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二十三章 电交感风暴

  “病人突发室颤!”
  室颤,心脏无规则跳动,一种致死性的心律失常。如果持续时间过长,心脏无法向全身射血,会造成大脑、肝脏、肾的不可逆损伤。
  “血压下降!”
  “血氧饱和度进行性下降!”
  “快!”穿着洗手服的年轻医生立刻喊道:“除颤仪准备!立即除颤!”
  床头护士小跑着推来除颤仪:来了!
  连接电源!
  充电!
  抹上导电糊!
  “大家远离病床!”
  放电!
  “砰……”
  第一次除颤失败!
  监护仪上的心电图型依旧是室颤的正弦波!
  再次充电!放电!
  “砰!”
  除颤依旧失败!
  “再来一次!”穿着洗手服的年轻医生喊道。
  床头护士点头,立刻再次充电。
  放电!
  终于成功了,监护仪的心电图波形转为正常!
  “立刻采血气,泵入多巴胺、硫酸镁、可达龙!”
  “实习的同学做个心电图!”
  “通知家属,再次告病危!告知家属病人随时可能死亡!”
  “宝车,什么情况?”这时候,ICU主任已经闻讯赶来,“昨天12床的情况不是已经稳定了呢?”
  刘宝车表情严肃,快速说道:“主任,患者突发室颤,已经除颤三次,恢复了窦性心律(正常心律)。”
  主任面色凝重:“考虑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室颤?”
  “患者既往有烧伤病史,但已经恢复大半。这次主要是自残、自杀收入我科,我考虑可能是血容量不足,导致心脏供血不足,以至于发生室颤。”
  主任轻轻点头,他看向监护仪。
  “又颤了!”
  “准备再次除颤!”
  主任厉喝道,他亲自上手,拿起除颤仪。
  充电!放电!
  不行!再来一次!
  “怎么会这样?”刘宝车牙关紧咬,连续除颤都不起作用。
  除颤仪除颤可是最有效、最迅速的除颤方式。
  “血压和血氧饱和度持续下降,快要维持不住了!”
  除了床位的管床护士,其他大部分的护士都前来帮忙,换药、采血气、准备抢救物品。
  若是往常,景萧然和凌希这两个家属站在病床里,一定会被护士赶走。但是大家现在都忙于抢救,倒也没人管他们两个。
  “萧然……”凌希的俏脸上早就布满泪水,“逸冉,她……她是不是快不行了……”
  景萧然没有回话,他正目不转睛盯着医护人员的抢救。
  “短时间多次出现自发性室颤……”
  “大部分都是有基础心脏疾病的人,但凌希的闺蜜这么年轻,应该没有基础心脏病。”
  景萧然心中回忆起前世在急诊科遇到了一个病人。
  同样是持续室颤,除颤成功不久就又复发。最后那个被证实,是因为心理受到严重创伤,导致的室颤。
  “心脏电交感风暴!”
  景萧然嘴角吐出一个名词。
  凌希正处于悲痛之中,完全没有理会景萧然的反应。
  “可是知道了又怎么样?谁会听我的呢?”景萧然无奈摇头,他一个病人家属在抢救病房,没被赶出就算不错了。
  刘宝车虽然是12床的主治医生,但是现在的抢救没他什么的事了,科主任已经亲自上手,其他高年资的医生都在旁边帮忙。
  “刘医生,我在外喊了几次病人家属,都没人理会!无法和家属沟通病情!”
  一个护士跑进了病房。
  “家属?”刘宝车的思绪从抢救中拉回,“她家属不是刚进来探视了吗?”
  刘宝车看向病房门口,正好发现了景萧然和凌希。
  “我看到她家属了,我去沟通。”
  “好的,刘医生。”
  景萧然看见了昨晚那个年轻医生向自己走开,他突然有了个想法。
  “12床的家属是吗?”刘宝车向凌希问道,“我们去约谈室沟通吧,你也看到了,医生护士正在全力抢救,我们需要跟你签署抢救知情以及授权。”
  凌希抽泣着点点头。
  “等一下。”景萧然拦住了他,“我想问下除颤为什么没作用啊?”
  刘宝车诧异的看向景萧然,这个男生昨天就一眼看出那个女生可能是宫外孕。
  现在看一眼就知道他们的除颤没作用,居然还说自己不是医生?
  “可能是缺血太严重了吧?”刘宝车道。
  “为什么不能是电交感风暴呢?”景萧然反问道。
  刘宝车脑海里思索着这个有着陌生的名词。
  “电交感风暴?可是这一般是有心脏基础疾病,比如冠心病、心肌病或者心衰,在这些疾病基础上并发电交感风暴啊。12床的病人这么年轻,应该没有基础疾病。”
  景萧然一笑:“可是你说的是大多数情况,少部分人没有器质性心脏病,因为严重精神刺激、心理问题,是有可能发生的!”
