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章 哥哥,你能救救小宝宝吗?

  “潇潇,爸妈呢?”景萧然看向墙上挂的钟,时间正好是十二点,是午饭的时间。
  潇潇从口袋中掏出十块钱,递给景萧然,道:“爸爸早上出门的时候说,要是他们中午没回家,我们就自己出去吃。哥,这是爸爸给的午饭钱。”
  景萧然这才想起来,爸妈为了早点儿攒够钱,都兼职了好几份工作,还经常性加班。若是他们中午不回家,潇潇就得去隔壁王叔家或者亲戚家吃饭。
  现在他高考结束,在大学开学之前有将近三个月的假期,这段时间就由他陪着潇潇。
  潇潇因为先天性心脏病的原因,体弱多病,不能在人多的地方呆太久,因此一直没上学。小学的课程是景萧然在家里教给她的,让她以后上小学后能跟上同学们的进度。
  “潇潇,你今天想吃什么,哥哥请你吃。”景萧然想起来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早点儿存够手术费用,自己从初中开始就做了好几份兼职,虽然高三临近高考的时候没做了,但平时省吃俭用,这些年倒是有些积蓄。
  潇潇听见景萧然的话,大眼睛一亮:“哥哥,吃什么都可以吗?”
  “当然啦。”景萧然道。
  “那我要吃甜筒~”
  “嗯,给你买。”
  景萧然在家整理了一番,找到了自己记忆中小金库,有两千块多块钱,这对于高中生来说是一笔不菲的财产。
  “对于潇潇的手术费来说还是太少了,现在首要的目的就是赚钱。”景萧然理清头绪,慢慢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六月的县城里,炎热渐渐蔓延开,景萧然牵着潇潇走在大街上,路上的人比平时多了不少,想来是高考结束的原因,一群群高中生成群结队在街上游玩。
  因为出门的次数少,潇潇每次外出都显得格外兴奋,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哇,哥哥,那个小姐姐手里拿的是棉花糖吗?”
  “哥哥,哥哥,那个是什么?”
  “哥哥,我要去公园……”
  景萧然看着妹妹脸上的笑容,心里更是坚定了迅速赚钱的愿望。
  “潇潇,我们到了,我给你去买甜筒。”景萧然和潇潇走进了一家肯德基。
  在景萧然的记忆里,这里应该是县城中开的第一家肯德基,他当时都没吃过,更别说自己的妹妹了。
  潇潇却突然停下脚步,站在门前扯着景萧然的衣角道:“哥,要不算了吧,这个好贵的。”
  她指着肯德基门前甜筒的广告,眼里虽然都是渴望,但是还是轻轻摇头。
  景萧然摸了摸潇潇的头,轻轻一笑:“潇潇,哥有钱,没事儿。”
  在景萧然的再三肯定自己有钱后,潇潇终于喜笑颜开的进了门。
  “除了甜筒,你还想吃什么都可以哦。”
  “哇,哥哥,真的吗?”
  “嗯。”
  “我要吃这个鸡翅,还有这个……呜,那个看起来也很好吃。”潇潇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琳琅满目没吃过的东西,嘴角差点儿流出了口水。
  “好,那都来一份。”
  景萧然向餐台服务员道:“您好,麻烦来一份这个套餐,然后再来两个甜筒。”
  “好的,先生您稍等,这是您的用餐码,您先坐会儿,餐好了我叫您。”
  “谢谢。”
  约莫五分钟,景萧然就拿着套餐和甜筒回到了座位上。
  “甜筒,甜筒~”潇潇拿着甜筒高兴道,这是她第一次吃甜筒,以前只能在电视上看到。
  这时候,一个打扮时尚靓丽戴着墨镜的年轻女人推着婴儿车走了进来,婴儿车里躺着一个熟睡的孩子,看样子应该还没满1岁。
  “来份汉堡套餐,加两个蛋挞。”女人摘下眼镜,露出精致的面容。
  “好的。”
  如果不是看见她推着婴儿车,景萧然绝不会把她和一位母亲联系起来,她是在太年轻了,身材匀称,曲线优美。
  这年轻女人正好坐在了景萧然旁边的一桌。
  “哥,你看这个小宝宝好可爱呀。”潇潇注意到了这个躺在婴儿车的孩子,“他醒啦,哈哈,他还对着我笑呢,小宝宝,你也想吃甜筒吗?”
  景萧然连忙阻止道:“潇潇,他还太小,可不能吃这个。”
  “啊,我知道啦。”潇潇收回手中的甜筒。
  年轻的女人看了眼两人便收回视线,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手机上。
  肯德基里的人络绎不绝,纵然这里消费比寻常店铺高,但是也抵不住人们对于这个品牌的热情。
  “潇潇吃好没,我们走吧。”景萧然道。
  潇潇点点头,神情却显得有些不自然。
  长年生活在一起,景萧然一下就察觉到了妹妹的异常,便急忙问道:“怎么了潇潇,哪里不舒服吗?”
