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十八章 阑尾炎or宫外孕

  “你住口!”景卫国终于忍不住大声骂道,“景萧然,你快滚回去!滚回自己的座位!”
  陈艳芳一言不发,她拿起酒杯狠狠灌了一口,神情如同一个濒临爆发的火山。
  景萧然“狼狈”的回到了父母身边,脸上还带着一丝惊恐。
  “萧然,怎么了?”景父连忙问道,他看不清景萧然那边的情况,只知道那里突然发出一阵骚乱,然后景萧然就回来了。
  “爸,没事儿。”景萧然脸上的惊恐消散了,嘴角轻轻上扬,“饭吃完了,我们走吧,这里没我们事儿了。”
  前世,景卫国的确很成功。
  连锁超市开到了省会城市,还开办了公司,最后公司顺利上市。
  但就是这样一个成功人士,也难逃温柔乡,难逃美人关,或许印证了有钱就变坏那句话。
  在景卫国生意在红火的时候,他被爆出黑料。
  从家乡发迹时,就与当地美容院的情人多次幽会。公司上市行为更甚,在外包养多个情人,最后被妻子捉奸在宾馆,名声尽毁,股价大跌,从此一蹶不振。
  这也是景萧然为什么知道景卫国会去妍丽馆的原因。
  他只是稍微一诈,内心有鬼的景卫国便自己口出了马脚。
  也幸好认识了凌希,否则还不好骗过陈艳芳。凌希作为妍丽馆的老板,在交际圈中有一定的知名度。
  剩下的事儿,不需要景萧然刻意去做,陈艳芳可不是容易妥协的女人,从前世景卫国的遭遇可见一斑。
  景萧然一家正想离开,包厢中突然有人发出一声惊呼。
  “景慧!你怎么了!”
  景萧然闻声回头看去,景慧躺在包厢的地板上。
  她面色苍白,右手捂住自己的肚子,蜷缩成一团。
  “别……别动我。”景慧声音虚弱道,“我肚子很疼,让我自己躺会儿。”
  众人停下了要扶起景慧的动作,纷纷围在她周围。
  “小慧,你怎么了?”陈艳芳跪坐在一旁,神色焦急,“我记得你前几天就说肚子很疼,不是已经好了吗?”
  景慧没有回话,白皙的额头上已经开始渗出细汗。
  景卫国此时也从醉酒中完全醒来,扑倒在景慧身旁。
  “小慧!吃坏肚子了?”
  景慧摇摇头,仍旧没有回话,表情痛苦。
  “医院就在对面,快背她去!”景萧然喊道。
  “对!去医院!”景卫国也顾不上景萧然刚才口中的“妍丽馆”。
  他将景慧抱起来,飞快地冲出包厢。
  陈艳芳紧随其后,接着部分亲戚跟着出了包厢,向医院方向走去。
  景父道:“萧然,走,我跟过去看看。”
  “爸,你先走吧,我去医院看看就行。”景萧然摇摇头,“你和老妈,还有潇潇一起先回家,我去看看就回来了。”
  “嗯。”景父点头,看这阵势,去医院的人不少,他也没必要去凑热闹。
  “哥哥,你快回来啊!”潇潇道,“不然我不睡觉!”
  “好。”
  一方山水国际大酒店的对面便是县医院,两地直面距离不足千米,但中间大多是商铺,步行比开车更快。
  景卫国抱着景慧,刚跑出一段距离便气喘吁吁。
  毕竟是当了老板的人,长年不运动,体力早就不行,更何况是抱个人奔跑。
  “呼……”景卫国快速地喘气,“谁……谁来替我……”
  他回头一看,发现跟在自己身后的都是一群中老年,除了景萧然。
  “我来吧。”景萧然面无表情的伸出双手,这和刚才敬酒时恭敬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这个时候已经不是看私人恩怨的时候,景卫国只能将景慧轻轻递给景萧然。
  景萧然接过景慧,他低头看了眼少女,发现她的脸色苍白如雪。
  一股凉意从景慧身体传来,现在可是夏天,而且刚刚吃过饭,景慧的体温居然这么低。
  景萧然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D县医院急诊科就在眼前,景萧然一马当先冲了进去。
  “快来人!”景萧然大声喊道。
  此时急诊室里只有一个年轻的医生。
  “病人什么情况?”年轻医生道,“快放在平板车上!”
  “5分钟前突发腹痛而晕倒,四肢末梢温度凉,前几天有阵发腹痛史,其他病史不清楚。”景萧然快速道。
  年轻医生惊讶看了景萧然一眼:“这么专业?医生?”
  景萧然放下景慧,喘了口气:“不是!我先去挂急诊号!”
