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六十七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林老师,你安排一下,景萧然发文章这事儿,一定要在学校好好宣传。让大家都知道咱们宁安医学院出了个人才。”何楷儒笑道,“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儿。”
  “噢,好的。”林奕田答应道,“只要科教科确认景萧然有收稿通知,或者论文见刊了,我们一定会好好宣传。”
  “嗯。”何楷儒点点头,“另外学校关于发表论文的奖励金,也要及时发放给景萧然同学。对于科研的奖励,我们丝毫不能吝啬。”
  “这个……”林奕田轻声道,“何教授,奖励金的发放需要主管科研的校长签字,程序比较繁琐,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弄好的。”
  “你别管校长签字的问题,我会去和校长谈,你把自己这边需要的程序弄好就行。”何楷儒道。
  “好的。”林奕田有些奇怪地瞄了何楷儒一眼。
  这个何教授虽说是药学院副院长,但是平时对这些事情都是漠不关心,只关注自己的实验项目,怎么今天对一个学生的事情这么热心?
  何楷儒说完,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便离开了。
  ……
  南方的十二月份,天气愈发让人捉摸不透,气温忽高忽低。
  不管穿什么季节的衣服,总让人感觉到有几分难受。
  又是新的一周。
  清晨,景萧然仍旧保持着晨跑的习惯,然后去小太阳饭馆吃碗热腾腾的热干面。
  虽然临近期末考,但是医学院的课程依旧排得满满当当。
  讲台上,解剖学老师正在唾沫横飞地给大家讲课。
  不过好在讲台离下面的座位很远,第一排的同学并没有受到波及。
  景萧然看了眼教室黑板上挂着的时钟,眉头一皱,都快到上午10点了。
  辉瑞公司的哈默还没到吗?他们俩昨天约定的是上午9点在宁安医学院碰面。
  令景萧然没有想到的是,没等到辉瑞公司的哈默,却等来了辅导员沈晓蓉的短信。
  “景萧然,我在教室走廊,你从后门出来,我有事儿跟你说。”
  景萧然悄悄从教室的后门溜了出去。
  上课的解剖学老师瞥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只要不打扰他上课,哪怕趴在桌子上睡觉都行。
  “沈老师,您找我?”景萧然道。
  今天的沈晓蓉一反常态,脸上挂着十分灿烂的笑容,说道道:“不是我,是咱们药学院的何院长找你。”
  “药学院的何院长?”景萧然一愣,“老师,您知道院长找我是什么事儿吗?”
  沈晓蓉笑了笑,“哟,还明知故问,你这孩子,最近发了篇SCI5分的论文吧?”
  从今天早上开始,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学校的教师圈。
  几乎人人都知道有个本科生发表了SCI5分的论文,仔细一打听,居然还是大一的新生,所有人都惊奇不已。
  沈晓蓉原来还不太在意,可是突然听到大家议论的这学生叫景萧然时,便知道这个热点人物居然是自己班的班长。
  还没等沈晓蓉消化完这个消息,他便被何楷儒找了过去。
  在这个药学院副院长的办公室里。
  沈晓蓉确认了景萧然发论文的真实性,并且听到了何楷儒对景萧然的高度赞扬。
  之后,何楷儒便让沈晓蓉将景萧然叫到他办公室。
  “是的,沈老师。”景萧然点点头,“我上个月发了篇SCI论文。”
  投稿的是一定要向科教科报备的,所以学校的老师知晓这件事并不奇怪。
  “听说杂志社已经同意收稿了?”沈晓蓉询问道。
  景萧然摇了摇头。
  “难道还没收稿?”沈晓蓉讶然,这和刚刚何院长跟他说的不一样啊!
  “沈老师,不是收稿,而是不出意外的话,下周就要见刊了。”景萧然解释道。
  “见刊?”沈晓蓉瞪圆了眼睛,小嘴微张,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普通论文想要见刊,等个一年半载都是正常的,景萧然这篇论文从投稿到见刊,恐怕连两个月都没有。
  “老师,您还没说何院长找我什么事儿呢?”景萧然询问道。
  沈晓蓉平复了下心情,道:“还能有什么事儿,他应该会好好表扬你一番,然后听说他提前将学校发表论文的奖励金支出来了,想要当面给奖励给你。”
  “提前给我发表论文的奖励金?”景萧然愣了下。
  按照往常学校这一毛不拔的性子,学业奖学金都要拖一拖,现在居然要提前给自己发表论文的奖励金?
  事出反常必有妖怪!
  “是的。”沈晓蓉笑道,“你快去吧,何院长的办公室在学校办公楼的6楼。”
  “好的,沈老师。”景萧然转身离开。
  从开学到现在,景萧然对于何楷儒了解不多。他仅仅在实验室里碰见过几次,平日里这位“楚天”学者都是待在自己的办公室。
  “他找我……难道真的只是奖励我?”景萧然眼睛微眯,他并不知道何楷儒已经知晓了哈默的存在,只能在脑海中推测着事情的可能。
  首先,哈默没有按时赴约,他是辉瑞公司的负责人之一,不可能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其次,学校一反常态的,提前给他论文的奖励金,这样做会不会有些草率?
  最后,虽然不知道学校是如何知道他的论文已经被收稿了,但是学校在自己还没有上报收稿通知的时候,就大肆宣传这件事,实在令人费解。
  “不管如何,暂时只能去瞧瞧这个何院长想要干什么了。”景萧然心中喃喃道。
  ……
  宁安医学院,实验室。
  “哈默先生,您看看,这是我们实验室从美国进口的仪器,一流的气相色谱仪。”
  林奕田正带着哈默在实验室参观,身后跟着四五个穿着白大褂的学生。
  “嗯,挺好的。”哈默点了点头,只是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这型号的气相色谱仪在美国都快被淘汰了,景先生就是在这种低劣的条件下研发了“新型口服抗凝药”?
  这难度也太大了吧!
  “哈默先生,您要不要再去别的实验室看看?”林奕田恭声道。
  哈默眉头一皱,低头看了眼手表,居然都快10点了,想了想便道:“何楷儒教授为什么还没来?”
  “马上就来了,您稍等。”林奕田连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