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卷 第十九章 陈艳芳的邀约

  景萧然在家待了一整天,哪儿都没去,只是一直陪着潇潇。
  看着她和小白一起玩耍打乱,心里的幸福感爆棚。
  说到小白,这只被景萧然刚捡回来时瘦弱的小野猫,如今的体型已经圆润不少,身上的的毛发乌黑透亮,额头上那一搓白毛已经愈发明显。
  只是它的性格难以捉摸,小白对待景萧然和潇潇的态度大相径庭。
  景萧然想去摸它的时候,它就躲躲闪闪不让景萧然得逞。但是一旦潇潇出现,小白就会屁颠屁颠跟在她身后,像一只“舔狗”样摇晃着尾巴。
  “这个小白,是忘了谁带它回家的吧。”
  景萧然坐在沙发上,小白则远远地躺在沙发的另一角,不愿意靠近。
  “小白!”
  听到潇潇的喊声,小白立刻警觉地抬起头,寻找声音来源。
  “快到我这儿来!”
  潇潇站在房门口招手。
  “喵~”
  小白优雅站起身,轻轻一跃,跳到地上,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潇潇。
  “哼,白眼猫~”
  景萧然就变成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父母早就出门工作了。
  他掏出自己的老人机,翻到一个号码,这是陈艳芳给他的景慧的号码。
  答应过陈艳芳要劝一劝景慧,正犹豫着应该怎么开口,老人机的屏幕就亮了起来。
  “叮叮叮……”
  “大妈的电话?”屏幕上显示的是陈艳芳的号码。
  景萧然立马就接通了电话。
  “喂,萧然,你回家了?”陈艳芳的声音似乎有些疲惫,不像往日那般中气十足。
  “嗯,今天上午刚回来。”
  “潇潇的情况怎么样?”陈艳芳道。
  景萧然看了眼正在房里和小白玩闹的潇潇,便道:“挺好的,在家里玩的不亦乐乎。”
  “那就好。”
  陈艳芳说完这句话便沉默了。
  景萧然只能听见从话话筒中传来的微弱呼吸声。
  “大妈,我正准备给小慧打电话呢,您就打过来了。”
  景萧然率先打破了电话里的沉默。
  陈艳芳仍旧没有回应,景萧然将手机从耳旁拿开,看了眼屏幕,电话没有挂啊!
  还在记录通话时间……
  “大妈?你在听吗?”
  ……
  “我和景卫国离婚了,已经签了离婚协议,现在就等着财产的分割。”
  电话里突然响起了陈艳芳的这句话。
  景萧然怔了一下,他也没想到大伯大妈离婚的速度会这么快。
  从大伯的事情败露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月吧。
  难怪陈艳芳的心情如此低落,毕竟是一个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到了这个年龄突然离婚,实在是不容易。
  有句话说得好,结婚要赶晚,离婚要趁早。
  陈艳芳在这个年龄做出离婚的决定,的确是需要不小的勇气。
  “萧然,你明天有时间吗?”
  “嗯,有时间。”
  “那来我家一趟吧,景慧也在家,你帮我好好劝劝她吧。”
  “好。”
  挂了电话,景萧然陷入沉思。
  前世,陈艳芳和景卫国的确也离婚了,当时景卫国已经功成名就,他们离婚的社会影响还不小。
  算算时间,前世他们离婚应该是五六年以后才会发生的事情。
  但是现在这时间点提前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自己无形之中已经在默默影响着这个世界,影响着自己身边人的命运,比如说自己妹妹。
  世界的命运齿轮从不停滞,那自己的命运又会走到哪一步呢?
  ……
  天气已经慢慢步入盛夏,街上的行人穿得越来越清凉,女生清一色的吊带衫和短裤,一些年龄大的男人直接赤脯上阵,在树荫下纳凉。
  景萧然按照记忆中的地址找到了玲珑湾,大妈陈艳芳的住所。前世他来过很多次这里,每次来无非都是为了潇潇的手术借钱。
  玲珑湾是县城中一处别墅区,说是别墅区,倒不如说是独栋的高楼。
  虽然比不上大城市的独栋别墅,但是在小县城中,这已经是最为高档住宅区。
  玲珑湾周围植被丰富,刚一踏进,景萧然就感到一阵凉爽的风,将心头的热意驱散。
  “3号楼,应该就是这儿了。”
  景萧然站在一座欧式风格的别墅前。
  别墅共有三层,由于是依山而建的,所以每一层的景色都各有千秋。进入大门,是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小路的两旁是一排石凳,石凳上排列着形态各异的花木盆景。
  “叮咚……”
  景萧然按响门铃,陈艳芳很快便前来开了门。
  她穿着一套居家休闲衣,面容些许憔悴。
  “快进来坐吧。”
  别墅内部装修极为奢华,简欧式的大靠背,天花板晶莹剔透的白色吊灯,桌角精美的花纹走样。
  “家里只剩可乐和咖啡了,想来你们年轻人还是喜欢喝可乐。”
  陈艳芳拿了一罐可乐放在景萧然的桌前。
  “谢谢。”
  陈艳芳翘起腿,坐在景萧然对面的沙发上。
  “萧然,你稍微等会儿,小慧马上就回来了。
  “嗯。”景萧然点点头,有些犹豫道,“大妈,您和大伯的事情……”
  陈艳芳不耐烦地摆摆手,“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离婚协议已经签了。”
  “萧然,其实景卫国这件事早就有苗头,不过他之前向我保证过很多次,我就相信了他。”
  “这次倒是你提醒了我……”
  景萧然没想到陈艳芳对大伯的那些破烂事儿早就了解,看来后世景卫国栽在陈艳芳的手上并不是偶然。
  两人大概聊了十分钟,门外就响起了开门声。
  “景萧然?”
  一个穿着热裤和白色吊带衫的女生走进客厅。
  “你来我家干什么?”
  “你把我爸妈害得离婚还不够吗?”
  “快走!我们家不欢迎你!”
  陈艳芳站起身厉声道:“小慧!你在瞎说什么!”
  “我瞎说?”景慧将自己精致的小包扔在沙发上,厌恶地盯着景萧然,冷冷道,“难道不是因为他,你和爸爸才离婚的吗?”
  景萧然没有出声解释,眼前的女生让他感到很陌生。
  “景萧然!”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恬不知耻的到我家来,不就是为了借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