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五十六章 来自美国的样刊

  今天是周五,实验室的人很多,大部分同学会处理完各项事宜,然后过一个愉快的周末。
  来到实验室,景萧然带着洪胜直接到了一楼的收发室。
  “王叔,有我的快递吗?”
  管理收发室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嘴里叼着一根烟,手上正收拾着各种包裹以及邮件。
  “景萧然啊,你等等,我找找看。”王叔叼着烟笑道,然后转头看向身后的文件箱。
  “好嘞。”景萧然道,“谢谢叔。”
  景萧然经常购买一些试剂,跟这个王叔已经混得很熟了。
  没过一会儿,王叔就从文件箱中掏出了一个包裹,包裹是一本期刊的样式大小。
  “景萧然,你这是要发文章了?”王叔笑呵呵问道。
  “王叔你怎么知道啊?”景萧然疑惑道。
  “我在实验室干了这么多年。”王叔笑道道,“每当你们有人要发论文,就有杂志社寄样刊过来。你看你这个包裹的大小形状,一看就知道是期刊的杂志。”
  景萧然一笑。
  “不过你这是国外的杂志吧?”王叔想了想便道,“我看这是国际包裹,还是美国那边发过来的。”
  “嗯。”景萧然点了点头,“谢谢王叔了。”
  和王叔道了声谢,景萧然就准备走出了收发室,但是没想到迎面却碰上了罗昕和季莹。
  她俩的身旁还跟着一个女生,是那个名叫何晓娜的学姐。
  开学进入实验,何晓娜就想要景萧然加入她的实验组,不过当时被景萧然拒绝了。
  “景萧然你今天怎么来实验室了?”季莹好奇看着景萧然,以及他身后跟着的洪胜,“不去图书馆复习了?”
  “回来拿个包裹。”景萧然随口道,“没事我就先走了。”
  “噢。”季莹点了点头道。
  何晓娜注意到了景萧然手中的包裹,眼神中闪过一丝疑虑。
  “哦,对了。”季莹突然叫住了景萧然说道,“景萧然,最近怎么没见你的那个叫周祖昆的同学啊?”
  景萧然停下脚步,看了眼季莹,道:“他应该是有自己的事儿吧,或者交了个女朋友,还有可能事在复习期末考试。”
  季莹闻言轻轻点头,没多说什么,随后转身走进了收发室。
  景萧然见状,便和洪胜离开了。
  三个女生走进了收发室。
  “王叔,刚才出去的那个男生拿的什么快递啊?”何晓娜问道。
  王叔一听,反问道:“晓娜,你说的是景萧然?”
  “嗯。”何晓娜点头。
  王叔道:“还能有什么事啊,不就是论文快要发表,杂志社发来了样刊。”
  何晓娜一愣,眉头紧皱:“王叔,你说他拿的是杂志社的样刊?”
  季莹和罗昕相视一眼,也都是惊诧不已,没想到景萧然在不声不响中已经发了文章?
  “是啊。”王叔道,“看包裹的样式就是期刊的模样,肯定没错。”
  “也可能是买的书吧?”罗昕道,“不一定是杂志社寄的样刊。”
  “不会的!”王叔摇头道,“我问了景萧然,他自己说包裹里就是杂志社提前寄送的样刊。”
  罗昕一时语塞。
  何晓娜听话则是一笑,说道:“样刊就样刊吧。罗昕,过不了多久,我们也会收到样刊,还是国内核心期刊的,谁知道景萧然是不是发了哪个校报的期刊呢。”
  罗昕闻言,心里稍有平衡。
  在没有老师的帮助,一个新生还能发什么好文章?最多就是学校的校刊等野鸡杂志。
  王叔这时候在一旁问道。
  “晓娜,你们这次来是取包裹的吗?”
