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 第八章 凌希来访

  两人分别后,便开始准备补习班办理的一些事宜。
  景萧然没有着急回家,他在县城的周边几个较大的居住区踩点。
  这个补习班的目的就是要为那些在暑假还要上班的家长提供一个选择——将孩子托管给补习班,一方面有人照应,另一方面还能学习上课。所以补习班的位置不需要靠近县中心,但最好是附近居民多,便于父母接送孩子。
  “租金都有些贵,大部分只能半年租,而且空间不大,最多只能容纳八个孩子左右。”景萧然在县城绕了大半天,仔细查看了县城周边较大的居住区,没有发现中意的房子。
  “先回家吧。”景萧然只能暂时放弃寻找,“爸爸在县城做货运,比较熟悉县城的情况,或许他有比较好的推荐。”
  回到家,潇潇正抱着小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哥哥,你回来啦。”潇潇看起来很高兴,看来养个小宠物是个不错的选择。
  景萧然摸了摸妹妹的小脑袋,笑道:“今天先不学习了,我有些事儿要办,你就陪着小白玩好不好?”
  潇潇直点头,小脑袋都快点成了的招财猫。
  中午父母回家了,景萧然试探性地问了一嘴,当然他没有明说自己要办个补习班,而是借口金缈找他询问。
  “居民区比较大的店铺?”景父疑问道,“你这同学问这个干啥?这些租金都很贵,而且地理位置都不怎么好,开店什么的还是县城中心比较好。”
  “爸,你就帮他看看吧。”景萧然道,“不需要地理位置好的,关键是要大,环境安静就行。”
  景父点头同意:“嗯,那最近我留意下,有消息就跟你说。”
  “好。”
  搞定了父亲,景萧然每天的工作便是出门考察场地,制作补习班宣传单,然后和金缈沟通各种细节,晚上再回家帮潇潇上课。
  “呼~两天了啊,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景萧然吃完早饭准备出门,“看来创业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每件事都要亲力亲为,还没有工资。”
  砰……砰……
  砰……砰!
  一阵敲门声传来,景萧然有些疑惑,这个点儿谁会来拜访?难道是查水表的?
  打开门,一个青春靓丽的女人出现在门口。
  “是你?”景萧然没想到她真的找来了。
  “景……景萧然同学你好,我叫凌希。”凌希有些紧张,平时大大咧咧的自己居然不敢面对这个比自己还小的男生。
  “您好,凌姐。”景萧然看她是一个人前来,脸上化着淡妆,身穿白色衬衣和蓝色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休闲运动鞋,和在肯德基那天的装束完全不一样。
  “进来坐坐?”景萧然邀请道。
  “嗯,好。家里就你们两个吗?”凌希一走进门便看见正在客厅里和小白玩耍的潇潇。
  景萧然点头道:“爸妈都出门上班了。”
  “可今天不是周末吗?”
  景萧然轻轻一笑:“周末也需要工作的。”
  “哦。”说着她便朝潇潇走过去,蹲下身子和潇潇保持同一高度,“小妹妹你好,记不记得我呀。”
  “那天在肯德基的大姐姐!”潇潇抱着小白站起身,“小宝宝还好吗?他醒了吗?”
  凌希蹲下身,和潇潇平视,缓缓说道:“已经出院了,那天多谢你了小妹妹。”
  潇潇不好意思挠挠头:“我叫潇潇,是哥哥很厉害的原因啦,以后有机会我请小宝宝吃甜筒~。”
  “嗯,谢谢潇潇,你哥哥真的很厉害,另外提前谢谢你的甜筒了。”凌希拿出一盒精品礼盒,“这是送你的礼物。”
  潇潇没有伸手,反而是回头看了眼景萧然。
  景萧然微微颔首,潇潇这才伸手接过。
  “哇,巧克力~谢谢姐姐。”潇潇放下手中的小白,欢天喜地的打开礼品盒,迫不及待就往嘴里塞了一颗。
  “坐吧,你喝点儿什么?”景萧然道。
  凌希下意识说道:“咖啡吧。”
  景萧然深深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没有。”
  “啊……那我喝白开水就行。”凌希连忙改口道。
  “昨晚的白开水,不介意吧?”
