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二章 火车上的危情

  潇潇的先天性心脏病类型为室间隔缺损。
  室间隔缺损是指室间隔在胚胎时期发育不全,形成异常交通,在心室水平产生左向右分流是最常见的先天性心脏病,约占先心病的20%,及时地进行手术治疗一般可以达到和正常人无异的效果。
  景萧然查阅了很多资料,同时结合前世的记忆,筛选出了两家医院,一家是省城的亚洲心脏病医院,另一家是省儿童医院。
  这两家医院在全省,仍至全国的小儿心脏外科领域都能排上号。
  但是考虑到亚洲心脏病医院是私立医院,最后将目标暂定于属于公立医院的省儿童医院。
  私立医院的问题比较多,哪怕是闻名全国的三甲医院,其中的浑水深不见底,经历过前世十几年医学路程的景萧然,对此深信不疑。
  省城儿童医院就是景萧然这次的目的地。
  从县城去往省城,需要坐四个小时的火车,K字开头的绿皮火车。
  上了火车,景萧然拿着车票来到座位前,发现已经有一个中年妇女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旁边还坐着两个和潇潇年龄相仿的小男孩。
  “大姐您好。”景萧然道。
  中年的妇女有一头火红的大波浪头发,她正在玩手机,疑惑抬起头:“有事儿吗?”
  “这是我们一家三个人的位置。”景萧然扬了扬手中的车票,“您还有您身旁这两个位子都是我们的。”
  中年妇女不耐烦摆手道:“随便坐呗,哪里讲究这么多啊!”
  “可是您坐了我们的位置,我们就没地方坐了。”景萧然道,“否则我只能叫列车员来协调了。”
  “哎,你这孩子。”中年妇女一听就急了,连忙站起身,大声喊道,“我又不是没买票,你凭啥叫列车员啊?”
  她这一嗓子,吸引周围旅客的目光。
  景萧然可不会被他这一嗓子给吓住,笑道:“可是您占了我们的座位!”
  中年妇女一声冷哼,摸了摸自己的大波浪头发,慢悠悠地翻出兜里的车票,道:“我这儿有三张车票,你们去这儿坐吧。”
  “阿姨,这里是9号车厢,可您这车票在14号车厢,中间隔了整整五节车厢啊!而且你这座位号也没有连在一起……”
  “哎,小伙子你看我带着两个孩子,多不容易啊,你就去14号车厢吧。”中年妇女这时候就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把旁边的两个孩子搂住。
  “您孩子都七八岁了……”景萧然还要和中年妇女继续争辩,景父一把拉住了他,摇头道:“算了萧然,我们去14号车厢吧,别争了,火车也快开了。”
  中年妇女巍然不动的靠在车椅背上,丝毫没有想动的意思。
  “唉……”老爸真是个老好人,他都这么说了,景萧然只能无奈地推着行李箱转身离开。
  推着行李箱,艰难的穿过五节车厢,景萧然一家三人终于来到了14号车厢。
  不过好在这三张车票相隔不远,景萧然和这些旅客沟通后,将三个位置换在了一起。
  火车慢悠悠地开动了。
  一路上,潇潇欣喜的声音不绝于耳,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所有的事物都是那么新鲜。
  “哥哥~你看外面白白的那是什么树?”
  “哥哥~我们要进隧道啦!”
  “哥哥~这种黑色的大棚子干什么的啊?”
  每碰到一个没见过的东西,都能惹来潇潇不小的惊呼。
  “潇潇,火车上有其他的哥哥姐姐和叔叔阿姨,我们需要安静一点儿,不要吵到别人了。”景萧然对着坐在自己怀里的潇潇说道,“不能成为熊孩子……”
  潇潇听话地点点头,然后小声道:“哥哥,我听话,可是什么叫熊孩子?”
  景萧然想了想便道:“熊孩子就是调皮捣蛋的孩子,就像……就像隔壁王叔叔家的王强一样。”
  潇潇似懂非懂:“好的,不能像王强一样,他总是被王叔叔打屁股。”
  不过每当火车外出现有趣的的东西,潇潇的眼神里的还是会冒出兴奋的光彩。
  景父坐在景萧然旁边,笑道:“别在背后偷偷说王叔叔的坏话,听说王强今年考试还拿了全班第三名呢。”
  潇潇一听这话,扬起头,眨巴着大眼睛,道:“哥哥,我今年能上小学吗?”
