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七十七章 年轻真好

  宁安医学院,图书馆。
  走廊尽头的小阳台上。
  “关于面肌的描述,哪项是正确的……A、面肌属于皮肌,起自皮肤或浅筋膜;B、包括眼轮匝肌、口轮匝肌和咬肌等;C、主要集中在眼裂、口裂和鼻孔的周围,全部为环状的轮匝肌;D、由面神经支配,面神经受损时,可引起面瘫;E、由三叉神经支配,三叉神经受损时,可引起面瘫。”
  “选D。”
  “眼神经穿经过……A、眶上裂B、眶下裂C、视神经管D、卵圆孔E、棘孔。”
  “选A。”
  ……
  “关于面动脉的描述,哪项是正确的……”
  “选C。”
  洪胜看了看眼前的试卷,又看了看景萧然,语气颇为无奈道:“班长,我一共问了135道题,你全部都答对了。这,还有问的必要吗?”
  “继续。”景萧然道。
  “那好吧,班长你听题。脑膜中动脉穿经……”
  ……
  十分钟后。
  “班长,我不问了。”洪胜感觉都有些口干舌燥,连忙摆手,“番目前为止,你才错了1道题,再问下去我觉得也没什么意义了。”
  景萧然点点头:“说得有道理,那换我问你?”
  “呃……”
  “在体表不易摸到搏动的动脉是()A、面动脉B、颞浅动脉C、足背动脉D、脾动脉E、股动脉。”
  洪胜犹豫了下:“选,选B吧……”
  “你确定?”
  “等会儿,让我想想,是A吗?”
  景萧然摇摇头。
  “我知道了!选D!”
  景萧然欣慰地点了点头:“终于蒙对了,下一题……”
  两个人你问我答,好不热闹。
  “我一共问了72道题,你连蒙带猜,错了将近一半儿,有必要再问吗?”
  景萧然手中拿着一本解剖学的习题集道。
  “那让我再看书吧……等会儿再问。”洪胜挠了挠后脑勺,从景萧然手中拿过习题集,“我感觉这题目好难,有些连题目都看不懂。”
  解剖学涉及立体位置关系,同时医学专有名词比较多,对于初学者来说,也许得懂每个字的含义,但是这些字组合在一起就两眼一黑。
  只能靠第六感来做题了。
  “别急,慢慢来吧。”景萧然安慰道,他前世解剖学的成绩也只是堪堪及格。
  “班长,你……你能帮我划重点吗?”洪胜犹豫了半天,将自己的解剖书递到了景萧然的面前,“你觉得拿着最有可能考的,帮我划出来。”
  “划重点?”景萧然一愣,“那好吧,我试试。”
  解剖学这门课程并不是执业医师和考研所需要考的科目。在大学五年的学习后,除了影像等辅助科室的学生,其他医学专业几乎不再系统的学习解剖学。
  景萧然也不太清楚所谓的考试重点在哪儿。
  “我只能把我自己认为的重点给你标记出来,不过你可不能光复习这个,还是要全面的复习。”景萧然补充道。
  “放心吧,我懂的。”洪胜一脸欣喜地道。
  景萧然说完便开始动笔,他把那些在临床上经常能用到,或者有一定临床标志性意义的解剖知识点,一一标记了出来。
  “空回横盲乙状阑,胃脾卵巢输卵管,这些是腹膜内位器官。子宫膀胱胆囊肝,升降结肠直上段,这些是腹膜间位器官。”
  “胆囊三角:胆囊管,肝总管和肝的肝面围成的三角形区域称胆囊三角,是胆囊手术中寻找胆囊动脉的标志。”
  “两侧肾门约平第一腰椎水平,其体表投影在竖脊肌外缘与第12肋夹角处。”
  ……
  “好了,差不多就这些。”
  景萧然拿着一支2B的铅笔,帮洪胜划完了解剖学最后的一个重点。
  “班长你太给力啦。”洪胜小心翼翼地将蓝皮的解剖书收了起来,“那我先进自习室坐做会儿题。”
  “去吧。”景萧然点了点头。
  洪胜抱着解剖书,离开了。
  这段时间,医学院的课程终于全部结束了,还有剩下不到三天,期末考试正式开始了。
  景萧然和洪胜大部分时候都待在图书馆的自习室,偶尔到走廊尽头的一个阳台上背书。
  这里视野开阔,可以看到人工湖在阳光照射下波光粼粼的水面,水面中隐约倒映着办公楼。
  抬起头,可以看到蔚蓝的天空,时不时有几只飞鸟掠过,耳旁依稀可以听见不远处传来的书声。
  只不过天气已经有些寒冷,一阵风带着丝丝凉意吹来,景萧然不禁打了个哆嗦。
  “还是进自习室吧。”
  景萧然拿起红色的塑胶椅,离开了小阳台。
  走进自习室,安静的气氛和走廊外的读书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气温也一下子上升了不少。
  景萧然环顾自习室,发现洪胜没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反而是跑到了后排那个叫许雯的女生旁。
  景萧然慢慢走到洪胜身旁,便听见他压低声音说道。
  “这个胆囊三角区的知识点是重点,我帮你划一下。”
  “还有这个器官和腹膜的位置关系。”
  “肾区在体表的投影,这也是重点……”
  原来,洪胜正拿着景萧然给他的那本蓝皮解剖书,依葫芦画瓢的给许雯划重点。
  “嗯嗯,我都记着呢。”许雯轻轻点头,将自己书上相应的内容做上标记,“洪胜,你划的这些重点靠谱吗?”
  “放心,绝对靠谱。”洪胜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啊,你这是要做我的江直树吗?”许雯笑了笑。
  景萧然敢肯定,洪胜这家伙从来不看偶像剧,只喜欢研究动作片,所以绝对不知道“江直树”是谁。
  果然,洪胜挠了挠后脑勺,有些迟疑地点点头。
  恐怕他的脑海里正疯狂地搜索这个人名的含义。
  “咳咳。”景萧然咳嗽了一声,从两人身旁走过,坐回自己的位子。
  “许雯,划完重点了,有事儿再找我,我先回自己座位了。”
  “好的。”
  景萧然刚坐下,洪胜也立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你是不是想问江直树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话,正想开口的洪胜面色一尴,“班长,你都听到了……”
  “不错嘛,拿我划的重点去撩妹。”景萧然轻轻一笑。
  洪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江直树到底啥意思啊?”
  景萧然正色道:“挺好的,她把你当好朋友。”
  年轻真好。
  还可以幻想着,你做我的江直树,我做你的袁湘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