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十四章 李海峰来访

  “萧然,这是候选老师的名单。”金缈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表,“昨天连夜统计出来了,一共二十八个人,其中包括你和我。”
  “你也要教?”景萧然诧异道,“金子,你满脑子都想着赚钱,还有时间干这个?”
  “嘿嘿。”金缈一笑,拍了拍自己胸口,“我来充当门面嘛。”
  景萧然鄙夷看了他一眼。
  “另一家是大学生所办的补习班,主要招生小学六年级和初中生,补习科目主要以作文、奥数、英语这三门课为主。”金缈接着道。
  “他们的收费标准呢?”景萧然问道。
  金缈又抽出来一张表:“按照小学和初中,他们分不同的价格,小学一门课一个月600,两门1000,三门1200。初中则是一门800,两门1400,三门1600。”
  “嗯。”景萧然看了半晌,缓缓道,“金子,你有没有发现他们这个补习班有什么特点?”
  金缈皱眉:“有好几点,首先他们并不招生小学低年级的学生以及高中生。其次,他们只招生十五个学生,招满就不招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补习的科目只有三门,缺少物理和化学,对于初中生,物理和化学很重要,所以这很反常。”
  “这些都说明了一件事。”景萧然沉声道。
  “他们规模很小,教室小,老师少。”金缈挑眉答道。
  景萧然点点头:“而且我觉得他们忽略了很重要的一件事。”
  “什么?”金缈感兴趣的追问道。
  “你刚才也提过,他们并不招收高中生。”景萧然笑道,“其实给高中生补课才是最赚钱。因为给高中生补课不适合班级教学,大家的接受知识的能力差异大,所以一对一辅导才是最好的,而一对一教学可是按照小时收费的。”
  “那我有个疑问。”金缈道,“他们为什么不弄这个一对一辅导?他们也应该知道很赚钱吧。”
  景萧然咧嘴一笑:“对,他们知道一对一辅导赚钱。但是他们没办法啊,你让一群大学生去教高中生?”
  “这有什么问题吗?”金缈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他们不会啊!”景萧然笑道,“你要知道,你现在的知识储备将会是你一生的巅峰啊!你以为你上大学之后,就比高中生更厉害?”
  “是吗?”金缈皱眉,“就是说他们没有能力教,可他们也可以找高三毕业的学生啊!”
  “所以我们需要这个!”景萧然拿出那二十六个名单,“我们现在掌握着全县最优质的资源,这是他们不能比的。”
  金缈看向景萧然的眼神越来越亮!
  “另外,我觉得我们不必拘泥于只是办个补习班,”景萧然道,“补习班只能在暑假或者学生假期开办,我们可以做成一个私立的教育机构,开办补习班的同时,还可以为家长提供一对一辅导,甚至为学生提供兼职家教的机会。”
  金缈怔怔地看着景萧然:“萧然,你……你什么时候有这种觉悟了?”
  “怎么?”景萧然一笑,“你觉得我不行吗?”
  “不是。”金缈尴尬道,“你从前只想着卖报纸、发传单,或者去超市帮忙卖货,啥时候对赚钱这么有心得了?”
  “人总是会成长的嘛。”景萧然道,“你现在不是也不去网吧打游戏了吗?”
  “不!”金缈一脸正气,道:“我昨天还去了!”
  “……”
  两人敲定好各种细节,初步决定把县实验小学旧校区的教室当作目前补习课的场所。
  李梦的父亲在临近中午时,如期而至。
  “景萧然?”
  门口站着一位中年大叔,身材魁梧,国字脸,嘴唇微厚,看模样应该比景父年长几岁,他手中还提着一箱牛奶和保健品。
  “叔叔您好,我是景萧然。”
  “你好,我是李梦的父亲李海峰。”李海峰笑着递过手中的礼品,“这是给你父母带的礼物,不贵重,一点儿心意。”
  “谢谢,叔叔您进屋坐。”景萧然接过礼物,做了请的姿势。
  李海峰走进门,沙发上坐的金缈也站起身:“叔叔好,我叫金缈。”
  “哦,我听小刘说过你。”李海峰露出慈祥的笑容,“你们俩都是很不错的小伙子。”
  金缈微笑着点头回应,心里却是直打鼓:“他居然喊刘刚主任叫小刘!他是谁?我的妈呀!”
  “你们都坐,别站着。”李海峰主动落座,“不介意我抽根烟吧?”
  “不介意,叔叔您请便。”景萧然将烟灰缸放在李海峰身旁。
  “这次来,主要是为了表达的感谢。”李海峰点燃了香烟,“听说你们都是这届高三的学生?考得怎么样?”
