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十四章 洋洋之死 中

  回到手术室外,景萧然没有看到孟可欣的身影。
  “刘洋那孩子被送去ICU抢救了。”景父道,“真的是很可怜的一孩子,听说在手术室里还开胸了,孟可欣去ICU了。”
  景萧然默然,他们这些天和孟可欣母子朝夕相处,相处得还不错,特别是潇潇和刘洋两个孩子感情颇深。
  他只能祈祷刘洋能度过这一难关。
  “砰……”
  手术室的门又被推开了。
  李秋雨走了出来,他脸色有些疲惫,朝景萧然招了招手。
  景萧然和景父一起走进手术室。
  “潇潇的手术很成功。”李秋雨平静地说道,“但是术后还需要在病床监护三天,随时监控她的状况,以便发生异常情况我们能及时处理。”
  “谢谢李医生。”景萧然道,“那个刘洋……他的情况如何?”
  “看来你们也知道了。”李秋雨微微摇头,“他的情况不容乐观,黄院长的所有操作都很完美,只是在最后一步的时候,封堵器接触心脏时对心肌产生了刺激,发生了心律失常,这个也是不可预知的。”
  “发生的概率因人而异,刘洋给碰上了。”
  “而且他年龄尚小,去了ICU,还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
  景萧然知道这项手术的难点就在最后这一步的封堵操作,即便成功安装了封堵器,接下来的几天还要密切关注患者的心律变化,因为随时都有发生恶性心律失常的可能。
  “你们在这里稍等下,潇潇马上就会被推出来。”李秋雨又重新戴上口罩,“我要去ICU一趟,周主任在病房,有事直接找他就行。”
  “好的。”景萧然点头。
  李秋雨从手术室的侧门出去,一路小跑着离开了。
  等了大概十分钟。
  两个护士一前一后的推出一张病床,潇潇躺在床上,她的麻醉还未醒,仍然熟睡着,身上连接着监护仪。
  “你们是景潇潇的家属吗?”其中一个护士道。
  景萧然连忙点头,“是!是!”
  “手术很成功!”护士笑道,“你就在这儿等一下,小姑娘麻醉醒了,就可以推床回病房了。”
  护士补充道:“但是注意一点,术后两个小时最好让病人别睡着了,多喊喊她的名字,和她说说话。”
  麻药有使病人呼吸抑制的作用。
  如果全麻药在病人手术结束后没有完全代谢干净,则很有可能引起病人呼吸抑制。病人睡着后容易发生呼吸抑制,所以术后一段时间不能让病人睡觉。
  “我知道了,谢谢!”
  景萧然和景父走到病床旁,潇潇仍然在安静地睡着,床旁的监护仪发出“滴滴”的响声。
  “真是苦了这孩子。”景父眼眶红了,他伸手抓住了潇潇的小手,“从小生活质量就不好,还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出去玩耍,不能上学,也不能随便出门。”
  景萧然安慰道:“老爸,从今以后就好了,潇潇的病好了,她能开开心心的上学。我也能给家里负担一部分,你们就不用那么累了。”
  景父摇摇头,没有说话,默默看着病床上的潇潇。
  “叮叮叮……”
  这个时候景萧然的老人机响了,他翻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本地的号码,想了想,景萧然还是接了起来。
  “喂,萧然吗?”
  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
  “大妈?”景萧然错愕,“您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放心吧,不是追债的。”陈艳芳轻笑了一声。
  “大妈您说笑了。”景萧然道。
  “我是听你妈说的,潇潇今天上午做手术,就想打电话过来问问她的情况。”陈艳芳道。
  看来自从那件事,家里和陈艳芳的关系有所缓和,景母和陈艳芳还有了联系。
  景萧然笑道:“谢谢大妈关心。手术刚做完,医生说很顺利。不过潇潇的麻醉还没醒来,不然我可以让她给您说句话。”
  “呵呵,手术成功就好。”陈艳芳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这次给你打电话,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想和你说。”
  “大妈您说。”景萧然道,他有些好奇什么重要的事儿搞得这么神秘。
  “小慧她……她出院了。”陈艳芳语气苦涩的说道。
  景萧然有些奇怪,“这是好事儿啊,大妈您听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啊?”
  “因为……她又和那个郭嘉良在一起了。”陈艳芳的声音越来越低……
  电话里一片沉默。
  景萧然也没有说话,他想不通躺在病床上那个娇弱的少女竟然会如此的倔强。
  “萧然,小慧她现在都不听我的话,而且我和她爸正在谈离婚的事。”陈艳芳道,“她以前最听你的话,你能不能帮我劝劝她。”
  “好。大妈,你把小慧的电话号码发给我。”景萧然答应道,“等潇潇的事情结束,我去和小慧谈谈。”
  “萧然,谢谢你。”
  挂掉陈艳芳的电话,景萧然心里盘算着这件事如何与景慧谈。
  若是几年前,景慧和自家还有来往,她可能会听自己说几句,但是自从她转学到市里,景萧然与她的交集越来越少,从上次聚会上可见一般。
  “算了,之后再想吧。”
  景萧然暂时不去想这件事,转头看向床上的潇潇。
  十多分钟过后,潇潇已经有醒过来的迹象,四肢在无意识的颤动。
  “潇潇……”
  景萧然半趴在病床边,轻声道:“潇潇小懒猪,起床了。”
  潇潇的眼睫毛微微一颤,眼睛缓缓睁了开。
  “哥哥……我……我好困,我想睡觉。”说着,潇潇就又慢慢闭上眼睛。
  麻醉的效果还没过,会让人产生一种疲劳感。
  “潇潇你先别睡,刚刚已经睡一觉了。”景萧然道,“等会儿回了病房,我给你讲故事,给你去买甜筒吃。”
  “嗯。”潇潇睁开眼应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病床马上就被推回了心脏外科二病区的6号病房。
  龚心兰随后就来了病房,帮潇潇连接上病房的监护仪。
  潇潇已经有了些精神,她看见旁边的病床是空荡荡一片。
  “护士姐姐,洋洋他怎么还没回来?”
  “洋洋他……”龚心兰面色一僵,半晌才道,“他还在楼下呢,也许晚上就回来了。”
  “哦。”潇潇点了点头,转头对笑着对景萧然道,“哥哥,我和洋洋说好了,他上次请我吃巧克力,这次我要请他吃甜筒哦。”
  景萧然笑了笑,回头看向那空荡荡的病房,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