  要是因为这次外出导致妹妹犯病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哥,我没事儿。”潇潇摆手道,“我看这个小宝宝好像有点儿奇怪。”
  景萧然一愣,看向婴儿车里的孩子,此时像是熟睡一般。
  那个年轻女人虽然一直低头玩手机,但此时也听到潇潇的话,抬头看向自己的孩子。
  潇潇则继续道:“小宝宝刚才还一直咿咿呀呀的出声,怎么突然间就不闹了?”
  “睡着了吧。”年轻女人看了眼便说道,“小孩子闹腾一阵子就想睡了。”
  潇潇歪着头,仔细看了看孩子:“原来这样呢,那我们拜拜啦,小宝宝,下次再见~”
  景萧然牵着潇潇走出肯德基的大门,走了两步,他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刚刚是遗漏了什么吗?
  “那孩子,面色微微潮红,口唇略有泛青,突然不发声了,难道是?”景萧然面色一紧,想到一种可能,赶紧折返跑回肯德基。
  “哥,我们怎么又回去啊?”
  景萧然没有回答,只是牵着潇潇的手略有用力。
  肯德基店铺内,那个年轻女子仍旧低着头玩手机。
  婴儿车内,小宝宝闭着眼睛,面色比之前更加潮红,口唇青紫,双手和双脚在无规则的摆动。
  “糟了!”景萧然见状明白自己猜对了,潇潇刚刚察觉这个孩子不对劲儿的预感也是正确的。
  快步走到婴儿车前,出于职业习惯,景萧然下意识想去抱出孩子,可是一想到他现在的身份,只能缩回手,语气急迫道:“姐,这孩子状态不对,你快看看他。”
  年轻女人抬头瞥了眼景萧然,疑惑他们为什么折返,再回头看孩子时也察觉出了有些不对。
  孩子的状态很奇怪,紧闭着眼,面色潮红,口唇、甲床青紫,但是很奇怪的是他怎么都发不出声音,现在任谁都能看出孩子的状态不对,周围不少人都把目光投向这里。
  年轻女子终于放下手机,急忙将孩子从婴儿车中抱出,轻轻地拍打着孩子:“豆豆,你怎么了,你可不能吓妈妈啊!”
  她明显被这突发情况吓得不轻,只知道一个劲儿的抱着孩子在原地打转。
  “这样没用的,赶紧叫救护车,他应该是被异物堵住气管了,再耽误时间,孩子就要窒息了!”景萧然飞快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年轻女子神情急切,眼前的这个男生看模样不大,也许是刚高考结束带妹妹出来玩,她可不能轻信别人。
  “不管我说的对不对,医院离这里可不近,你叫救护车肯定没错啊!”景萧然心急如焚,可是他没手机,无法联系120。
  虽然在2011年,手机已经慢慢普及,但是高中是不允许携带手机,所以他在大学前一直没置办手机。
  “唉,要不就算了,孩子她妈都不急,我干着急个什么啊!”景萧然有些麻木了,当什么好人啊!当什么医生啊!
  他拼了命去救人,可是有人总是去怀疑,去揣测。
  肯德基内已乱作一团,孩子的情况愈来愈差。
  “我已经打了120!”
  这时候,一位穿着肯德基工作制服的男子站了出来,他手里拿着最新款的苹果4手机,对着店里的众人喊道。
  “我是这家店的店长,我已经叫了救护车,告诉了他们孩子的情况,救护车马上就赶过来,电话里医生也说可能是异物阻塞气管导致的窒息。”
  年轻女子没有理会店长,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别的,因为孩子的呼吸极为微弱,若有若无,双手双脚都躁动不停。
  “豆豆,你千万不要吓妈妈啊!”年轻女子紧紧抱着孩子,失声痛哭,脸上的妆花了,一只假睫毛从眼眶上掉了出来。
  景萧然袖内的双拳紧握,事先已经提醒了年轻女人,旁边也有人叫了救护车,按理来说他做的已仁至义尽。
  可是按照孩子的目前的状况,很有可能坚持不到救护车赶来。
  如果他选择出手,救活了还好说,一旦孩子死了,甚至留有后遗症,他相当于白白重生一回,妹妹的病无望根治,后半辈子还会摊上了个杀人犯的罪名。
  他也是人,他不是佛祖,不是仙人,他有父母,有妹妹,他还有很多人需要去守护。
  景萧然犹豫了,如果是前世,他也许会毫不犹豫冲上去,可现在……
  潇潇此时泪眼婆娑,刚刚还活波可爱的小宝宝现在却是如此状况,她呜咽一声,不敢再看,双手紧紧搂住了景萧然。
  “哥哥,你能救救小宝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