  景萧然无奈道:“潇潇,你都问十遍了,哥哥说你能上就能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潇潇立马喜笑颜开,坐在景萧然怀里手舞足蹈。
  “潇潇,不能当熊孩子!”景萧然故意黑着脸说道。
  “哦……”潇潇又偷偷看了眼旁边的人,然后迅速安静下来。
  火车行驶了大约两个小时,潇潇靠着景萧然慢慢睡着了。
  景萧然也感觉有些疲乏,正准备小憩一会儿,刚闭上眼睛,车厢的广播突然传出列车员急促的播报声。
  “您好,旅客们,请问列车中有没有医护人员,9号车厢中有旅客突然疾病,需要您的帮助。”
  “您好,旅客们,请问列车中有没有医护人员,9号车厢中有旅客突然疾病,需要您的帮助。”
  ……
  广播连续播了三遍,景萧然抬起头看向自己车厢顶部的指示牌,14号。
  而广播中的9号车厢,不正是自己车票上的车厢号吗?
  景萧然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行动,他没有营业执照,更不是医生,说不定车上还有其他的医护人员,而他的身份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三毕业生。
  车厢的广播没有继续播报了,看来是有医生过去了。
  可是景萧然刚眯上眼睛,没想到车厢的广播又响了起来。
  “请问列车中有没有医护人员,9号车厢中有一名八岁的男孩突发呼吸困难,我们列车停靠在最近的站点还需要二十分钟……”
  车厢广播连续播放了三遍,不少睡觉的旅客都被惊醒了,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毕竟火车上发生这种事算是很不幸了。
  “哥哥,”潇潇也被广播吵醒了,她垂着小脑袋,靠在景萧然身旁,小声道,“有小朋友生病了吗?”
  景萧然点了点头:“嗯,会没事儿的,潇潇你继续睡吧。”
  潇潇突然抬起头盯着景萧然,眼里满是期待的光芒。
  她清晰的记得哥哥在肯德基抢救了那个小宝宝的画面,这可是她内心的小秘密,都没有和爸妈讲过。
  景萧然看潇潇的表情,就知道这小丫头心里想的,无奈一笑道:“那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就回来。”
  潇潇开心地点点头。
  景父听了一双儿女的对话,有些莫名其妙。他看着景萧然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离他们这里最近的厕所是另一边吧!
  萧然走错了方向?
  ……
  景萧然当然没有去厕所,他穿过五节车厢,来到了9号车厢。
  9号车厢和其他车厢很不一样,别的车厢都很吵闹,但是9号车厢此时却异常的安静。
  车厢的中间位置聚集了一部分人,列车的乘警正在驱散围观的人。
  景萧然想要靠近,就被一位乘警拦住了。
  “前面有病人,暂时不要靠近。”
  “我是医生……”景萧然随即道。
  “你是医生?”乘警上下打量着景萧然,“你……你还没成年吧?”
  医学的本科是五年制,本科毕业两年以后才能考取执业医师证,也就是说一名本科毕业的医生至少是二十四岁。
  “说错了,我是医学生,还没毕业呢。”景萧然纠正道,刚才下意识的回答,差点儿忘记了自己才十七岁。
  乘警无奈的挥挥手:“没用的,你快回去吧,刚有一个医科大的学生进去了,一点儿办法没,连什么病都诊断不清。看你也刚大一或者大二,还没治过病吧?”
  景萧然笑道:“那您现在还有别的办法?里面还有其他医生吗?”
  乘警也是一愣,说得好像很对啊!
  景萧然趁着这个空档就穿过了过去。
  “喂!”乘警在景萧然背后喊了一声,他并没有理会,“算了,好歹也是个和医学有关的。”
  走进车厢中部人群聚集的位置,景萧然就看到了一个约莫八岁的小男孩,躺在车厢的一排座椅上,周围有一群穿着列车制服的人员。
  一个中年妇人半跪在小男孩身边,她正是和景萧然强行换位置的那个妇女,此时她的火红色大波浪卷头发蓬乱不堪。
  “军军……”中年妇女抱着小男生,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躺在座椅上被唤做的小男孩张大了嘴巴,面色惨白,以一个极快的频率呼吸着,喉头传出了哮鸣音。
  景萧然走上前,发现有一个年轻的男生正在和列车员交涉。
  男生背着双肩包,戴着圆框眼镜,穿着蓝色衬衫,白色的短裤,脚上则是一双帆布鞋。
  “小男孩现在有严重的呼吸困难,如果没有供氧的装置,我也没任何办法。”
  列车员面色凝重,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吗?我们已经和最近的临时站点联系了,但是最快也要二十分钟,你看他能撑过二十分钟吗?”
  戴着圆框眼镜的男生摇摇头:“不确定,不过看他的状态,可能……”
  景萧然没有继续听着这个男生瞎扯了,他拨开前面的人,走到小男孩旁边。
  “喂!无关人员不要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