  “不介意……”
  房间里除了潇潇和小白玩弄的声音,景萧然和凌希有些沉默,气氛显得些许尴尬。
  “小宝宝出院了?”景萧然打破沉默。
  “嗯,医生说他只是气管黏膜受损,受了些惊吓,在医院住了三天便出院了,现在状态挺好的。”凌希道,“哦,对了,这个希望你能收下。”
  凌希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
  景萧然并不客气,毫不犹豫的接过信封,摸起来不少呢。
  “哎,你……”凌希见景萧然这么不客气,有些诧异。
  “你是不是觉得我会推辞?”景萧然笑道。
  “没……没有。”凌希连忙摆手,可是闪躲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
  “噢,对了,有个事跟你说……”凌希赶紧扯开话题,从包里掏出最新款的苹果手机,点开了微博。
  景萧然疑惑看去,微博热搜榜上挂着一条热搜“幼童误食糖衣塑料,学生出手相助”。
  “这是……”景萧然是皱着眉头看完了整条热搜。
  原来是那天在肯德基发生的事儿,还附有一段不到五分钟的视频,那段视频里正是他救治凌希孩子的片段。
  他注意到这条微博的发布人是是一个叫“急诊猫头鹰”的博主。
  “这条微博的原是我们县城肯德基官方微博发的,原视频中你出镜了,而且没有马赛克,所以被删除了。现在视频中你的头像被打上了马赛克,由这个叫‘急诊猫头鹰’的自媒体转发后便火起来了。”凌希收回了手机。
  当时情况紧急,景萧然并没发现当时有人录了视频。从这个视频的角度来看,景萧然的面容可以被看得一清二楚。
  “如今这个视频在网上很火。”凌希继续道,“很多人都在称赞你的抢救事迹,说你是小神医,但是……”
  “但是什么?”景萧然看向凌希,“难道还有骂我的?”
  凌希摇头:“那倒没有,只不过有人在质疑你的抢救手法并不专业。”
  “就是这个叫‘急诊猫头鹰’质疑的?”景萧然问道。
  “嗯,他在微博中说你抢救之前并没有检查孩子的生命体征,更没有清理呼吸道,剩下更具体的专业术语我不太懂。”凌希回答道。
  景萧然的表情有些颓然,他前世还是个医学生的时候,带教老师就不止一次强调过切勿同行相欺,一定要保护同行。
  他前世是个急诊科医生,虽然临床经验不是很丰富,但是那天在肯德基内的情境下,从打电话联系120救护车,到快速诊断病情以及后续查体、解除气道的速度,他自认虽不是十分完美,但绝对没有差错。
  医生这个行业和其他的不同,每个人都难免有判断上的失误,不能打压甚至诋毁同行,否则医患关系会越来越恶劣。
  “那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景萧然问向凌希,语气很是淡然。
  凌希刚喝下的一口水差点儿喷出来:“怎么会呢,我要是这么觉得今天就不回来了。而且这个视频并不完整,前面有很长一段那个店长都没录上。”
  “是那个店长录的视频?”景萧然问道。
  “嗯,应该是他一直在管L县城肯德基的官方微博。”
  还以为会成为网络红人,现在看来可能会是网络舆论的牺牲品。
  “有时间去找找他,这不是侵犯我肖像权吗?”景萧然心中一动,忽然对自己补习班的宣传途径有了想法。
  凌希笑了笑没有说话,从包中掏出一个名片递给景萧然。
  “妍丽馆美容院——凌希,这是你的店?”景萧然看着名片上的几个镶着金边的大字,有些不敢置信。
  “对啊,我是这个美容院的老板娘,我有时间可以带着你妈妈或者女朋友来我们店里玩,我给你打五折。”凌希巧笑嫣然,和景萧然交谈了一番,她心中的紧张感也慢慢消散。
  景萧然抬头看向凌希,眼中却露出了一丝不可名状的悲怜。
  “难怪出事那天,她并没有给丈夫打电话,我当时就觉得奇怪,现在看来……”景萧然心中喃喃道。
  在县城中,美容院并不多,妍丽馆美容院算得上是客流量最大、最知名的一家。这家店的老板相传是省里某个集团董事儿子的情妇,还有人说她是某某领导的小三,更有甚至说她靠身体上位。
  可是突然有一天,这家店的老板娘在家中自杀了。
  这在小县城中可算是大新闻,各种关于“他杀”的阴谋论纷至沓来。前世这件事儿闹得满城风雨,直到警察最后调查证实她是自杀,这件事才不了了之,只不过她自杀的原因一直不被外人所知晓。
  景萧然对此印象深刻,不仅是因为当时这件事影响大,而是他前世无意间知道凌希当时为什么自杀。
  “凌希姐,你……”景萧然张了张口,话到一半儿又咽了回去。
  “怎么了?”凌希有些疑惑,景萧然看自己的眼神好像变了,变得柔和了许多,怎么说呢,不是男生对女生的那种喜欢,好像是带着一丝可怜。