回忆起,便只觉醇香可口,便不再去理会那人是谁了。
  直到几年之后,景萧然才终于明白,刘刚的态度为什么会这样,可那时早已物是人非。
  暑假快要结束了,补习班的工作也接近了尾声。
  补习班中家长的反响都很不错,纷纷询问补习班在上课期间是否开班,但是在得知景萧然等人要去读书后都很失望。
  景萧然和金缈请了补习班的几个老师吃了顿饭,便彻底宣告暑假补习班结束了。
  补习班的老师们都拿到了自己理想的工资,除去支付的工资以及日常的开销,景萧然和金缈七三分成,景萧然足足赚了有四万块(不想仔细算了),这也是景萧然事先所没想到的。
  考虑到暑假的第二个月了,大家都接了很多私人家教,自己能有不少提成,景萧然便能理解了。
  这笔钱景萧然没有给父母,否则他又得解释半天这钱的来源。不过以后生活的开销,他都自给自足了。
  值得一提的是,补习班中有几个同学都也都留在了樊城读大学。
  周祖昆和金缈都是在樊城理工大学,而林萱桐作为县城高考状元,并没有选择去首都或者魔都读大学,反而留在了樊城科技大学。
  留在樊城的小伙伴们便约定去大学后常常聚会,这样一个小团体的形成也是景萧然没想到的,而且在日后竟然会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县城火车站,候车大厅里。
  潇潇早就泪流满面,她扑在景萧然的怀里不肯撒手。
  “潇潇,哥哥的火车快开走了,你再不松手,他就赶不上了。”景母在一旁轻声细语地说道,“哥哥已经答应你了,一个月后就回来看你。”
  “呜呜……”潇潇已经抽泣得都说不清楚话了,“我……我……不……”
  景萧然一脸无奈地看着身旁的金缈和周祖昆,“你俩先上火车吧,我再陪潇潇一会儿。”
  “行,那我们先帮你把行李拿上去。”金缈和周祖昆推着行李箱便先走了。
  看着怀里哭泣的潇潇,景萧然既是无奈,又是不舍,还有一丝心疼。
  自己早上出门的动作已经很小了,但还是被潇潇发现了,哭着闹着一路跟到了火车站。
  潇潇这些年从没离开过自己,可是雏鹰早晚得展翅高飞,温室的花朵也经不起风雨的洗礼。
  “潇潇,哥哥真的得走了。”景萧然把赖在自己怀里的潇潇放在腿上,用手轻轻抹干她小脸上的泪,可是更多的眼泪又哗哗得流淌下来。
  “哥……哥……我要……和……你……一起……去!”潇潇拼命得摇头,小脑袋都快成了一个拨浪鼓。
  “可是哥哥那儿没你住的房间呢。”景萧然刮了刮潇潇的小琼鼻。
  “哥……哥……我……可以……跟你……一起睡……”潇潇又抱紧了景萧然,把小脑袋靠在他的胸口,泪水立马就打湿了景萧然的衣服。
  “萧然,马上火车就要停止检票了,你把潇潇给我吧,让她再哭会儿就好了。”景父看了眼手表,距离截止检票只剩下十分钟了。
  景萧然摇摇头,潇潇抱得很紧,他又不敢太用力,毕竟她才刚刚做完手术。
  “哎……”景父叹了口气,又看了眼手表,看来只能等潇潇睡着了,让萧然再偷偷溜走吗?
  “潇潇,你还记得洋洋吗?”景萧然温柔地摸着潇潇的头,突然说道。
  潇潇的身子一震,随后在景萧然的怀里点了点头。
  景萧然声音轻柔地道:“潇潇,哥哥去读大学,就是为了帮助像你和洋洋这种生病了的孩子。哥哥可以让他们早点儿出院,早点儿和好朋友一起出门玩呢。”
  潇潇从景萧然的怀里抬起头,泪眼婆娑地道:“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景萧然点了点头:“当然了,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那为什么不能带上我呢?”
  景萧然笑道:“因为潇潇现在还太小了,帮不到哥哥。等潇潇长大了,我们一起去帮助这些生病了的小朋友,好不好?”
  “嗯!”潇潇抹了把脸上的泪。
  “那哥哥不在家的时候,你要按时吃饭,按时吃药,及时去医院检查,还要听爸妈的话,好不好?”
  潇潇咬着红润的小嘴,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景萧然将依依不舍的潇潇递给了母亲,然后在她满是泪痕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小哭包,可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嗯。”潇潇应了声,便把头埋进景母的怀里,不愿看景萧然。
  “爸妈,那我走了!”景萧然站起身。
  “快走吧!马上截止检票了!”景父催促道。
  景萧然立刻朝着火车站内飞奔过去,幸好金缈他俩提前带走了行李箱,免去了检查行李这道关卡。
  跑上二楼,穿过人群,景萧然使出了心肺复苏的力气。
  “等一下!”
  在火车站工作人员正想关掉检票闸的那一刻,景萧然终于是赶到了。
  “等一下,等一下!”
  景萧然气喘吁吁地掏出火车票,递给了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看都没看,连忙挥手道:“小伙子快点跑进去吧,不然火车开了,就算你从我这儿进了也没用啊!”
  县城并不是什么大站点,火车只停留一会儿功夫。
  景萧然闻言,一咬牙就往候车站点内跑去。
  “哎,同学!等等我!”
  突然,从检票口的那一侧窜出了一个女生。
  她提着粉色行李箱,戴着黑色的大墨镜,上气不接下气地朝景萧然喊道。
  “我也赶火车!但是这箱子太重了,能不能帮我拿一下!”
  景萧然看了眼火车站内的时钟,还有三分钟就到了火车的出发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