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一章 寻医

  县城不大,环城公交差不多只用四十分钟就能跑一圈。
  补习班的教室外。
  “你们这营业执照……”带头的中年人装模作样的看了眼营业执照,“不会是假的吧?”
  “怎么会呢?”金缈连忙否认道,“这个东西谁还敢弄假的啊?被抓到了可就不得了。”
  带头中年人一声冷哼:“是真是假我们可不知道。”他对身后的下属使了个眼色,“先把这个营业执照扣下吧,回去让专业的人员辨认一下。”
  “啊?大哥,你们这……”金缈一时间没搞懂带头中年人的意思,扣下营业执照辨别真假?
  没有这种操作吧?
  带头中年人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坐在椅子让慵懒的伸了个腰,拍了拍金缈的肩膀:“你们就先停掉补习班,等我们得出结果,确认你们是真执照后,你们再开吧!”
  金缈心里一片苦涩,他知道这群人就是故意来找茬的。先是什么都不管就要查封,现在给他看了营业执照,他们还要扣下执照,再封补习班。
  景萧然刚走进校门,就看见教室外坐着的五个人,他们穿着相同的制服,表情拘傲。
  “你们这样做不妥吧?”
  景萧然走到教室外,朝金缈点了点头。
  带头中年人回头一看,又是一个学生,随即皱眉:“你又是谁?怎么现在小孩子都这么没礼貌了?”
  “您好,我是补习班另外一个负责人,景萧然。”景萧然微微欠身。
  “哈哈,原来补习班的两个负责人都是小屁孩。”带头中年人发出一阵嘲弄的笑声,他旁边的四个人都附和地笑出声。
  教室里的家长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纷纷把目光投向这里。
  景萧然没有生气,看着他们笑完。
  “你们应该没有权力扣留我们的营业执照吧。”景萧然淡淡道,“你们是工商管理部门吗?”
  “哼!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和我说这个?”
  带头中年人站起身,脸色阴翳。
  “你们的补习班属于教育局管辖,我们有权力查封你们!”
  景萧然不怒反笑,把金缈手中的营业执照拿了过来,道:“您有没有看到这上面的签发单位?工商管理局!”
  “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带头中年人大手一挥,不再看营业执照。
  “我们现在很怀疑你们办假照,私自开办补习班!”
  景萧然放回了营业执照:“县城里还有几家没有执照办补习班的,你怎么不去查他们?反而查我们这个有执照的?”
  带头中年人有些不耐烦了:“我们就是查到你了,算你倒霉!”
  “呵呵,你怎么就不想想我们这个营业执照是谁帮忙办的呢?
  “就我们这两个小屁孩,应该还没这种能力吧?”景萧然道。
  带头中年人心头一惊,他知道景萧然他们这个补习班的营业执照是真的。如果是假的,那他看第一眼的时候就能认出了。
  教育类的营业执照很难办理,特别是还有办学资格的,这里面的学问很多。
  普通人如果没关系就很难办理,光靠眼前这两个小屁孩,就算是花上一年半载可能都办不上。
  难道他们背后真的有人?
  “大哥,您认识警察局的苏队吗?就是前段时间破了那个假酒案的。”
  “如果不认识,那你的直属上司,李局你总该认识吧?忘了告诉你,她女儿今年高二,这段时间出了院,之后也要在我们补习班上课。”
  带头中年人的表情变化莫测,这什么苏队长他不太清楚,只是略有耳闻这个假酒案,可这李局……
  听他的描述,这李局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啊!
  这两个小屁孩莫非认识李局?
  带头中年人咬着牙,心里盘算着这件事的可能性。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去尝试这种可能性的大小,万一是真的,他头顶的乌纱可不保了。
  带头中年人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半晌咬牙切齿道:“哼,下次再来查你们!可别让我抓到你们的把柄。”
  真的是来去匆匆,围观的一群家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群教育局的人就走了。
  “老大,我们这就走了?封条我都带着呢,不用吗?”
  带头中年人狠狠看了眼身旁的下属,气得说不出话。
  这次来突击检查补习班,本就是受人所托,谁知道他们身后会有那层关系!
  罢了,只能回去好好解释一番。
  金缈在一旁目瞪口呆,景萧然没来几分钟,这群刚刚还是嚣张跋扈的人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
  “萧然,你说的李局长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金缈有些不解释。
  景萧然的朋友圈几乎和他重合的,这段时间两人一直待在一起,他怎么不认识这个李局长呢?
  “其实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局长。”景萧然看着金缈笑道,“不过,这个人你也见过。”
  金缈一愣,脑海里浮现出李梦父亲李海峰的身影。
  “是他?”金缈喃喃道,“他是局长?”
