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九章 我选择您

  目前景萧然面临着两种选择。
  第一,去找黄小斌做新型的外科介入术。
  第二,直接让李秋雨做常规的开胸手术。
  景萧然打心底里是不想去找黄小斌的,他不喜欢黄小斌的作风、做派。
  况且黄小斌都没有做过新型的外科介入手术,就是拿他们患者当成“小白鼠”。
  李秋雨虽然有能力做外科介入,但是却没有做这类手术的资格。
  “谢谢李医生,这件事我回去再考虑一下。”景萧然拿起住院单,准备离开。
  到底是做常规的开胸手术,还是做外科介入,这件事还需要跟景父好好商量才行。
  “哎,你等一下。”
  景萧然都走到诊室门口了,李秋雨突然叫住了他。
  “李医生,您还有事儿?”景萧然停下脚步,回头疑惑道。
  “其实……”李秋雨的声音顿了顿,“除了黄院长,我也是第一批开展这种新术式的医生。”
  “您也是?可您之前怎么没说?”景萧然惊喜道。
  他又坐到李秋雨面前的椅子上。
  “长话短说吧。”李秋雨道,他看了眼表,快到下班时间了,“这个新术式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一个新项目。”
  景萧然闻言并不惊讶,大佬留学归来,带回一两个项目轻而易举。
  “但是我的资历不够,国内这个新型术式项目的开展还需要黄院长这个级别的专家来引领,所以黄院长和我同为新项目的PI(项目负责人)。”
  景萧然没想到这里面有这么多隐情,不过主治医生想要开展一个全国性质的医学项目,的确很难。
  “那您也是PI,应该有资格做这个手术啊!”景萧然道。
  李秋雨接着道:“你听我说。”
  “首先这个项目虽说是招募的患者,但是手术所有的费用都是自费的,患者需要自行承担。外科介入和常规开胸手术的没用差不多,所以在费用这一点上并没有什么优势。”
  “而且这种全新的术式在国内没有先例,所以很多患者家长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会选择最常规的手术,毕竟常规手术的效果有保障。”
  “最重要的一点。”李秋雨无奈道,“我和黄院长是同一个项目组,被招募的患者是有自主选择医生的权利,这一点在参与项目前会签署知情同意书。”
  “有两个选项,黄小斌或者李秋雨……如果是你,你选择谁?”
  景萧然这才明白了。
  一个是华夏医学会小儿心脏外科的候选主任委员,一个刚才国外留学回来不久的主治医生。
  在黄小斌这里的患者,关注度更高,医疗资源会很大程度上向他倾斜。
  而李秋雨,一个刚来科里没有名气的主治医生,恐怕很多小护士都叫不出他的名字。
  任何人都知道应该选谁吧?
  “所以我刚开始就建议你去黄院长那里。”李秋雨道,“因为正常人知道有自主选择权的时候,都会去他那儿。”
  “那您现在又告诉我这些?”景萧然笑道,他有些明白李秋雨的意思了。
  李秋雨的意思说得很隐晦,无非就是新来驾到,被上级打压了。
  可能黄小斌并不是故意打压李秋雨,对于黄小斌来说,医院所有关于心脏外科的项目都归他管,从而直接忽略了李秋雨。
  “碰运气吧。”李秋雨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其实李秋雨也只是想试试,这个少年看起来如此与众不同,而且对自己相当了解,说不定有机会。
  “那我恭喜您运气还真不错。”景萧然笑着回应。
  “可是你要想清楚,黄院长亲自主刀的机会,你真要放弃?”李秋雨道。
  景萧然点头:“李医生,我选择您。”
  毫无疑问啊,黄小斌只能算是众多主任委员的一个,但李秋雨可是未来华夏医学界的领军人物,开辟了心脏外科领域的新起点。
  两人的历史定位都不在一个级别上。
  即便大佬现在还是个幼苗,那也是最强壮的幼苗,他的手术技艺应该最处于巅峰的时候。
  “谢谢你的信任。”李秋雨笑道,他提了提鼻梁的金丝眼镜。
  “我会尽快安排你妹妹入院,有些检查需要重新复查一下。”
  “嗯,明白。”景萧然道,“李医生,你们招募了患者就能立刻进行手术吗?”
