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二十八章 柳叶刀的退稿

  然而就在国庆节放假的前一天,景萧然很意外的收到了柳叶刀发来的投稿回复邮件。
  要知道这种顶级的期刊杂志,即便是半年回复邮件都是有可能的。
  这是一封全英文的邮件,景萧然点开邮件的时候,拿着鼠标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英文毕竟不是母语,景萧然打开邮件时,他的脑海里还需要有一个语言转换的过程。
  浏览了一遍邮件,他看清楚了几个单词。
  “sorry,……Rejectthispaper……”
  被退稿了!
  并没有想象中的沮丧,景萧然紧皱着眉头,仔细阅读这封邮件的内容。
  “审稿人的意见是,肿瘤免疫治疗的内容过时,立意陈旧,不宜刊用。”
  景萧然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果然在学术圈里,如果没有任何背景,别人甚至都不会仔细看你的文章。
  他所写的肿瘤免疫治疗,是区分于以前的传统治疗方式,着重于写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怎么过时呢?
  “难道退而求其次,选择另外几种期刊吗?”
  景萧然的脑海里冒出这种想法,还有一些期刊的影响力与柳叶刀相差无几,或许可以试试。
  但是转眼间,这种想法就被景萧然给否定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他写的综述水平不行,而是他在学术界没有任何影响力,就算再换几个期刊,结果恐怕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如果换一些影响力小的期刊,那就算发上十几篇也没用啊。
  “我还是把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景萧然心里开始重新审视自己。
  重生以后,他所经历的事情虽有波折,但总体来说太过于顺利,潇潇的先天性心脏病完美的解决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居然认为现在的我能向《柳叶刀》投稿了?”
  这可是连华夏一流大学的教授都很难投中的期刊,它们身后可是有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支持,而景萧然孑然一身,他凭什么呢?
  可是,如果不能迅速的在学术圈积累声望值,那以后华夏面临几次巨大灾难的时候,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在网上当个键盘侠,摇旗呐喊吗?
  “该怎么办呢?”
  除了潇潇的先天性心脏病,这是又一次让景萧然感到心力交瘁的事情。
  整整一天,景萧然都处于思绪紧绷的状态。
  上课的注意力也没有像往常那么集中,甚至经常走神,这让周围的同学颇感诧异,班长以前可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记录上课的内容。
  晚上回了寝室,景萧然仍旧沉浸在这个问题当中。
  直到景父的一个电话,这才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
  “萧然,明天你暂时先别回家了。”景父开口便道。
  “老爸,怎么了?”景萧然不解。
  按照原计划,他明天要和周祖昆、林萱桐等人一起回县里。
  为什么没金缈呢,因为他要去京都找刘小美。
  “潇潇的那个主管医生,李医生,今天打电话来家里了,说术后差不多快两个月了,让潇潇去樊城复查一下。”景父道。
  虽然国庆节医院也会有医生出门诊,但是这个时间点儿去复查,景萧然总感觉有些不对。
  不过他没多想,毕竟去复查怎么说也是好事儿。
  “嗯,那好的。”景萧然道,“爸,你们明天什么时候的火车?我去车站接你们。”
  “本来我打算请假,亲自带着潇潇来樊城一趟,可是你王叔明天刚好来樊城走亲戚,他就顺路带着潇潇过来了。”景父笑了笑,“等潇潇复查完了,你再带着她回来吧。”
  “嗯,那也行。”景萧然隐隐约约能听到电话那头潇潇欢快的声音传出来。
  “你王叔明天是上午十一点的火车,到时候你去火车站接一下潇潇,我等会儿把王叔的电话发给你。”
  “好的。”
  景萧然挂了电话,他的眼神突然一亮,怎么就忘了这么样一个重要的人物呢?
  即便他现在只是在幼苗期,那肯定也比现在的自己强大无数倍。
  “他或许就是我的突破口!”
  景萧然的眼神越来越明亮,立刻打开了电脑,双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动,开始计划下一步的行动。
  ……
  第二天的十一点整,景萧然准时的出现在樊城火车站。
  从县城开往樊城的火车已经靠站,景萧然掏出手机给隔壁家的王叔打了个电话。
  “王叔你好,我是萧然。”
  “哦哦,萧然呐,我刚下火车,准备从A出站口出来,你在那儿等我们就行了。”
  “好的。”
  不到五分钟,景萧然就看到了跟在王叔身后那个蹦蹦跳跳的小身影。
  景萧然朝王叔挥了挥手。
  “哥哥!”
  正四处张望的潇潇一下子就看到了人群中景萧然,脸上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拔腿便向他飞奔而来。
  王叔都没来得及反应,潇潇就已经冲进了景萧然的怀里。
  景萧然抱起了小丫头,一脸严肃地看着她,“潇潇,我不是跟你说了很多次,现在不能剧烈运动吗?”
  潇潇嘟起小嘴,但是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减,“哥哥,我想你了。”
  听到这话,景萧然心中的那丝不快瞬间就消失了。
  “那你下次记好了,不可以跑这么快了!”景萧然将潇潇放在地上。
  “我很听话的,哥哥。”潇潇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在景萧然的脸上亲了一口。
  景萧然顿时喜笑颜开。
  这时候,王叔带着他的儿子王强走了过来。
  王叔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头发稀疏。他的儿子王强和他体型很像,是一个胖嘟嘟的小男生。
  两家从很早之前就是邻居,这些年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景父景母和景萧然都不在家时,潇潇有时候便会去王叔家串门,或者蹭顿饭。
  “萧然,咱们几个月不见,你整个人好像精神了不少。”王叔拍了拍景萧然的肩膀笑道。
  “可能是刚上大学,有新气象吧。”景萧然笑了笑,“王叔您这次来樊城是准备走亲戚的?”
  国庆节来走亲戚,好像有点儿奇怪吧?
  “对外这么说罢了,其实是王强他一个姑妈病了,在樊城市医院住着呢,这次我们来医院看看她。”王叔脸上的笑容散了不少,“萧然,那我们就先走了,你和潇潇在路上多注意安全,有什么紧急的事儿可以联系我。”
  “好的。”
  和王叔简单聊了几句,他便带着王强离开了。
  景萧然也没多想,他现在在医院里一点儿人脉关系都没有,就算想帮忙也是有心无力。
  “潇潇,我们也走吧。”景萧然牵着潇潇离开了火车站。
  “哥哥,我们去哪儿啊?”潇潇一路上都很兴奋,要不是景萧然拉着她,说不定这小丫头又该跑起来了,“直接去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