  “你到底是不是医生?”刘宝车盯着景萧然,“你怎么知道这些?”
  景萧然快速道:“赶紧吧,别啰嗦了,用上美托洛尔、艾司洛尔等β-受体阻滞剂,再配合除颤仪,或许室颤就能停止了!”
  “否则连续室颤,就算人活了,她各大脏器缺血缺氧,功能衰竭,那还有什么意义?”
  刘宝车知道事情的严重,没有犹豫,转身跑向12床。
  或许不是电交感风暴,但万一是呢?
  “你们快出去!这里正在抢救,家属不允许围观!”
  这时候旁边的护士发现了景萧然和凌希,开始催促两人出去。
  两人被护士赶出了ICU大门。
  “萧然,你刚才说的什么交感风暴是什么?”凌希泪眼婆娑,“如果用了你说的那种药,逸冉她能救活吗?”
  “太专业的名词很难跟你解释清楚。”景萧然道,“我只是提出一种可能,到底能不能救活,就看ICU的医生和护士了。”
  景萧然安慰着拍了拍凌希的肩膀:“不管怎么样,以后发生什么事,希望你都能坚强一些。”
  凌希苦涩的摇头:“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们从小一起孤儿院长大,可以说她就是我的亲人。”
  “逸冉的男朋友已经离开了,在她住院的第二天。她也没有父母,她只有我。”
  景萧然没想到其中还有这层关系,想要安慰也不知从何下口,只希望ICU能抢救成功吧。
  ……
  “萧然,你进去看小慧了?”
  陈艳芳见景萧然出来,犹豫半晌还是上前问道。
  “嗯。”景萧然点头,“没什么大问题,过几天应该能转回普通病房。”
  “真的吗?”陈艳芳脸色一喜,“主管医生说的?”
  “算是吧。”景萧然想了想道。
  陈艳芳感激道:“谢谢。至于潇潇的事,我回去想想办法。”
  景萧然嘲讽一笑:“想办法?再拿一千块钱甩在地上?甩在我爸的脸上?”
  “潇潇今年7岁,自从她2岁查出先天性心脏病,我爸妈过去你家多少次了?我跪下磕头多少次了?”
  “大妈,我记得大伯说过一句话,凭自己本事赚的钱为什么要帮我家?”
  “呵呵,对于您来说,我们一家不过是一个穷亲戚。”
  景萧然站起身,面色平静:“但是我帮景慧,只是因为……她是我的妹妹。”
  陈艳芳怔住了。
  景萧然,他……他真的是景萧然吗?
  ……
  ICU内。
  “主任,您觉得这像是心脏电交感风暴吗?”刘宝车冲着正在抢救的ICU主任喊道。
  “交感风暴?”
  主任正拿着除颤仪,他看着监护仪的心电图的正弦波形。
  已经除颤四次了,室颤心律仍旧没有恢复。
  “据我所知,交感风暴是在器质性心脏病患者中多发!”旁边有一个医生说道。
  “但是也有例外,这个病人在之前遭受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刘宝车道。
  “可万一是心脏衰竭,使用美托洛尔类药物可是禁忌。”
  ICU主任的眼神闪烁,12床病人依旧是室颤!
  “宝车,你觉得呢?”
  “给美托洛尔!”
  “推半支美托洛尔。”主任立刻向身旁的护士喊道,“缓慢推!”
  “收到!”
  白色的液体从静脉通路缓缓推入。
  病人的心律没有丝毫变化。
  “加快速度!”
  护士手中的注射器一紧,加快推入药物的速度。
  “心率慢下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主任喊道:“配合除颤,再试一次!”
  刘宝车紧张着看着监护仪的心电图型。
  充电!放电……
  成功了!正弦波形变成了正常的窦性心律!
  “叮……”ICU的门外的广播响起。
  “请孟逸冉的家属来到ICU约谈间!”
  ICU的门开了。
  凌希闻言,抹了把眼泪,跑进ICU。
  “她怎么样了?”凌希抓住了刘宝车的白大褂。
  “情况稳定了,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刘宝车道,“你那个朋友呢?”
  “他啊?”凌希向门外看了眼,景萧然已经不见了,“刚不是在这儿吗?”
  ……
  医院是个聚集了希望和绝望的地方,这里有生有死,有人情冷暖,有悲欢离开。
  景萧然背着手,站在医院的大门口。
  他回头看去,像是看见了前世今生的交汇点。
  “那是……”景萧然看见了一个身影。
  那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就如在他生命中的惊鸿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