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九章 我要那个老人机

  “没什么。”景萧然心中微微叹气,终究是没说出口,因为他不知如何开口。
  难道对她说,世界很美好,你千万别自杀。
  恐怕凌希会把他当成傻子。
  “那就这样吧。”凌希站起身,她只当景萧然眼中的可怜是对自己孩子的同情,没有多想。
  “我走了,有什么事儿可以打我的电话,名片上有我的电话。”
  “好。”景萧然点头,这件事只能慢慢来,前世那件轰动全城的自杀事件发生在他大学的时候,应该还有段时间。
  “凌希姐,你也记下我家的电话吧,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景萧然道。
  凌希轻抚额头发梢,精致的面容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什么事都行吗?”
  景萧然一愣。
  “哈哈,逗你玩呢,我走了。潇潇再见啦。”
  “姐姐再见~”
  凌希对潇潇摆了摆手就挎包离开了。
  “这个女人……”景萧然看着离开的背影,心中若有所思。
  沉思半晌,收回思绪,他拿出凌希给的信封,有些惊讶:“五千块,不愧是开美容院的,出手真够大方的。”
  这样他开补习班的资金又充裕了不少,而且短时间内不用担心资金的问题。
  “喂,金子,你那边进行得怎么样?”景萧然给金缈打了个电话。
  “萧然,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啊!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金缈在电话那边传来夸张的声音。
  “嗯?不顺利吗?”景萧然疑惑道。
  “那不是。”金缈顿了顿道,“是太顺利了,我就联系了几个成绩比较好的同学,让他们也帮我宣传一下,没想到这几天报名当补习班老师的人络绎不绝。”
  “这是好事啊!”景萧然道。
  金缈回道:“的确是好事儿,但是报名的人太多了,粗略统计有三十多个同学报名了。我们肯定用不了这么多人,那用什么方法去挑选呢?高考成绩吗?可是有些同学成绩虽好,但是性格内向,当老师可能不太合适;有些同学性格虽好,能和同学打成一片,但无法将知识浅显易懂的教给别人,这些是我们当时没想到的。”
  景萧然回忆起前世一些补习班应对这些问题的策略:“你先把名单统计着,等高考成绩出来后,我们先用成绩筛选第一批,剩下的我有办法。”
  金缈没有追问:“好,我听你的。”
  “嗯,那就这样了,高考成绩出来后我联系你,一起去学校找刘老师。”景萧然道。
  “我……我可以不去吗?”金缈声音有些弱,看来他真的是怕刘刚主任。
  “不行!”
  “……”
  景萧然和金缈结束通话后就出门了,他还要继续在县城寻找适合补习班的场所。
  正值周末,街上的人比平日里多了,夏日的酷热丝毫阻挡不了他们追求自由的步伐。
  景萧然来到一片老旧的居民区里,看见一楼有出租店铺的广告,他便记下了电话。
  “看来得买个手机,平时办事效率太低了,和金缈联系也不方便。”景萧然准备置办个手机,金缈那小子在高中时就偷偷摸摸存钱买了个手机,为此还吃了很多天的馒头咸菜。
  景萧然一路记下了不少电话,都是些店铺出租或者房屋出租的信息。
  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县城中的一个手机商城,这一片区域都是销售手机的商户。
  “进去看看。”
  景萧然看了一圈,发现主要品牌是诺基亚、三星、苹果、HTC以及摩托罗拉,甚至在一个小角落还发现了oppo店。
  “看来这个时间点,华为、小米还没发展起来,没有看到卖场里有这两家手机销售商。”
  景萧然逛了很久,最后走进了一家诺基亚店铺。
  “帅哥,来看看新款的诺基亚,你看看这个诺基亚N97,这是诺基亚N系列手机首部侧滑盖全键盘触控手机……”
  刚进门,诺基亚店里的中年大叔就开始滔滔不绝的为景萧然介绍。
  “多少钱?”景萧然问道。
  “不贵,只要5888,我还送你一副耳机,还有一个移动电源。”
  “这么实惠?”景萧然调笑道。
  中年大叔露出满嘴黄牙:“当然,我这可是厂家直销,你去问问别家,我这可是最低价了!”
  “是吗?”景萧然调头就走,“那我去问问别家。”
  中年大叔一看就急了:“哎,别啊帅哥,你真想买我可以便宜点儿。”
  “便宜多少?”景萧然停下脚步,看着玻璃柜里的手机。
  “这个嘛……”中年大叔伸出三根手指,做一副肉疼的表情,“你要买,我给你便宜三百块!”
