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十八章 小美也走了?

  夏日的细雨绵绵,转眼间变成了倾盆大雨,路上大部分都没有准备,一个个在路上飞奔,但是都免不了淋成一个“落汤鸡”。
  景萧然将潇潇送回了家,在路上给潇潇买了个甜筒,这丫头便高兴得不行。
  回到家,景父景母居然都在家,没有出去加班。
  房间里烟雾缭绕,景父正坐在沙发上,点着一根烟,翘着二郎腿在看书。
  “爸,您这是?”
  景萧然这可是头一次看见父亲在家里看书,平时景父可是大忙人,哪有时间在家里落脚啊,更何况是安静下来看本书。
  看见孩子回来,景父熄灭手中的烟,露出慈祥的笑容,手上却是不动声色的把书关上,放在自己的身上。
  “前几天隔壁王叔送了几本小说给我,今天休息一天,我就拿出来看看。”
  “小说?”景萧然随意瞟了一眼,并没有在意,“行,那您看吧。”
  他把潇潇抱回屋,将她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擦干。
  “萧然啊,中午在家吃了饭再出去吧。”
  景母带着围裙,一只手还拿着锅铲,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做了几个你喜欢吃的菜,这些天你早出晚归的,做兼职也挺累的吧。”
  景萧然轻轻一笑,用手拍了拍胸膛,道:“妈,我平时就是帮补习班干点儿活,发传单或者填报名表,不累的。”
  “那好。”景母笑着转身走回厨房,“饭好了我叫你和潇潇。”
  景母的手艺还不错,但是因为平时太忙了,景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吃顿饭,厨艺没有发挥的平台。
  四菜一汤,对于这个处于温饱线上的小家庭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饭桌上,景父夹了块肉放进潇潇碗里。
  “萧然啊,听你妈说,你最近在补习班里干活?”
  景萧然扒拉了一口饭,顺手将青菜夹进潇潇的小碗中。
  “嗯,和金缈一起,在小学旧校区的教室办了个补习班呢。”
  景父点点头,但是没有多想。在他的理解里,办补习班应该说的是在补习班当老师,而不是自己办补习班。
  景母意外看了儿子一眼,发现丈夫没有多说什么,也没再过问。
  景父舀了一勺汤给景萧然,道:“是不是快要填写高考志愿了?”
  景萧然没想到父亲这么问,毕竟他们还有赌约呢,如果完成了赌约,他是不用去上大学的。
  不过算一算日子,填志愿的日子应该是快到了,前两天学校打电话通知有志愿填报的咨询会。
  “应该是快到了。”景萧然道。
  景父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哥哥,你别给我夹青菜啦,我满碗都是青菜!”
  潇潇拿着筷子,撅着嘴看着自己的小碗。
  “多吃青菜,补充维生素,这样才不容易生病。快吃,否则以后不给你买甜筒了!”
  潇潇听到这话,只能苦着脸将一根根青菜塞进嘴里。
  外面的大雨依旧没有停息,雨水敲打在窗户上,雨水顺着玻璃流入窗户下的缝隙,然后在缝隙中积聚,积满以后漫入了房屋中。
  吃完午饭,景萧然回到了补习班教室。
  教室里,金缈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室,他正在打电话。
  “阿姨,我都跟您说了,我们这补习班可是有很多高考成绩优秀的老师,多种科目供你选择。”
  “对对,我们从暑假开始就能上课。”
  “嗯,我们可以提供一对一家教辅导。”
  “您随时都能来咨询,好的,拜拜!”
  打完一个电话,金缈躺在椅子上长呼一口气。
  “金子,中午吃了吗?”
  金缈回头看见是景萧然,脸色顿时暗了下来。
  “怎么?你不想见我啊?”景萧然挨着金缈坐下,用肩膀碰了碰他。
  “不是……人都走了啊,所有人,包括小美。”金缈抬起头,双手靠在脑袋后面,静静看着天花板。
  景萧然也学着他的模样,坐在椅子上,抬起头看着天花板。
  “失恋了?”
  “滚一边去,我和小美都没开始呢,而且她只是不在我们补习班当老师了,我还能见她!”
  “哦……你还没表白?”
  “那要不你说说夏珊?”
  “……”
  大雨一直没有停歇,景萧然也没办法出去发宣传单,他便和金缈在教室给之前来过试讲会的家长打电话。
  “你们两个干啥呢?”
  门外传出一阵响动,景萧然回头看去,发现是林萱桐和周祖昆,还有其他两个补习班的同学,景萧然对他们有些印象,是聚餐那天没喝醉的两个女生。
  “两个大男人在教室独处,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啊?”
