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三章 在理工大学找女朋友

  其实华夏的人口总共是13亿人,本科生占据总人口的比例只有3.69%。
  换句话说,只要你是本科生,你的学历就碾压了97%的华夏人。
  对于前世的景萧然来说,能考上二本医学院已经很不错了。
  “景同学,你是哪个专业的?”季莹又问道。
  “临床。”
  “我也是!”季莹一脸欣喜。
  宁安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一届有四个班,景萧然前世在本科二班,每个班除了极少数选修课在一起上课之外,其他的课程都是分开上的。
  景萧然在脑海中搜寻一片,并没有找到关于季莹的一点儿印象,看来她也不是个爱出风头的女生。
  景萧然闭上眼睛,继续开始闭目养神。
  季莹见景萧然不再理会自己,便开始找周祖昆聊天。
  两人聊得颇为火热,季莹的言行举止看起来就像是个初次出远门的女孩,一般她这个年龄的女孩,父母都会陪着上学报道的。
  比如林萱桐本来是想和景萧然三人一起坐火车去樊城,但是她父亲太不放心,一定要亲自送她去报道。
  没想到季莹却是自己一个人。
  “叮叮叮……”
  电话突然响了,景萧然掏出老人机一看,老妈的来电。
  “喂,妈,有什么事儿吗?”景萧然疑惑地问道,火车这才刚驶出站点没多久吧。
  电话里半天没有人回应。
  景萧然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潇潇?”
  “呜呜……”
  话音刚落,电话里就传出了稚嫩的哭声,还真的是潇潇这个小丫头。
  “潇潇,你怎么又哭了?”
  “哥哥,你放假一定要回来看我……呜呜……”
  “放心吧。”
  又耐心地安慰了一番潇潇,景萧然便挂了电话。
  “景萧然,你的小手机真有特色啊。”季莹轻笑道,不过她眼里没有嘲讽,只是充满了好奇。
  “能打电话、发短信,耐高温,抗击打,还不怕偷。”景萧然晃了晃手中的“老人机”,“你要不来一个?”
  “有意思。”季莹捂嘴轻笑,“但是不能照相,还没有聊天软件,这可不行。”
  景萧然笑着收回“老人机”,他目前还没有更换手机的打算。
  众人说笑间,四个小时的火车旅程很快便结束了,到达了此次目的地樊城。
  樊城,中部六省唯一的副省级市,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发祥地,境内古城遗址有3500年历史。
  樊城的大学极多,接近八十余所,一本院校就有近十所,其中一本医学类的院校只有一所,便是樊城医科大学,也是全国唯一的医科类211大学。
  而与樊城医科大学只有一街之隔的,有另外一所医学院,宁安医学院。
  宁安医学院的历史很短,曾经是樊城医科大学的分院,后来才慢慢与主院独立开来。
  今天的樊城火车站是个极为热闹的日子,除了春运和一些法定节假日,其他的时间远远比不上今天的拥挤。
  整个火车站人山人海,有来樊城大学报道的,也有去隔壁省份大学报道路过的。
  景萧然四人刚走出火车站,就看见火车站外有很多大巴车,都是不同院校的校车,还有不少志愿者在为新生指引道路。
  “樊城大学的校车,樊城理工大学的,樊城科技大学的,樊城医科大学的……”
  季莹秀眉一皱,“怎么没有宁安医学院的校车啊?”
  景萧然解释道:“这里停车位置本就不多,能来的大学肯定是一些较好的学校。”
  “这样吗?”季莹有些不相信,“你们帮我看下行李箱,我去找一找。”
  这女生也是心大的主,大家刚刚萍水相逢,就这么把行李物品让他们照看。
  “金子,昆昆,你们直接坐校车去学校吧,咱们在学校安排好后再联系。”景萧然道。
  樊城理工大学的校车就在不远处,车上的人已经快满了。
  “嗯。”金缈点点头,“咱们先熟悉学校吧,有时间再约出来一起逛逛,反正学校都离得不远。”
  周祖昆看了眼季莹,欲言又止。
  “你不是要到了她的电话吗?”景萧然在周祖昆身旁轻声道,“以后机会多的是,约出来就是了。”
  “嗯。”周祖昆道,“萧然,那你帮我打掩护?”
  景萧然好奇道:“我怎么帮你打掩护啊?”
  “你不是和她一个学校吗?到时候一起约出来。”
  “这不太好吧,有什么好处吗?”景萧然调笑道。
  “我帮你介绍女朋友?”
  “昆昆,你这是要在理工大学帮萧然找女朋友?”金缈凑到两人身旁道。
  景萧然抚额叹息,这两个都是不靠谱的家伙。
  周祖昆还想说什么,金缈拖着行李箱就准备离开了。
  “我刚去打听了,理工大学的校车,人满了就开走,这趟车的位置马上就要坐满了。你再啰嗦,我可就先走了啊,你等下一趟。”
  “别啊,金子等等我!”周祖昆一把拉住了金缈,转头对景萧然道,“萧然啊,一定要记得啊!千万要记得把我掩护!”
  还不等景萧然反应,周祖昆就拉着金缈跑向了理工大学的校车。
  “他俩走了吗?”季莹走了回来,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
  “嗯。”景萧然道,“是不是没有宁安的校车?”
  “没有。”
  “那你怎么走?如果不会走可以跟着我。”景萧然道。
  “你认识路呀?”季莹惊讶道。
  “当然了。”景萧然推着行李箱开始往地铁站的方向走去,“我可不像你,什么都不知道还到处乱跑,你爸妈放心你出来吗?”
  “哦……我是路痴。”季莹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次我是偷偷溜出来的,我爸原本想开车送我来。”
  “爸妈总觉得我是小孩子,什么事儿都要管着我,说我找不到来学校的路。”
  “哼!离开他们,我也自己也能来!”
  景萧然微微一叹,又是一个温室的花朵突然觉醒了自我意识,开始想逃离温室这个牢笼,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随时就会被人踩死。
  季莹让景萧然想到了一个人,李梦,那个“红豆中毒”的高二女生。
  “你还是跟着我吧,别把自己弄丢了。”
  “哦。”
  先乘地铁,然后转公交,最后步行大概800米,景萧然和季莹站在了宁安医学院的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