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四章 雨夜

  景萧然发现街上送外卖的小哥虽然不多,但是快递、外卖行业已经开始发展,并且有了雏形。
  移动二维码支付也已经显山露水,虽然普及程度并不高,但已然在飞速发展。
  “呼~”景萧然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要是重生早几年该多好,现在这个年代什么都有了,我作为一个重生者的优势全没了。”
  “怎么别人一重生都有什么牛逼的系统傍身,或者有什么金手指,而我就孑然一身呢?”
  景萧然牵着潇潇在县城中逛了大半天,却没有一点儿赚钱的头绪。这也怪他前世是个医生,本以为大学可以轻松些,可是医学生的课程和高中有得一比,每天忙碌于学业和各种考试,对于社会前端的产业和科技知之甚少。
  他仅仅知道华夏在未来的几年里,电商、外卖、移动支付、高铁会高速发展,除此之外就是5G通信技术,对其他的一概不知。
  现在的景萧然很后悔为什么前世不关注一下彩票,记得一两期的大奖号码也够妹妹的手术费了啊。
  “一定会有办法的。”景萧然看着身旁开心的潇潇,虽然前路困难重重,但他依然充满了信心。
  “潇潇,今天玩累了吧,我们回家吧。”
  “嗯。”
  县医院急诊科。
  “医生,我孩子怎么样了?”凌希看着躺在病床上熟睡的孩子,鼻头一酸,泪水开始在眼眶打转。
  急诊科医生站在病床前,用听诊器检查孩子的心肺状况。
  检查完毕,医生将听诊器收回,轻声说道:“家属你先别哭了,孩子目前的情况还算稳定,只是气管黏膜受损,受了些惊吓,所幸的是气管阻塞解除得很及时,身体其他器官并没有受到损伤。孩子住几天院,等他情况稳定就可以回家了。”
  凌希双手擦拭着眼角,拼命止住了泪水:“谢谢医生,太谢谢您了。”
  急诊科医生摆摆手:“应该的,但是你们做家长的也应该小心些,不要只顾着玩手机而忘了孩子。另外有塑料包装纸的糖果就不要给这么小的孩子玩,出了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急诊科医生看着年轻女人不住地摇头叹气,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很多年轻的家长照顾孩子都太大意,造成了很多悲剧。
  凌希愧疚地低下头,如今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不过你刚说,那个男生用一种怪异的手法将孩子气管中的异物排出来了,对这个我很感兴趣,你能仔细说说看吗?”
  听闻急诊科医生的话,凌希想起了在肯德基里救治自己儿子的那个小男生,若不是他,就算孩子没死,一旦脑部缺氧时间过长,恐怕会落下不少后遗症。
  “他的动作很奇怪,但应该是有一定的规范和顺序,我以前从来没见过。”凌希对景萧然当时的动作记忆犹新,虽说难以用语言表达,但是借助肢体动作,医生还是清楚了她要表达的意思。
  “海姆立克急救法?”急诊科医生很惊奇,这个海姆立克急救法在国际上很流行、很常见,但是在华夏的普及程度很低,别说平常人了,一些医护人员说不定都不会,而且听她的描述,救人的男生不到20岁,手法极为熟练,这可了不得啊。
  “这种急救手法很难见得到吗?”凌希问道。
  “这么说吧,在华夏,一千个人中有一个人会这种方法就算不错了,你孩子还真算幸运的。”医生唏嘘叹道。
  凌希闻言,内心庆幸不已,她原以为那个男生用的是普通抢救手法,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些道道,这让她对景萧然的感激又添了几分。
  “景萧然,观山路13号……”凌希心中默默念道。
  只是凌希和急诊科医生都忽略了一点儿,海姆立克急救法固然是很重要,但是要在当时那么危急的时刻将手法施展出来,还要抵御外界干扰,更何况最后还成功了,这可是很多临床医生都做不到的!