  “好,我要了!”景萧然道。
  中年大叔喜笑颜开:“好的好的,我给你包起来。”
  “哎,大叔你错了。”景萧然连忙阻止他,朝玻璃柜中的一款手机指去,“我要的是那一款。”
  中年大叔疑惑地向景萧然指的方向看去,随即面露难色:“你这……这是老人机啊!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我是给一些老年人准备的。”
  “嗯,我知道啊。”景萧然笑呵呵道。
  “可你们年轻人不都是喜欢听歌、刷微博、玩游戏,这款N97我觉得就很适合你啊,不卡顿,续航能力强……”中年大叔还想继续说就被景萧然打断了。
  “别了,大叔,我就要这个老人机了。”景萧然一字一顿道。
  “啊,这……”中年大叔不情愿地放回诺基亚N97,从玻璃柜中拿出老人机。
  “四百,不还价!”
  景萧然拿过老人机,翻看了一眼:“你不是说能便宜三百吗?”
  “我说的是那款诺基亚N97,可没说这个老人机。”中年大叔笑道,只是这笑容有些勉强,他对待景萧然的热情明显减退不少。
  “你卖一百我就要了。”景萧然把弄着老人机。
  “哎呦,你这孩子……”中年大叔觉得恰逢敌手,“那可不行,最少三百五。”
  “一百五?”景萧然笑道。
  “三百三!”中年大叔坚持道。
  “那我走了。”景萧然放下手中的老人机,转身就走。
  “别啊,小兄弟,价钱我们可以商量嘛。”中年大叔拦住景萧然。
  “可我看你不诚心卖啊!”景萧然道,“我可是问过别家店铺,这老人机都是充话费赠的,你这还敢卖四百?我看大叔人看着面善,才愿意和你谈这么久。”
  中年大叔尴尬一笑:“嘿嘿,那你出个价,你看行不行?”
  “手机一百,然后我在你这儿办张卡,一共一百五你看怎么样?”
  “唉,你这……”中年大叔一咬牙,一跺脚,一副大出血的表情,“行,亏本就当交小兄弟这个朋友了!”
  景萧然当然不会相信他会做亏本买卖,这些在社会上混的人精,一不小心就会着了他们道,这手机卖一百他绝对还有得赚。
  “看小兄弟年纪不大啊。”中年大叔将手机包好递给景萧然,“上高中?”
  景萧然递过钱:“刚高考完,出来逛逛。”
  “哎呀。”中年大叔满脸笑容的接过钱,“我家丫头也刚高考完,说不定还是校友呢,看来我和小兄弟真是有缘啊。”
  景萧然抬头盯着中年大叔。
  “怎么了?”大叔问。
  “你应该要找我五十块钱吧?”
  “那个,这电话卡的套餐要不要来个?”
  “不,谢谢。”
  “……”
  景萧然拿到手机准备出门,想了想回头问道:“大叔,你知道这附近有出租房屋或者店铺的吗?”
  “当然知道,你看我店铺门口就贴着不少招租信息,这附近哪些地方有出租的我也一清二楚。”中年大叔笑道,“你要不先来个套餐?”
  景萧然仰头无言。
  “那就来个通话时间多的套餐吧!”
  “好嘞。”
  “……”
  景萧然走出诺基亚店铺,从中年大叔口中他了解到很多房屋出租的信息,其中有一处他挺感兴趣的,那就是已经搬迁的实验小学。
  县实验小学搬迁到新校区,之前的旧校区一直闲置着,听说大叔说明年年初旧校区会改建为青少年活动中心,从现在到明年年初这段时间旧校区是对外出租的。
  “按理来说,小学教室完美契合了补习班的一切要求。”景萧然心中思忖,“可是在小学里办补习班,这说起来有些不妥。”
  虽然教育局目前没有明确禁止学校暑假开办补习班,但是社会对这种公办学校私办补习班的风气一直很抵制。
  景萧然来到县实验小学旧校区,这里几乎看不到什么人,教学楼里的教室大部分是空旷的,仅有几间教室门口贴着咨询室的白条。
  “如果真的选用旧校区做补习班的场所,那一定撇清和学校的关系,着重强调我们是私人补习班。”景萧然思索着,“具体细节还要和金子沟通一下。”
  景萧然很快便找到了旧校区负责人。
  “你想租教室?”负责人正在办公室玩电脑,看见景萧然来了头也不抬。
  “嗯,我想问下具体什么价钱?”景萧然道。
  “一间一个月八百。”负责人漫不经心道。
  这个价格与同规格的房子来说并不贵,但是考虑到教室的位置及可能的用途,其实还是偏贵。
  “能便宜些吗?”景萧然道。
  “学校定的。”负责人轻笑一声,“想谈就去找学校领导,不过我也不知道校领导在哪儿,你自己去找吧。”
  景萧然知道这地方为什么租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