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三卷 第六十二章 辉瑞的首席工程师

  樊城青云酒店。
  坐落于樊城最为繁华的路段,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酒店毗邻地铁站和主要商务区,距著名的汉街咫尺之遥。
  走进酒店前,景萧然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奢华感。
  酒店设计以金黄色为主色调,弥漫着浓郁的地中海风情,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装饰,法国的青铜、意大利的音乐喷泉、德国的水晶灯、国际一流水准的用品、加上富丽堂皇的回廊,金箔的装饰,由内及外无不彰显其奢华气派。
  “先生您好。”
  一进门,立刻就有服务员笑脸相迎。
  “请问您有预约包厢吗?”
  “我是哈默先生的朋友。”景萧然道,“他应该已经到了。”
  “噢,先生请问您是姓景吗?”服务员态度又和善了几分。
  “嗯。”
  “原来是哈默先生的贵客。”服务员立刻点头哈腰道,“您请跟我来。”
  跟着服务员一路上了二楼,在一个包厢门口停下脚步。
  “先生,哈默先生就在里面。”服务员对景萧然说道,然后敲了敲门。
  随即从包厢里传出了撇脚的华夏语。
  “请进!”
  服务员帮景萧然推开门,“哈默先生,景先生到了。”
  “好,你下去吧。”
  景萧然走进包厢门,服务员顺手关上了房门,退了出去。
  景萧然放眼看去,诺大的包厢里只坐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外国人。
  他身材矮小,不过一米六左右,体态臃肿,眼神锐利,身穿一套米灰色的西装,不过此时脱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纯白的衬衣。
  看来他就是辉瑞公司的本·哈默先生。
  “景先生,你好。”哈默见景萧然走进来,立刻就站起身,迎了上来,“我是辉瑞的医药代表,本·哈默,昨天跟你通过电话的那位。”
  看见哈默伸出手掌,景萧然也笑着伸出手掌,和他稍微一握便松开来。
  “景先生请坐。”哈默做了个请的姿势。
  “谢谢。”
  两人相对而坐。
  “景先生,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哈默笑道,“看了你发的那篇论文,还以为你和那些学校的教授一样,应该四五十岁了,甚至白发苍苍了。”
  景萧然道:“哈默先生说笑了,我们华夏人杰地灵。前些天我看新闻,一个本科学生被破格提拔为教授,与他们相比,我这又算得了什么。”
  “哎,景先生,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哈默连忙道,“你那篇关于新型口服抗凝药的论文我看了好几遍,研究深度可不比当今某些医药学家差,而且这种突破性的进展是会改变当今医疗格局的……”
  景萧然端起一杯水,默默听着哈默对自己吹的“彩虹屁”。
  这外国黑人看起来没有丝毫架子,说起话来,脸上的肥肉偶尔一抖,颇有几分喜感。
  片刻后。
  “总而言之,景先生你这次的研究可了不得。”哈默说得有些渴了,拿起水杯也灌了一口,“我呢,这次来华夏的目的就是代表辉瑞公司跟你谈谈这个新型口服抗凝药专利的事情。”
  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景萧然微微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这次代表辉瑞公司总部,想从景先生手中买断新型口服抗凝药的专利!”哈默正色道。
  专利技术之间的买卖,简单的可以分为转让和买断。
  技术转让就是说可以将其转让给A,B,C,D等很多公司,人人都能用,只要有人付钱,理论上收益无上限,同时风险也很大,一旦技术落后,被革新或是被山寨后,就没人买了,一分钱都收不到。
  专利买断就意味着卖了就没了,和你没关系了,一次性拿一笔钱走人,无风险,收入固定。
  在医药领域,一般来说都是专利技术买断,很少药品会涉及到转让,但是一些疫苗可能会无偿的将技术公布给全球各国。
  “辉瑞公司决定出资一百万美元,买下你的专利。”
  “哈默先生您接着说。”景萧然笑了笑。
  哈默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原以为景萧然只是个学生,听到专利技术买断应该是很吃惊,听到一百万美元更是会欣喜无比。
  但是没想到的是,听到一百万美元的景萧然,看上去还是如此的平静。
  哈默又想到了昨晚李秋雨对自己说的话。
  “别看景萧然只是个学生,但是我总感觉他不简单。”
  当时李秋雨说这句话时,哈默只觉得他是在夸赞景萧然的科研能力。
  这么小的年龄,科研能力已经如此妖孽,但是情商会高到哪儿去呢?
  而且从李秋雨那里,哈默也知道景萧然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大富大贵的那种。
  一百万美元是一笔巨款了吧!
  只是如今看来,他有些失策了。
  “另外,景先生,辉瑞公司还会安排你到美国留学,学费全免,每年还会给20万华夏币的生活费。”
  美国留学?
  景萧然从来没有想过去国外留学,虽然目前来说,欧美的医药是完全碾压华夏的存在。
  但是有他这样一个bug级别的存在,在未来里,赶超欧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哈默看着景萧然依旧古井不波的表情,知道这次买卖可能不会轻易达成了。
  “看来辉瑞公司没有一点儿诚意。”景萧然的笑脸消失,站起身道,“哈默先生,恕不奉陪。”
  哈默见状赶紧站起身,一脸笑意道:“景先生,你先坐,我们可以好好谈。”
  景萧然耸了耸肩膀,坐下身道:“哈默先生,您觉得我既然能做出这张专利,难道就没有了解你们药物专利买断的行情?”
  即便是在华夏,这个对医药产业落后,对专利不看重的国家,一个新药专利的买断费用就高达数千万。
  更何况这是新型口服抗凝药,不是什么防制药,更不是什么普通药。
  其实景萧然不是没有想过将新药专利买给国内公司,但是目前的大环境来看,华夏的医药市场太过于落后,而且不注重保护知识产权,新型口服抗凝药可能发挥不了最大的作用。
  哈默闻言,面色有些尴尬,但是转瞬即逝,脸上随即又堆满了标志性的笑容。
  “景先生,你放心,我会拿出我们辉瑞最大的诚意的。”
  哈默转身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份合同。
  “这是我拟订的合同,除了上述所有条件,我还加了一条,只要景先生你一毕业,随时都能来我们辉瑞公司的总部,成为研发部门的资深制药工程师。”
  景萧然饶有兴趣的拿起合同,倒是很贴心,全是华夏文。
  “制药工程师?”景萧然笑道。
  “是的。”哈默道,“资深制药工程师,每年的薪水就有数千万华夏币,而且年底还有公司分红。如果景先生在我们辉瑞发展得好,以后晋升为首席工程师也不是没可能。”
  辉瑞的首席工程师,这可就了不得,几乎算得上是全球医药行业大佬级别的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