  肯德基内。
  店长孙文正盯着手机中的那段时长不到5分钟的视频啧啧称奇,今天他可谓是经历了大起大落,这一切都是因为视频中这个不到20岁的男生。
  不过所幸一切安好,孩子被救了,他这个店长的职位也保住了。要知道这可是县城第一家肯德基,他作为店长,薪水可是高出同行不少。
  同时孙文不仅是店长,还是县城肯德基官方微博账号的管理人。为了宣传,他每天都会拍一些店里的视频,因此还积累了不少粉丝。
  虽说这次事件是在肯德基发生,但只要说清事故缘由,孙文觉得这也是宣传自家店铺的一个绝好机会。
  他看完视频,便点开微博,想了想就将这段视频上传到了官方账号,同时附上一段文字:“幼童误食糖衣塑料,高中学生出手相助。”
  觉得有些不妥,孙文还在评论中写到了糖衣塑料是幼童母亲自己携带的,最后幼童也成功得到了救助。
  做完这些,他就关掉手了机,忙着去处理店内的事情。
  临近夏日的小县城在空气中多了几分燥热,慢悠悠的洒水车在街上晃荡而过,但也浇灭不了空气中的热意。
  远处天边聚集起了片片乌云,这座小县城急需一场大雨来驱逐人们心头的燥热。
  景萧然已经回家了,他准备给潇潇补习一下小学的课程,前段时间他在高考,难以顾得上潇潇的学习,因此她的学习进度也落下不少。
  “潇潇,今天我们来学习乘法口诀表。”
  潇潇一脸的不乐意:“哥哥,今天我累了,我能睡会儿再学习吗?”
  景萧然满脸正色:“潇潇,你已经休息了一个小时,不要磨蹭了。”
  “那我去倒杯水,喝了再学。”
  还没等景萧然说话,潇潇一溜烟就跑出了房间。
  ……
  “现在休息好了吧。”景萧然无奈地看着潇潇。
  潇潇撅起嘴,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嗯……好了……”
  “好,那我们开始吧。”
  景萧然拿起课本,从最简单的乘法口诀开始教授。
  若说起景萧然还有其他什么“才艺”的话,或许家教能排得上号。
  从潇潇6岁开始,景萧然就开始教他小学的课程。后来为了补贴家用,同时赚取自己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景萧然在大学就开始做家教。
  从教育补习班到私人家教,从数学、英语到物理、化学,从小学到高中,景萧然都有过涉猎,与此同时他还琢磨出一套教学方法,尤其适用于补习班和私人家教,而且他长年教导潇潇,对于如何教小孩子颇有心得。
  “办一个补习班怎么样?”景萧然心中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学生马上就要放暑假了,许多父母都没有时间陪孩子,或许补习班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既能帮忙照看孩子,又能学习上课。
  景萧然想起来,自己前世在高考结束后也去补习班当了老师,当时全天都在补习班上课,一个月的工资大概是八百块。
  “当时那个补习班条件那么差,就一块黑板,老师是几个刚高考完的高三学生,我记得当时暑假去那个补习班的学生还真不少呢。”景萧然愈发觉得或许办一个暑假补习班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县城这个小地方,私人家教不会有大的市场,因为一对一的费用太贵,但这种暑假补习班绝对是可行,而且县城目前做补习班的并不多。
  “哥哥,这个题我做得对吗?”潇潇正在一板一眼的做算术题。
  景萧然微微一笑:“潇潇真聪明,今天就学到这儿吧。”
  “噢耶,哥哥太好啦,我去看电视啦!”潇潇听见景萧然的话,蹦蹦跳跳地打开电视。
  景萧然宠爱得看着妹妹,心中对办一个暑假补习班的念头愈发强烈。
  叮叮叮……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景萧然的思绪。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而又带着些许熟悉的电话号码。
  “喂,您好。”景萧然问道。
  电话那头却是一片的沉默,没人说话。
  “喂?”景萧然拿起电话筒疑惑地看了眼,“喂?请问您找谁?”
  “是我,你有时间吗?”
  景萧然正想挂电话,电话里传出的女声让景萧然心神一阵恍惚。
  是她?
  是她吗?那个贯穿了景萧然前世大半生的女生。
  “有事吗?”景萧然捏着电话筒的手微微颤抖。
  前世那场婚礼,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他爱了十多年的女生,嫁作人妇。
  “有些事我想找你谈谈。”电话那边的声音极为平静,听不出丝毫情绪。
  “好。”景萧然闭上了眼睛,脑海中不自主浮现出那个笑靥如花的脸庞。
  “那好,晚上六点,老地方见。”
  嘟嘟嘟……
  电话传来急促的忙音,景萧然缓缓放下手中电话。
  “终究是要面对她啊。”
  重生以来,景萧然告诉自己尽量不要去想她,可没想到她主动找上门。
  回忆起高考后这个时间点,景萧然前世最痛苦的回忆慢慢席卷而来,可是他的心再也不会像前世那般疼痛。
  “我们应该就是在今晚分手的吧。”景萧然喃喃道,窗外忽然下起了小雨,他好像看到了前世在雨夜中狼狈不堪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