  周祖昆把雨伞收好,放在教室门后的角落。其他几个人也纷纷走进教室。
  景萧然站起身,笑道:“你们来这儿干啥?这么大的雨,还往这儿跑。”
  林萱桐笑了笑,整理了有些湿润的发梢,金缈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了她。
  “我们不来,咱们这补习班不就黄了?”周祖昆拍了拍景萧然的肩膀,声音不大却很坚定,道,“萧然、金缈,你们放心吧,我们四个会留下的。”
  雨越来愈大,窗外朦胧一片,已经看不清远处的房屋建筑,天际中似乎除了雨水的拍击声,其他什么也听不见。
  林萱桐笑着说道:“萧然,我们虽然人少,但是也足够办起一个补习班了。小美她们肯定有自己的原因才离开的,或许有的人很缺钱,有的人觉得补习班会被查封,只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你们也别怪他们走的人。”
  景萧然看着眼前的四个人,萍水相逢,明知道他们的补习班很可能被封,但是仍旧留了下来。
  “萧然,你别误会了啊,我们两个是看不惯陆子睿他们,才留下来的。”另外两个女生中的一个女生笑道,说着在景萧然肩膀上轻轻来了一拳,“虽然你长得不帅,但是那天晚上你在餐馆救人的时候,我觉得帅爆了!”
  “谢谢了。”
  景萧然没多说感激的话,既然他们选择留下来,那么一切都在不言中。
  其实他原本以为人都会走光,只剩下他和金缈,那他还得花费一番功夫重新找老师。
  “既然你们选择留下,那剩下的一周,我们依旧正常招生,暑假的第一天,正式开课!”景萧然将手中的课目交给在场的每个人,“你们先选择自己希望的课程,我会给大家排课,剩下的事情你们就别担心了。”
  “嗯。”众人一一附和。
  雨渐渐小了,周祖昆几人相继离开。
  金缈一直在给各个家长打电话,介绍补习班的一些情况和优惠策略。
  景萧然准备出门继续派发传单。
  “砰……砰……”
  门外传来敲门声,教室门口站着一个女生,她穿着透明的雨衣,手中拿着一把伞。
  “金缈,我看你没带伞,外面雨大,给你送把伞。”
  金缈听见了女生的回答,但是没有回应,仍旧低着头,准备给家长拨打电话。
  景萧然一把抢过了他的电话,揣在自己的兜里。
  “我先没收了,人都来了,你还不想见?”
  金缈没有说话,一直低着头,摆弄自己手中的宣传单。
  “我先出去,你们聊。”景萧然道。
  “别!”金缈和刘小美同时喊道。
  “啊?”景萧然愣住了,“那我不走,你们能开始吗?”
  “我马上走。”刘小美走到金缈身边,放下雨伞就准备离开。
  景萧然一直给金缈使眼色,这货怎么关键时刻这么怂?
  “小美,你要去陆子睿那儿了?”
  刘小美快要走出教室了,金缈终于开口道。
  “还没去,我……我还在犹豫。”刘小美停下脚步,小声说道。
  金缈不解,他站起身,走到刘小美身旁,双手抓住刘小美的胳膊道:“小美,你为什么要去啊?你就不能留下来吗?”
  刘小美扬起头,抿着嘴没有说话。
  景萧然知道自己还留下来就不好了,走出教室,轻轻带上房门。
  雨已经彻底停了,在教学楼的上方甚至出现了一道绚丽的彩虹,它挂在两栋楼之间,像是连接着两楼的桥梁。
  “萧然!”
  景萧然远远看去,一个中年妇女向自己走来,她穿着红黑色的上衣,下身是一条纯黑的紧身裤。
  “周翠蛾阿姨?她来这儿干什么?”景萧然心中很疑惑,但还是立刻迎了上去。
  “萧然,好消息啊!”
  周翠蛾脸上挂着浓烈的笑意,手中拿着一把补习班的宣传单,其中还夹着几张报名表。
  “什么好消息啊,能让阿姨这么高兴。”景萧然笑着接过周翠蛾手中的宣传单。
  “刚刚有五个人在我这儿报名了!”周翠蛾兴奋道,“我可是磨破嘴皮子了,他们才同意来的,本来他们想去别的补习班的。”
  景萧然也是一惊,这个周翠蛾不简单啊,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五个人报名了。
  “阿姨真厉害!”景萧然竖起大拇指。
  周翠蛾从宣传单中抽出五张报名表,道:“萧然,但是别人说了,如果你们这里条件不好,或者老师不行,她们可会随时退费的。”
  “那是当然。”景萧然接过报名表,笑道,“阿姨,您孩子的报名费全免,而且您每多拉来一个生源,我给您提成,您看怎么样?”
  “这哪好啊……”周翠蛾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嘴里说着拒绝,但是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