  说着,景萧然就跑去急诊厅挂号。
  “腹痛,一过性意识丧失,末梢循环凉……”景萧然心中喃喃道,“我记得景慧身体一直很好啊,怎么突然这样?前两天也有腹痛。。”
  回到急诊室,大门口已经围满了人,大多是景萧然的亲戚。
  景萧然拼命挤了进去,将手中的挂号票递给年轻医生。
  景卫国和陈艳芳都站在急诊室里,面色极为凝重。
  “病人的意识正常。”
  “心电图正常,心率112次,心动过速。”
  “血压98/56mmHg,正常。”
  “这血压还正常?”景萧然终于忍不住怒骂一声,“医生,你不能只看数值啊,她四肢末梢循环这么凉了!看血压没有用啊!“
  “快输液,急检血常规和血型!”
  年轻医生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
  “你是医生还我是医生?”
  “我不知道输液?要你在这儿说?看了几本医学书就在这儿指手划脚?”
  “请你不要妨碍医疗!出去!”
  年轻医生怒目而视。
  “你……”景萧然的胸口上下起伏,对,他不是医生。
  躺在病床上的是他的堂妹,他现在只是个家属。
  “景萧然!”景卫国愤怒地将景萧然推出急诊室,“你给我滚出去!小慧都这样了,你还在妨碍医生!”
  景萧然被推出急诊室,颓然地靠在急诊室门口,缓缓坐在地上。
  “小慧……”景萧然闭上眼睛,他想起来了小时候的一幕幕。
  那个胖乎乎的小丫头,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他们一起掏鸟窝,一起去河里游泳,一起打破窗户被隔壁大爷呵斥……
  被景卫国接回去以后,因为两家的关系,景萧然和景慧的联系越来越少,甚至每年出了过年见上一面,就再也没有交集了。
  而她现在躺在病床上,景萧然却无能为力。
  平板车推了出来,景慧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好看的脸上看不见一点儿血色。
  急诊室的众人鱼贯而出,看样子是要把景慧推进急诊病房。
  “查个HCG!”景萧然站起身,大步上前,猛得抓住年轻医生的白大褂袖口。
  年轻医生甩开他的手,摘下口罩,露出一张愤怒的脸。
  “我觉得她是急性阑尾炎!”
  “查血带一个HCG(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怀孕时升高)并不影响啊!”景萧然紧紧盯着年轻医生,“查一个吧!查一个也不费事!”
  “我问了她父母,她并没有男朋友!”年轻的医生咬牙回应道。
  “不能完全信父母!父母也不一定知道真实情况!”景萧然看了眼床上的景慧,小声道,“你应该问她有没有停经,最近有没有**流血……”
  年轻医生不再理会景萧然,推着平板车准备离开。
  “医生!”景萧然恳求道,“如果真的是宫外孕,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你!”年轻医生面露难色,这人的话听起来有些道理,可是阑尾炎的可能性也大。
  景卫国紧握着景慧的手,在一旁吼道:“医生,你们在说什么!我女儿都这样了,还不送去病房!要是我女儿出事了,你们医院明天就别想正常上班了!”
  年轻医生一声冷哼:“你们这个家属在碍事!怪我?”
  景卫国黑着脸,络腮胡抖了两抖。
  “景萧然,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怀疑景慧有宫外孕的可能。”景萧然毫不示弱地盯着景卫国,“就算不是,也需要排除!宫外孕如果大出血,随时可能死人的!”
  “宫外孕?”景卫国不解的看向年轻医生。
  “宫外孕,简单的说,就是受精卵在子宫之外着陆。”年轻医生解释道。
  “你是说我女儿怀孕了?”景卫国突然笑了,他伸手指着景萧然,“我女儿从来没有过男朋友!她从来不和男生走在一起!”
  “你说她怀孕了?真是笑死人!”
  “你一个刚过二本线的高三学生,在这里胡言乱语,快滚!滚回你的狗窝!”
  景卫国满脸冷笑。
  景萧然没有理会景卫国,他跑到景慧的床前。
  “小慧……”
  “我是萧然。”
  景慧挣扎着睁开眼,看见了景萧然又闭上眼。
  “小慧,刚才说的你应该都听见了。”
  “这关乎你的安全,你一定要说实话啊!”
  还想说什么,几个后面跟来的亲戚就把景萧然拉走了。
  “萧然,走吧。”
  “萧然,医生是专业的,我们要相信他”
  ……
  “砰!”
  急诊室病房的大门关上了,景萧然被拦在外面,他坐在外面诊室的椅子上。
  久久不愿离开。
  “希望只是阑尾炎,希望只是普通的消化道疾病!”
  景萧然双手捂住脸坐在椅子上。
  这难道就是一个家属直面医生时的感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