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三十三章 肺癌晚期

  金缈回家洗了个澡,稍微收拾了一番,便和景萧然一同来到了县城电子城的手机卖场。
  “萧然,我们一直往前走,最里边的店铺就是她爸开的。”金缈道,“听小美说,她爸以前开的是诺基亚专卖店,最近才开始卖各种品牌的智能机。”
  “诺基亚专卖店?”景萧然想到了自己的那个“老人机”,也是在这个电子城的一个诺基亚专卖店买的。
  两人在狭窄的走廊中一路穿行,金缈的脚步最后停在了一家店铺前。
  景萧然看着这店面,感觉有些熟悉,只是门上的广告牌换了。
  朝店内看去,一个中年大叔正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一手夹着一根烟,另一只手正扒拉着手机。
  “金子,他就是刘小美的父亲?”景萧然拉住了金缈的袖口,指了指中年男人。
  “嗯。”金缈点了点头,“他就是小美的父亲,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景萧然摇头,但是心中有些感叹,这世界有时候还真小。
  这一家就是当时他买“老人机”的那家店,也就是说,他是从刘小美的父亲手中买下了那个“老人机”。
  两人刚走进店里,中年大叔立刻就站起身,将手中的烟掐灭放进烟灰缸。
  “来买手机还是办卡?”
  金缈出声道:“刘叔叔,我们是刘小美的同学。”
  中年大叔闻言一愣,上下打量着金缈,“小美的同学?”
  “嗯,刘叔叔您忘了之前小美还领我来店里买手机了?”金缈道。
  “噢。”中年大叔一拍脑袋,笑道,“你这么说我就记起来了。”
  这时,景萧然在一旁笑了笑,“刘叔叔,别来无恙啊。”
  中年大叔看了眼景萧然,面露疑惑的说道:“小伙儿,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刘叔叔,我曾经在您店里买了一个手机,老人机诺基亚。”景萧然笑道。
  “老人机?”中年大叔再看了眼景萧然,“你就是那个150块买走我诺基亚老人机的?”
  景萧然点了点头。
  金缈也没想到景萧然的老人机是在刘小美她爸的店买的,他还“嘲笑”过这个老人机很多次。
  “小伙子,我对你可是印象深刻。”中年大叔笑道,“你可是头一个在我店里买老人机的年轻人,而是砍价的功夫也是一流。”
  “这次来我这儿是准备换手机了?”
  “不是的。刘叔叔,我们这次来是想问您一点些事儿。”景萧然道,“关于刘小美的一些事。”
  “关于小美?”中年大叔不解,“她怎么了?”
  金缈道:“不瞒刘叔叔说,我是小美的男朋友,我叫金缈。”
  “你就是小美的男朋友?”中年大叔诧异道,“我倒是听她提过几次,最近几个月交了个男朋友。”
  “刘叔叔,小美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我去京都找她,感觉她有些奇怪。”金缈道,“她什么事都不跟我说,而且她妈妈还在住院。”
  中年大叔苦笑了一声,从店里拿出了两张椅子,“你们坐吧,正好店里没人,我跟你们说说。”
  “其实关于小美的事,我现在知道的也不多,毕竟她一直是和她妈住在一起的。”
  “不过小美这孩子,其实也挺辛苦的……”
  中年大叔开始讲述和前妻的一些陈年旧事。
  大叔叫刘镇华,在刘小美很小的时候便和她母亲离婚了。之后刘小美就跟着她妈妈生活,刘镇华定期给她们娘俩一些生活费。
  “刘叔,那小美她妈妈到底是得了什么病?”金缈道。
  刘镇华道:“这个小美从来都没跟你说吗?”
  “没有。还是我前些天去京都才发现她母亲病了。”金缈道。
  “唉,这事儿吧,她妈妈的病,其实也就这几年才有的。”刘镇华叹气道,“她妈在一直在纺织厂工作,工作环境很不好,灰尘很大。”
  “以前就经常咳血,前些年查出来了肺癌。”
  金缈一怔,“肺癌?”
  “嗯。”刘镇华继续道,“而且是肺癌晚期,肿瘤已经扩散了,都没了手术的必要。”
  “县城纺织厂不认为这是工伤,赔了一些钱,这事儿就算了。”
  “肺癌晚期?那小美她……她怎么从来都跟我说过这些?”金缈神情苦涩。
  景萧然轻轻拍了拍金缈的肩膀,“你应该了解小美,她也是个要强的女生,肯定不会轻易和别人透露这些。”
  金缈没有说话,只是很无奈的摇头。
  “工伤的认定很困难,一般来说,除非开胸做病理检查,否则这些‘职业病’很难认定为工伤。”景萧然道,“那阿姨以后怎么治疗的?”
  “还能怎么治,就是一直在化疗和放疗。”刘镇华道,“我也给了她妈妈一笔钱,可是肿瘤的治疗费用太高了,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更何况我现在还有自己的家人需要养活。”
  说到这儿,刘镇华也是眼睛一红,“唉,只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们娘俩,小美这些年也一直在想方设法的赚钱。她真是个好孩子,一边兼职,一边还考上了好大学。”
  “刘叔,那阿姨最近的情况又恶化了吗?怎么突然跑去京都住院了?”景萧然询问道。
  刘镇华摇头道:“这个我就不太情况了,只是听小美说过,好像要带她妈妈去京都治疗,那里医疗水平更好。她选择在京都读大学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
  景萧然点了点头,对于整个事情已经有所了解。
  看来整件事的症结在刘小美妈妈的肿瘤疾病上。
  “叔叔,谢谢您告诉我们这么多事儿,麻烦您了。”金缈道,“萧然,我们走吧。”
  “嗯。”景萧然点了点头。
  刘镇华看着两个离去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
  回家的路上,金缈一言不发,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什么。
  到了两人回家的岔路口。
  金缈突然开口道:“萧然,我想了想,我还是要回京都。”
  “为什么?”景萧然道。
  “我之前不知道小美面临的是什么,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如果我亲人也是这种情况,我肯定希望有个人陪在身边。”金缈道。
  “萧然,谢谢你开导我,但这次我还是想感性一回。”
  “好,那我陪你一起去。”
  “你也要去?”金缈停下了脚步,一脸惊讶地看着景萧然。
  “嗯。”景萧然笑了笑,“总感觉你一个人不行。”
  “而且仔细想想,我还是你和小美之间的‘红娘’,我就陪你去一趟吧。”
  ……
  事不宜迟,景萧然打电话给景父,找了个理由说自己需要提前返校,便和金缈回到樊城,买了机票,直接飞往京都。
  潇潇这一次也出奇的乖巧,并没有一直缠着景萧然。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机行程,景萧然和金缈来到了华夏的京都。
  走出飞机的一刻,看着远处的霓虹,景萧然心里回忆起前世的在京都大学医学部读研的时光。
  作为全华夏最顶尖的医学院校之一,景萧然在这里完成了自己人生的蜕变,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生。
  景萧然见天色已晚,合计着明早再去找刘小美,于是在刘小美就读的大学附近寻了和宾馆住下。
  第二天一大早,景萧然和金缈就起了床,直来到了刘小美寝室附近的一个遮雨棚旁。
  “萧然,这里是小美进出寝室的必经之路。”金缈道,“现在学校里的人不多,如果小美出现,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发现。”
  “嗯。”景萧然点了点头。
  他观察了寝室四周,京都理工大学的寝室和他们不一样,每个寝室楼下里都有一个遮雨棚,里面摆放着一些自行车。
  从这里看去,刘小美寝室的大门口正对着遮雨棚,而这里的位置极为隐蔽,不容易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