  “我也不知道,所以说不确定,看来是蒙对了。”景萧然把营业执照递给金缈,“把这个收好。”
  “嗯。”
  两人趁着补习班下课的时候,在操场溜达一圈。
  “潇潇的情况怎么样了?”金缈问道。
  他很喜欢景萧然的这个妹妹,知道她妹妹喜欢吃甜筒,所以每次去景萧然家都会给她带一个甜筒。
  “稳定了,暂时没有危险。”景萧然道,“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可能都没时间管理补习班了。”
  “嗯,你陪潇潇吧,这里有我呢。”
  “潇潇的手术费凑齐了,我的意思是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功夫理会补习班的事儿。”景萧然补充道,接下来帮潇潇联系医院,直到手术做完,这期间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空。
  “那太好了!手术费凑齐了,你就不用天天这么担心了。”金缈也会景萧然感到高兴,身为死党,他太清楚景萧然为妹妹付出了多少。
  “嗯,向亲戚借的。”景萧然道,“所以接下还是得努力赚钱了。”
  金缈突然停下脚步,脸色犹豫。
  “金子,怎么了?”景萧然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金缈叹了口气,道:“还不是因为李梦家教的那个事,我刚听林萱桐说,你让他去做这个李梦的家教老师?”
  景萧然点头,道:“有什么问题吗?虽然林萱桐性格内向,但是她讲课很清晰,有条理,思路正确,关键是成绩好,我怕其他人也许不能胜任。”
  “可我之前跟小美提了这事儿,她很想去……”
  景萧然看向金缈:“你觉得呢?谁更合适?”
  “我……”金缈面色纠结,“我也不知道……”
  景萧然知道金缈的顾虑,他和刘小美刚确认关系没多久,面临这种问题自然很烦恼。
  “这件事你做决定吧,虽然林萱桐答应了,但是她主动的意愿也不强烈,你可以去找她谈谈,你决定吧。”
  金缈点点头:“谢谢你,萧然。”
  处理完补习班的事情后,景萧然就赶回了医院。
  县医院急诊科病房。
  潇潇还在睡觉,刚经历过一场抢救,她的身心处于疲惫状态。
  景萧然走进病房,景母正靠在病床的护栏假寐着,她每天早起晚睡,加班加点的工作,以后或许能轻松一些。
  他悄悄放下给潇潇买的早餐,离开了病房。
  住院部六楼,ICU。
  “我最后说一句,我希望你自己主动离开我女儿。”
  陈艳芳的身前站着一个男生,正是景慧的男朋友郭嘉良。
  他理着寸头,眉宇间有几分帅气,只是眼神四处游走,像是在寻找什么。
  “阿姨,如果是景慧不要我离开呢?”郭嘉良笑道。
  陈艳芳的一双眸子紧紧盯着郭嘉良,厉声道:“郭嘉良,你要再敢打扰我女儿,我找人打断你的腿!”
  “呵呵,那景慧更伤心了怎么办?”郭嘉良故作伤心的说道。
  突然他的眼神变得冰冷,直勾勾看向陈艳芳的背后。
  陈艳芳疑惑的回头一看,原来是景萧然来了。
  “大妈,需要我帮忙吗?”
  陈艳芳摇头:“萧然,这件事你别管了。”
  “他怎么又来了?”景萧然丝毫不在意郭嘉良的目光,询问道。
  陈艳芳沉默了半晌,而郭嘉良咧嘴一笑,像是在示威。
  “景慧让我来的。”郭嘉良笑道,“怎么样?你是不是很气?”
  景萧然捏紧了拳手,陈艳芳赶紧拦在了两人中间。
  “萧然,别冲动。”陈艳芳道。
  “你今天中午先回去吧,景慧要让郭嘉良进去见她,否则她就不吃不喝。”
  “什么?”景萧然心中顿时凉了大半:“景慧她真这么说?”
  陈艳芳点了点头,面色落寞,道:“先让他进去吧,之后的事再说吧。”
  郭嘉良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越来越放肆。
  景萧然内波涛翻滚,他真的想不到景慧这么傻,可他现在没有办法……
  “唉……”景萧然看了眼ICU,脑海里又出现了景慧小时候跟在他身后追赶玩耍的画面,“希望小慧能明白吧。”
  每天探视只能进去两人,景萧然留在这儿也没了意义,和陈艳芳聊了会儿便走了。
  ……
  潇潇的身体恢复还需要一周,景萧然每天除了陪潇潇,剩下的时间用来查询省内有名的儿童医院或者心脏病医院。
  终于,潇潇的身体状态差不多完全恢复,景萧然和景父也带着潇潇走上了寻医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