  “嗯。”何晓娜道,“叔,我爸上周刚买了一批实验试剂,听送货员说已经到了,我过来拿一下。”
  “噢噢,何教授的的订单啊。”王叔道,“晓娜你跟我到里屋来登记下。”
  实验室购买的试剂都会被单独放在一个储物室中,与正常快递区分开来,方便实验室人员取货。
  “好的。”何晓娜道,“你们俩先在这儿等一下。”
  季莹和罗昕点点头。
  何晓娜走进储物室,王叔便将取货登记表拿了出来。
  “晓娜,你将订单号的信息登记一下就行。”王叔道,“然后就能取走这一批的货了。”
  “谢谢叔。”季莹想了想便道,“叔,你知道景萧然的样刊是从哪儿发过来的吗?”
  王叔闻言摇摇头:“他的是个国际包裹,好像是从美国寄给过来的,其他的信息都是英文,我也看不懂。”
  “美国?”何晓娜面色一怔,“能给我看看您登记包裹的信息吗?”
  “这个……”王叔犹豫了一下。
  每个寄送到实验室的快递,他都会登记,从货单号到寄件人、收件人的信息。
  但是按道理来说,包裹的信息属于个人的信息,不可能告诉其他人。
  “王叔,我就是好奇是哪个美国的杂志社。”何晓娜可怜巴巴道,“给我看一下就行。”
  “那行吧。”王叔无奈道,眼前这个女生的父亲他也惹不起,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重要信息,看就看吧。
  “谢谢叔。”
  ……
  半晌后,三个女生走出收发室,每个人手中都提着几包试剂盒。
  罗昕感觉到何晓娜从储物室出来后,她的脸色就有些不对,便出声询问道:“晓娜学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何晓娜轻轻摇头,“正在想一些实验室的事儿。”
  众人还没走出收发室几步远,何晓娜就突然说道:“你们两个先把试剂盒放到一楼的实验室吧,我上楼一趟。”
  说罢,何晓娜把自己手中的试剂塞到罗昕的怀里,然后飞快跑向走廊的楼梯口。
  “学姐她这是怎么了?”季莹愣了愣,“刚不是说教我们做一些简单的实验吗?怎么一下子又跑了没影了?”
  罗昕摇头:“不知道”
  只是她心里隐隐有些感觉,学姐的异常或许和景萧然有关系,和他发的论文有关。
  何晓娜来到二楼,找到了景萧然常在的那间实验室,但是发现里面并没有他的身影。
  “何晓娜,你怎么有空来我们实验室啊。”
  一个男声传来,何晓娜回头一看。
  原来是王拓,院长的研究生,与她是同届的学生。
  “你看见景萧然了吗?”何晓娜冷冷道。
  “他啊,最近都很少来实验室了。”王拓道,“前几天路上碰到他一次,他说最近都在图书天复习期末考试呢。”
  何晓娜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就走了。
  王拓一脸茫然,这是啥情况?
  何晓娜这尊“大神”气冲冲地来找景萧然,那景萧然以后在实验室可没好果子吃啊,是不是需要警告景萧然一声。
  不过此时何晓娜的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一种前所未有的滋味涌上心头。
  她看到了景萧然包裹的寄送信息,寄送一方是署名为《DRUGDISCOVERYTODAY》的杂志社!
  对于这个杂志社,何晓娜恰好十分了解。
  《DRUGDISCOVERYTODAY》被SCI收录,影响因子甚至超过了5分。她父亲曾经有一篇论文就投给了《DRUGDISCOVERYTODAY》。
  但是被拒稿了!
  纵使他父亲修改了好几次,但仍然被拒,最后无奈投了一个影响因子只有3分的期刊,这才成功了。
  只是何晓娜没想到,有一天居然在实验室里看到了从《DRUGDISCOVERYTODAY》寄送来的样刊!
  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投稿的人不是什么教授级别的人物,反而是一个大一的新生!
  何晓娜一度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所以才想亲自来问问景萧然。
  没想到扑了个空,景萧然并不再实验室了。
  ……
  景萧然和洪胜走出了实验室。
  “班长,你怎么不在实验室多待会儿?”洪胜道,“我还没参观呢。”
  “没什么好看的,下次吧。”景萧然道。
  他已经拆开了自己的包裹,一本崭新的期刊杂志映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