  景萧然道:“一般,刚过二本线。”
  “过了一本线。”金缈挠挠头,很是反常的没有炫耀自己高出一本线几十分的分数。
  “都很好。”李海峰吸了口烟,叹气道,“李梦这丫头,作为父亲,我平时的管教可能过于严厉,她有些逆反心理。”
  “这个年龄挺正常的。”景萧然安慰道。
  “唉……”李海峰又道,声音有些疲惫,“上个月,她交了一个男朋友,这事儿小刘跟我说了,我让她分手,她不肯。”
  景萧然和金缈都没有接话,房间里气氛稍显凝重。
  “后来我就去找了那个男生,亲自和他说,让他跟我女儿分手,他同意了。”李海峰声音一顿,额头上青筋微露,“可是,我没想到就出了这档子事儿,梦梦被那个男生气急了,随手拿出那东西就吃了!”
  “现在梦梦虽然脱离了危险,但还躺在急诊的监护室。”李海峰苦笑着,将手中的烟头熄灭,“你们怎么看这事儿?”
  还能怎么看?景萧然和金缈苦笑着对视一眼,当然您是对的啊!
  “李叔叔,这事儿您做得对。”景萧然正色道,“就是方法可能稍微有点儿欠妥。”
  “对,李叔您这事儿没做错。”金缈道,“高中谈恋爱,最后多半还是会分手,这种感情都是青春荷尔蒙的刺激的,不会长久!”
  说完,金缈还偷偷瞄了景萧然一眼。
  “嗯。”李海峰直起身,看向两人,沉声道:“好,不说这个了,听说你们想办个补习班?”
  景萧然点头。
  “其实对于这类的补习班,我一直是不太支持的,不仅加重了学生的负担,还压缩了他们的假期。”李海峰又点燃一支烟,悠悠地道,“但是目前大环境如此,等教育部彻底禁止公立教师办补习班后,私立教育机构会有很大的市场。现在的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可谓是不遗余力。”
  景萧然想起了前世很多著名的培训机构,无论是考研辅导机构、国考辅导机构,还是中学教育辅导机构,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迅猛发展。
  未来是信息的时代,学习是无止境的。
  “那今天就这样。”李海峰起身道,“你们的营业执照我会想办法,其他的事儿你们自己办吧。”
  “谢谢李叔。”听到营业执照的事儿有了着落,景萧然面色一喜,领着李海峰便出了门。
  虽然还不知道李海峰的身份,但刘刚对他如此推崇,想来是个大领导,营业执照这事儿应该能成。
  随后,景萧然和金缈也一起出了门。
  “去哪儿?”金缈疑惑道。
  “发传单啊!”景萧然从书包拿出一张宣传单,“你看看,花了一个星期做好的。”
  “暑假补习试讲班?”金缈好奇地看着这张精美的宣传单,“高考高分学生一对一指导,参加者有机会获得暑假免费课程,更有各种免费精品文具发放……”
  金缈看看景萧然,又看看宣传单:“萧然,你这说的,我都想把我表弟拉来了。”
  “呵呵,那我给他打八折。”景萧然笑道。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县城里唯一的那家肯德基店。
  “萧然,你要请我吃这个?”
  景萧然微微一笑,瞥了金缈一眼,快步走进肯德基。
  “哎,萧然,我说不用了吧,太破费啦!”金缈追着走进店里。
  “您好,请问你们店长在吗?”景萧然直接来到点餐台。
  点餐台的服务员是个容貌清秀的女生,她微笑道:“先生您好,店长在忙,您有什么事儿吗?”
  “我和你们店长是熟人,我找他有急事儿。”景萧然笑着回应。
  “好的,您稍等儿。”服务员和身旁的同事耳语了几句,便回头道:“先生,您先坐会儿,店长马上就到。”
  “谢谢。”景萧然点头。
  两人找到了空位坐下。
  “萧然,你什么时候和肯德基店长熟啊?”金缈诧异道,“这家肯德基刚开没多久吧,我也才来过一次。”
  “怎么说呢。”景萧然认真道,“一面之缘。”
  “啊?”金缈在景萧然眼前挥了挥手,“你没病吧?”
  “别闹。”景萧然拍开他的手,“金子,把你手机借给我一下,有微博吧?”
  金缈点了点头:“当然有。不过我说啊,你这老人机太low了,等赚了钱换个吧!”
  “快给我,别啰嗦了。”景萧然一把拿过金缈的手机,点开微博,进入搜索界面,输入“急诊猫头鹰”。
  孙文刚处理完一个顾客的投诉,便急忙赶到点餐台,询问道:“小美,哪位先生找我?”
  “店长,是那两位先生!说认识您,找您有急事儿。”
  孙文看向一旁坐着的景萧然和金缈,皱眉道:“我不认识他们啊!”
  小美一脸讶异:“啊?店长,那……我让他们走?”
  “算了,我都出来了。”孙文摆摆手,“万一又是投诉呢?我去看看。”
  说完,孙文就走向景萧然和金缈。
  “您好,我是这家肯德基的店长。”孙文带着一脸职业微笑,问道:“两位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你不认识我了?”景萧然扬起手机。
  “啊?”孙文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在脑海搜索相关的记忆,“不好意思,我好像对您没有印象。”
  “您再仔细想想?”景萧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