  李秋雨点头:“做完相关的术前检查,符合术式的适应症,签署参与项目的知情同意,我们就能开始了。”
  “第一批患者的手术应该是从下周陆续开始,明后天我安排你妹妹入院。”
  “那太好了。”景萧然松了口气。
  之前是排床就需要一周,入院后同样需要有术前检查、术前准备,半个月都一定能做上手术。
  现在最快一周就可以进行手术了。
  走出3号诊室,潇潇手里正捧着一个甜筒在啃。
  “爸,你真是的,这个时候还给她买甜筒。”景萧然无奈道,“明后天可能就要住院了,这些零食甜点不能吃了。”
  潇潇本来看见景萧然出来还一脸高兴,正要上来求抱,可一听哥哥的这话,小嘴撅得老高,都可以挂个水壶了。
  只是景萧然都不想想,平常谁最惯着潇潇,是他自己啊。
  景父一脸笑意:“没事儿,这丫头在县医院也才刚出院,我看她憋坏了,出去溜了圈,就买了个甜筒,不碍事的。”
  “不过我听说他们心脏外科,排床都需要一到两周的时间啊。”
  “咱们明后天就能住院了?”景父道。
  “嗯,李医生人很好,会尽快来给我们安排。”景萧然道,随即转头没好气的看着潇潇,“小丫头,我跟你说啊,这是最后一个甜筒。”
  “哼哼~”潇潇拿着甜筒,一脸毫不在意的样子,这和刚刚那个在诊室紧张害怕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
  如同李秋雨所说的那样,去门诊后的第二天就有消息了。
  还是李秋雨亲自打来了电话。
  “景同学吗?我是李医生。”
  那个浑厚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让景萧然很难把这声音和李秋雨那清秀的面容联系在一起。
  “李医生您好,是有床位了吗?”
  “是的,不过不是今天,那个患者今天下午才出院。你明天上午八点半来外科楼住院部找我吧,记得让你妹妹不吃不喝,来了科室就会有采血,这样节约时间。”
  景萧然惊喜道:“好的,听您安排,真是太谢谢您了。”
  “我也要谢谢你们的信任。”李秋雨的心情似乎很好,“本来这次项目我是参与人,但是没有患者,我便无法参与,更别说是项目结束后的成果了。”
  景萧然也知道,这些项目关系到医生职称的评定,按理来说李秋雨刚从国外留学回来,学历以及临床经验足够了,现在缺的就是在国内的一些课题资源。
  挂了电话,景萧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父亲,同时也打电话通知了母亲。
  “潇潇,这次出院了,你以后就可以上小学了,开心不?”
  “嗯。”潇潇点点头,“那我以后还需要来住院吗?”
  “只要你听话,就不用来住院了。”景萧然道。
  “太好啦,哥哥。”潇潇笑咯咯地在景萧然的脸上亲了一口。
  第二天一大早,不到八点。
  景萧然一家三人就来了省儿童医院的外科楼。
  电梯间早就排起了队伍,等了大概十分钟,景萧然一家这才上了楼。
  外科楼二十三楼,心脏外科二病区医生办公室。
  省儿童医院的心脏外科分为四个病区,黄小斌是整个心脏外科四个病区的大主任,此外每个病区都有一个单独的病区主任。
  “关于开展外科微创介入的项目,目前已经有第一批患者同意手术,预计下周就能进行。”心脏外科二病区主任周涛道。
  “这次项目主要由黄院长主持,下周他会亲自来主刀,希望大家尽量配合黄院长的手术。”
  “这次是国内第一次使用新术式治疗室间隔缺损,填补了华夏医学界的空白。”
  “今天的早会就到这儿,没有什么事儿就散会吧。”
  李秋雨起身道:“主任,我今天会来一个病人。”
  “嗯?很特殊吗?”周涛笑呵呵地说道。
  这个李秋雨他很看重,从美国留学归来,年轻有为,不仅是临床技能出色,而且写得一手好文章。
  李秋雨点头道:“是一个参加新术式的患者。”
  “黄院长的那个患者不是已经来了吗?昨天我去查房还看了,一个小男孩。”周涛疑惑道。
  “这个我的患者,不是黄院长的。”李秋雨道。
  “你的?”周涛看向李秋雨,“有患者参加你的项目?”
  “嗯。”李秋雨道。
  “这样不妥吧?黄院长的项目人数还没满,我记得第一批的人数是十个,目前才七个患者参与。”周涛道。
  “我已经告知患者家属,可以选择黄院长,但是他还是拒绝了。”李秋雨道。
  “拒绝了黄院长?”
  科室的众医生面面相觑,黄院长可是华夏心脏外科的旗帜性人物,居然还会有患者会拒绝他。
  周涛沉吟道:“只要患者家属签署了参与项目的知情同意就行。
  “秋雨,你放手办,黄院长那边我会给他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