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十五章 下次见

  “我请你和你的同学们喝杯果汁吧,就当是感谢了。”老板娘笑道。
  “姐不用了,我就是提醒了两句而已。”景萧然道,“没什么需要感谢的。”
  老板娘连忙摆手说道:“晓丹是我好朋友的女儿,来我们店里的帮忙。”
  “本来我是想再招个男生穿这个玩偶熊发传单的,但是一直都招不到人,晓丹就自告奋勇的干这个。”
  “发生了这种事儿,我是有责任的。你就别推辞了。”
  见冷饮店老板娘一再坚持,景萧然便不再拒绝,在场的几人又点了杯果汁。
  “这是第三杯了,我喝果汁都快喝饱了。”金缈拍了拍肚皮。
  这家伙以前虽说长得不帅,但是身材还算标准,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几块腹肌。
  自从金缈和刘小美谈恋爱后,这人的身材就开始发福了。
  恋爱使人发胖,金缈的几块腹肌融合成一整块,更别说那隐隐约约可见的双下巴。
  “金子,你得减肥了。”周祖昆笑嘻嘻说道。
  “哎呦喂,昆昆呐。”金缈挑眉道,“你这么瘦,要不要我借几斤肉给你啊,太瘦了没手感,可没有女生会喜欢的。”
  说着,金缈还向季莹看了眼,“季莹,我说得没错吧?”
  季莹轻抚耳旁的发丝,笑道:“听起来有点儿道理。”
  周祖昆看向季莹,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光亮。
  众人在冷饮店坐了一会儿,便寻了个烤肉店,开始了自助午餐烤肉。
  “昆昆,你这是怎么了?”林萱桐张大了小嘴,目瞪口呆地看着周祖昆不停地往自己盘子里夹肉,“你夹这么多,能吃得完吗?”
  “萱桐,你放心吧,别看我身材瘦小,饭量可不小。”周祖昆笑道,“而且咱们这是自助烧烤,不吃白不吃,那得吃够本啊。没有扶墙进,争取扶墙出啊!”
  “昆昆,看见那个牌子了没?”金缈指了指桌旁的一个小指示牌,“浪费食材罚钱的。”
  “哎,你就放心吧。”周祖昆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不会浪费的。”
  ……
  两个小时过后。
  “不好意思先生,你们还剩下的食材超过餐厅规定的量。如果不吃完,我们需要按食材的原价进行赔偿。”
  穿着红色制服的女服务员拦住了正欲离开自助餐厅的景萧然等人。
  “啊?我吃得差不多了吧。”周祖昆诧异道,“烤肉都吃完了啊。”
  “因为你们还单独要了一个火锅,火锅里面还有很多剩下的肉还有丸子。”女服务员解释道。
  “这个……好吧,好像都是我夹的,我回去吃了吧。”周祖昆无奈道。
  “那个,萧然,我吃饱了,要不你帮我……”
  “拜拜了昆昆。”景萧然朝周祖昆挥了挥手,“我记得是谁说他不会浪费的?”
  ……
  景萧然等人在餐厅门口候着,有些哭笑不得看着坐在桌前的周祖昆。
  周祖昆含着泪,把火锅里剩下的食物捞出来,然后一口一口的吃掉。
  “周祖昆可真逗。”季莹捂着嘴轻笑道,“之前让他别夹菜可,他还一直夹。”
  “你说你不喜欢瘦的,这家伙可不得劲儿吃嘛?”金缈调笑道,“这家伙以前每次聚餐可不会像现在吃这么多。”
  季莹笑而不语。
  “我去帮帮昆昆吧。”林萱桐突然说道,“其实我吃了半饱,我看他实在是吃不下了。”
  说着,林萱桐就去帮周祖昆处理剩下的食物了。
  十分钟后,众人走出自助烧烤餐厅。
  周祖昆对林萱桐可谓是千恩万谢,一个劲儿的鞠躬作揖。
  “萱桐,我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周祖昆道,“没有你,我今天可真是要撑死了。”
  “昆昆,你以后就量力而行,一口哪能吃个胖子呀。”林萱桐笑道。
  “嗯。”周祖昆偷偷看向季莹,见她没看自己,又有些失落。
  景萧然与众人一一道别,包括季莹,因为他暂时不回学校了,反而坐地铁来到了省儿童医院。
  儿童医院,外科楼二十三楼,心脏外科二病区。
  “龚护士,你好啊。”
  景萧然来到护士站,朝着身前的一个年轻的护士喊道。
  年轻的护士抬起头,眼里露出一丝讶然,“你是……你是景潇潇的哥哥,对吧?”
  这个护士便是一个多月前主管潇潇的那个护士,龚心兰。
  “嗯。”景萧然点头道。
  “潇潇恢复得怎么样了?”龚心兰笑道,她至今还记得潇潇递给她的那封信,甚至偶尔还会拿出来看一眼。
  这封信应该就是眼前这个男生写的吧。
  “潇潇一切正常,这次我来找李秋雨医生的,他在办公室吗?”景萧然道。
  “他今天刚好没手术,在办公室,你直接去找他就行。”
  “谢谢。”景萧然笑道,然后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两包精装的食物,“这是我们家乡的土特产,带给你尝尝鲜,潇潇告诉我一定要交到你手上。”
  “替我谢谢潇潇了。”龚心兰抿嘴笑道,“这个特产我就收下了。”
  景萧然递过两包土特产,然后朝着医生办公室走去。
  “景萧然?”
  刚走出护士站,迎面就遇上了李秋雨,他手里正拿着一本病历,看样子是准备去看患者。
  “李医生好,真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名字。”景萧然很惊讶于李秋雨的记忆力。
  医生每天接触的患者太多了,别说潇潇已经出院快一个月了,就算是出院一个星期的,有些医生都不一定记得患者的名字。
  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患者家属。
  “我当然记得,而且印象深刻。”李秋雨推了推鼻梁的金丝眼镜,“这次来找我有事儿吗?”
  景萧然摇头笑道:“哪会有什么事儿。这次刚开学,我就从家里带了些土特产,给您尝一尝。”
  “港饼啊?”李秋雨看了眼食物包装,“看着挺不错的,我喜欢吃这东西,那我就收下来了。”
  “太好了。”景萧然道,“那李医生您忙吧,我就不打扰了。”
  “哎,等一下。”李秋雨突然叫住了景萧然,“景萧然,我记得你是在宁安医学院吧?”
  “嗯。”景萧然点头。
  “你说的新型口服抗凝药,我翻阅了所有相关的文献,都没有找到啊?”李秋雨笑吟吟地看着景萧然。
  “这个……”景萧然真没想到李秋雨对这种学术问题记得如此清楚,新型口服抗凝药物是当时随口说的。
  难道大咖们都是变态吗?
  “可能是我记错了吧。”景萧然道,“可能没这种药物。”
  “是吗?”李秋雨似笑非笑地看着景萧然,“行吧,那下次见了。”
  李秋雨说完便拿着“土特产”走回了医生办公室。
  “下次见?”
  景萧然琢磨着这句话,觉得事情并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