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四十九章 电影院事件 下

  走出卫生间,景萧然迎面就碰上了翁惠瑾。
  她笑着站在卫生间的出口处。
  “小学弟,你可真厉害。”翁惠瑾感叹道。
  “嗯?”景萧然疑惑的看向翁惠瑾,“怎么了?”
  “你是怎么知道小男孩是糖尿病啊?”翁惠瑾笑了笑,“还有什么糖尿病酮症酸中毒?那又是什么?”
  “原来你都看到了啊。”景萧然笑道。
  “我刚才早就出来了,只不过你一直关注于小男孩,没有看见我罢了。”翁惠瑾道,“你还没说说你怎么看出来他是糖尿病的,对于这点我可是很好奇。”
  翁惠瑾仔细打量着景萧然,刚才的发生的一幕幕让她想到了当初在中餐馆发生的“农药事件”。
  景萧然所表现出的敏锐观察力和专业知识可不像是个大一的新生。
  “对于我们医学生来说,其实这些知识都很简单,只不过你不是学医的,所以才觉得很神奇罢了。”景萧然道。
  “首先小男孩的呼吸频率发生了改变,呼吸频率增快,呼吸深大,在我们医学中称之为Kussmaul呼吸。部分糖尿病患者呼吸中可有类似烂苹果味的酮臭味。”景萧然解释道。
  “这是医学中很独特的一种气味,基本上闻到这种臭味就能确诊了糖尿病酮症酸中毒。”
  翁惠瑾皱了皱眉,随即笑道:“我听不懂,但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这个味道应该很难闻吧。”
  景萧然点头道:“其实最重要的是小男孩肚脐周围的针眼,那应该平时注射胰岛素遗留的痕迹。当看到肚脐的针眼,我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小男孩肯定是糖尿病的患者。”
  翁惠瑾恍然大悟。
  “其实都是很简单的事儿,不必这么吃惊。”景萧然道,“如果你了解医学,就知道这都是常识。”
  “虽然说起来简单,可我觉得还需要不简单的观察力呀。”翁惠瑾道,“就比如当初那个假装农药的男生,谁都想不到他装的。”
  景萧然笑道:“那个有机磷中毒的患者瞳孔会缩小,当时他的没有变化,所以我断定他是假装的,或者只是醉酒。”
  ……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回到了放映厅。
  “你觉得这部电影怎么样?”翁惠瑾小声道。
  “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
  “我都快睡着了。”景萧然道,“如果不是因为水喝多了想上厕所,恐怕还睡意朦胧。”
  “呵呵,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觉得这部电影很无聊。”翁惠瑾耸了耸肩膀,“要不是两个学妹想来看,我想我应该不会出门。”
  “下次一定找个有趣的的电影。”
  坐回位置,金缈立刻就凑过来道:“萧然,你这趟厕所上得时间好久啊,快二十分钟了,电影都快到尾声了。”
  同时他还朝翁惠瑾努了努嘴吧,“你还和这个学姐一起回来,你们干啥去了?”
  景萧然瞥了眼金缈,没有理会他,也不想再解释。
  他把金缈手上吃得只剩下一半的爆米花拿了回来,然后又喝了口可乐。
  “真好喝。”不得不说,肥宅快乐水就是好喝,虽然“科学研究”说它对男性身体不好。
  电影终于放完了。
  放映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庆祝电影的结束。
  “小学弟,那我们下次再见啦。”翁惠瑾和两个学妹离开了。
  “下次见。”
  景萧然和翁惠瑾告别,同时也和金缈等人一一告别。
  “萧然,关于外卖平台的事情,我这边准备好了就会联系你。”
  “嗯。”
  坐在地铁里,看着外面一晃而过的护栏,景萧然思绪万千。
  他忽然回想到了电影院里发生了一幕幕,他不知道那个小男孩进了医院后会怎么样,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老妇人当初一口咬定他孙子没有糖尿病。
  不过这些好像都不重要了,现在对景萧然最重要的是关于“新型抗凝口服药”的实验。
  做好药物分子式的实验,以及完成实验论文的撰写,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整理好思绪,回到学校。
  趁着天色还早,景萧然直接前往了实验室。
  “班长你今天怎么现在才来啊?这都快下午四五点了。”
  刚走进实验室,景萧然就碰到了季莹和罗昕。
  看见这两个女生,景萧然很惊讶。
  因为今天是周末,除了一些常驻实验室的“科研狗”,实验室的人其实并不多。
  没想到她们作为两个新生居然在周末还能坚持在实验室,当一个任劳任怨的免费劳动力。
  “劳逸结合嘛。”景萧然道,“今天出门看了场电影《鸡妈鸭仔》,挺好看,有时间你们也可以去看看。”
  “我们可没这时间。景萧然,你如果再不努力点儿,说不定我们罗昕可就要追上你了哦。”季莹眯着眼睛笑道。
  景萧然好奇地看了眼罗昕,追上他了?
  指的是哪方面?
  罗昕此时却是浅浅的一笑,没有回应。
  “罗昕可是被一个学姐挑进了实验组哦。”季莹道,“听说这个组有很多很厉害的教授,过段就要发文章了,说不明还能带上罗昕的名字呢。”
  “大一的新生就发文章了,没有多少人能做到吧?”季莹笑道,好像是她自己发文章似的。
  景萧然点头道:“那挺好的,应该能学到很多东西。”
  “嗯,你最近一直在实验室忙什么?”季莹道,“要不要让罗昕帮你说说,让你也参加她那个实验组。”
  “谢谢,不用了。”景萧然拒绝道,“我自己的实验还没完成,你怎么不去她的实验组?”
  “我啊……”季莹撇嘴道,“我还没这个能力,现在都没学会给小白鼠灌药。”
  “班长,你好像很久都没去上晚自习了。”罗昕突然出声道,“沈晓蓉老师说过每周至少上三个晚自习,你身为咱们的班长,可不能带头违反这个规矩啊。”
  听罗昕这么一说,景萧然这才想起来,开学初沈晓蓉的确说过这件事,不过他最近一直忙于实验室的事儿,去上晚自习的事情倒真给忘了。
  “行,那有空我去上几个晚自习。”景萧然道。
  说完,景萧然便直接上了二楼。
  罗昕皱着眉头看着景萧然离去的背影,有些好奇景萧然到底哪儿来的自信。
  “季莹,我们也走吧,学姐还在鼠房等着呢。”
  “嗯,好的。”
  坐回自己实验的位置上,景萧然手里剩下的是最后一份原材料。
  他深呼一口气,开始了自己的实验。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出奇的顺利,一直到实验的最后一步,景萧然都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之前应该是低物的浓度不对,还有催化剂选择错了。”景萧然心道。
  终于,在接近晚上十点的时候,景萧然的实验成功了。
  没有想象中的欣喜若狂,景萧然冷静地将实验产物做了一系列的分析,并且在在储物间封存好。
  不过关于药物接下来的动物实验,他是没有条件进一步做下去了,这其中涉及到的东西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完成的。
  下一步他要做的就是要根据自己的实验数据,撰写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